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93章 改选

    第二天,学校派张帅暂时当果栽班的班主任。

    张帅来到教室,令大家确定俞老师不会来了,都有些伤感,纷纷向张帅打听消息:“俞老师有没说,他考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张帅摇摇头:“俞老师回家路上,碰上了几个坏蛋,受了伤,没能参加考试。”

    “啊?没有考?”大家都很遗憾。

    “俞老师伤势很重吗?”

    “他现在好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他伤到哪里了?”

    一声声问候,表达果栽班学生对俞老师的关切之情。

    张帅摆摆手:“同学们放心吧,俞老师的伤已经好了,正在休养。”

    “伤得很重吗?为何还得休养?”

    “坏蛋拿酒瓶子打到俞老师头了,医生怕留下后遗症,不许他动脑子,俞老师就不能来学校了。”

    颖颖心里闷闷的不舒服,刘涛和吴艳艳却露出了高兴的笑容。

    刘涛长出一口气,去年,听吴艳艳说王步得手了,当时觉得非常解恨,他得不到的,哪怕毁掉,也不许别人得到,为了彻彻底底地出那口气,刘涛本来要吴艳艳放出郭颖颖是“破.鞋”的消息,谁知却收到了一张小纸条:“作恶多端,下场不堪,适可而止吧。”

    上面的字是左手写的,到现在他也不知道,谁能把字左右反过来写,他怀疑是俞老师,还去试探了一番,但却什么也没探问出来。

    过了两天,刘涛让李建去骚扰郭颖颖,谁知李建就在图书馆说了几句郭颖颖的闲话,第二天就让张帅狠狠批了一顿,还把他赶出学生会了,李建为此对刘涛意见很大,刘涛不得不咬牙拿出节约的零花钱,请李建吃了两次酒,才算把事情扑下去,接着王桂香的事情就爆发了,刘涛退出学生会,沈景云、孙选等都有意疏远他,刘涛意识到情况不妙,不得不暂时停下手来。

    没了俞和光,张帅又特别忙,刘涛觉得自己或许还可以动点手脚。

    他已经听说了,她在家种了大棚菜,赚了好多钱,一口气就建了五间大房子,一家人穿的用的,也比普通农民好得多。

    刘涛用眼睛悄悄瞟了一眼郭颖颖,过年又买新衣服了,整个学校,没人比她穿得更好。

    吴艳艳听说郭颖颖一身衣服,能让其他同学上两年学,还有她手腕上那个细带儿的女士手表,是国外进口的,外贸商场才有卖,比自己得意非凡的上海宝石花手表贵好几倍,心里又气恨又妒忌。

    刘涛在恼恨之余,还有些酸溜溜的难受,当时他怎么就追不上她呢?

    刘涛以为他的心思瞒住了吴艳艳,其实,吴艳艳知道得一清二楚,不然,她也不会那么恨郭颖颖,刘涛报复郭颖颖的手段越是很辣,就证明他对她就越是上心,她吴艳艳,就越发显得是个捡破烂的。

    张帅和刘涛深谈了一次,提起王桂香,刘涛把自己洗得一清二白,说女生的事情他不好插手,还说郭颖颖穿得太好,引起王桂香嫉妒,这都是女生内部出的问题,与他无关,张帅撤了他的学生会副主席职务,是冤枉了他。

    张帅见刘涛一句实话都不肯讲,认错态度实在糟糕,心彻底凉了下来,第二天,便宣布重新改选班干部,只要愿意为同学服务,都可以报名。

    这事情来的太突然,刘涛当即就愣了,不过,他自信这个班长的职务,没人抢得去。

    生活委员还是老实又热情的赵学民,学习委员却换了人,内向羞涩的蒋心怡,咬牙上台竞选这个位置,沈景云大概为了满足女朋友的心愿,表示放弃,要说这个班谁学习好,沈景云下来数蒋心怡,沈景云不竞选学习委员,同学们自然都把票投给了蒋心怡。

    刘涛冷冷地看着,觉得这就是一场闹剧。

    果栽班没什么人才,能和他一拼的,也就孙选和郭颖颖,刘涛料定郭颖颖不会当班长,她事儿太多,没时间在学校跑来跑去,而孙选,好好的团支书不当来竞选班长?除非他疯了。

    千算万算,刘涛没想到书呆子沈景云会报名竞选。

    刘涛的竞选宣言说得慷慨激昂:“同学们,我刘涛什么能力,大家想必都清楚,已经过去的一年半,咱们果栽班事事走在学校的前列,当然,这都是同学们努力的结果,我也就是帮着跑跑腿,吆喝了几句。

    还有半年就要毕业了,我刘涛敢拍着胸脯保证,我一定拿出全部心血,继续把这个跑腿、吆喝的工作做好,让我们果栽七九班,成为学校永远的骄傲。

    同学们,我相信大家都会投我的票,因为,只有我能给大家带来最好的服务。”

    同学们虽然都重视集体荣誉,但刘涛搞的那一套,大家辛苦之后,没有多大益处,只会给他竞选优秀班干部加分,果栽班的人都厌烦了。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,沈景云上台,发表他的竞选宣言,竟然这样的现实:“同学们,大家知道,我和蒋心怡都报考了大专班,而且,我们也想一起携手共进,可省农学院给咱们学校的名额只有八个,报名考试的人呢,却有三十多个,全都是各个班级的精英,我觉得实在没把握。

    昨天,我去学校问了,是是班干部可以给加两分,所以,我厚着脸皮和刘涛竞争这个班长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同学们都嘻嘻哈哈地笑起来,连张帅的脸都憋红了,大概强压着,才没有训斥沈景云。

    沈景云也脸红红的,有些羞惭地对大家拱拱手:“拜托拜托,我虽然竞选的目的不纯,但为同学服务的心却是纯净无暇的,我向大家保证,我不会让投我票的同学后悔。”

    谁都知道,当了班长对分配有好处,刘涛却说的那么冠冕堂皇,好像同学们都沾了他的便宜一般,事实上,刘涛最是计较,对他有好处的事儿,跑得比谁都快,对他毫无用处的事情,他绝对不会多做一件。

    沈景云就不一样了,他为人厚道,或许能力比刘涛稍逊,但那颗心,绝对是热的。

    而且,沈景云感激选他上来的同学,刘涛却觉得选他是理所当然的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