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6章 幸运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杨家圪崂村民的八卦心被极大地调动起来,在场的人都围拢过来“老郭还有这么大门路?”——这问话最客气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嘛,大学多难考,怎么就能轮到他家闺女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考大学容易吗?咱县里一年才考几个人?别说咱十里堡公社了,就是那么大的西王镇,也没人考上。”——自己家的不行,别人家的也要不行,这是赤果果的嫉妒。

    “查出来是走后门的?是不是追回通知书?”——幸灾乐祸型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没有公安局的人来?这么大的事儿,不得抓起来吗?”——唯恐天下不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杨社民恨不得这些人说得都是真的,可惜了,他遗憾万分地咽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村长,别卖关子,快点说呀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,快点说。”

    在人们催促声中,杨社民心有不甘地道:“是——招生办的人看她年纪大,照顾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就照顾她了?没有走后门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走没走后门,反正是照顾了。”

    “上级不处理吗?到底要怎样?”

    “上级好像不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快些往下说啊,上级为啥不处理,她顶的谁的名额?人家就能乖乖让她顶了?”

    “她顶的是五丈中学李老师的儿子,人家比她还多考两分呢,李老师去县里的招生办闹了,半条街的人都围着看热闹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杨社民愤愤不平地继续道:“招生办的人给李老师说:‘郭颖颖都二十五了,今年若是上不了学,明年就再也不能考了,你儿子才十七岁,今年头一回考试,复读一年,明年成绩肯定更好,上大学多好,稀罕农校这中专生?李老师,眼光放远点,供个真正的大学生,那才有面子。’”

    “对呀,招生办的人也没错啊。”村民不是很懂中专和大学区别是啥,反正都能跳出山沟沟,进城当干部,但人家招生办的人既然那么说了,肯定是有道理的,便随声附和。

    见郭家人并没有做出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,照顾也是招生办的人自己愿意的,围在一起的村民有些失望地散开,该干嘛干嘛。

    杨社民愤愤不平地骂了一句:“没错个屁!”

    就因为招生办的人一时心软,成就了郭家的闺女,他杨家人的脸,就这样被“啪啪”地打了,现在,谁不在背后嘀咕,他们父子俩鼠目寸光,放弃了长相俊俏的国家干部,娶了个一般模样的纺织厂女工。

    郭家院子里的气氛,已经到了濒临爆炸的地步,郭连弟的脸一下子便沉了下来,脚步重重地走出大门,郭振先穿着军装,越发得威武不凡,紧紧跟在爸爸身后,为他撑腰。

    郭连弟拉开大门:“谁在说我闺女坏话?她的通知书是别人施舍的?真是笑话,人家怎么不给你儿子施舍一个?你的儿子怎么上的大学,咱们心里门儿清,那才是用了卑鄙的手段,顶了别人的名额。”

    杨磊当时和范古洞村的一个知青争上大学名额,那名知青的条件还要更好些。就在这关键时刻,范古洞一个无赖跑到知青办,诬告那名知青乱搞男女关系,知青办调查的一个多月,还了那名知青的清白,可也让他失去了上学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事儿当时传得沸沸扬扬,谁也不明白,那个无赖怎么会和一个知青过不去,现在看到了杨社民的丑恶嘴脸,当年的事情,也有了合理的解释。

    杨社民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,手里的烟头狠狠往地上一掷:“郭连弟,你说谁呢?你闺女就是让人照顾了,怎么地?山阴县城知道的人多了,有本事把所有的人嘴巴都堵上?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堵别人嘴巴。不过,你有嘴,我也有嘴,招生办的人照顾我闺女,那也是我闺女运气好,不服气你去告啊,不过,我可警告你,你再这样胡咧咧,我也能告你!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以前当你是好人,有些事情觉得蹊跷,却从没有怀疑,现在,那些蹊跷事情,都有了合理解释,不行的话,咱到公社掰扯掰扯。”

    “老郭,你说的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当年推荐上大学,还有什么内幕不成?”

    杨家圪崂已经穷到底了,当官的或许有油水可捞,还有所忌讳,普通百姓真的一穷二白,尤其是大白天还在树荫下坐着的,全都是村里的懒人,不是闲汉,就是泼辣婆娘,他们刚才好奇没有得到满足,现在,又想从郭连弟这里挖掘些谈资。

    杨社民狠狠瞪着郭连弟:“你敢!”

    郭连弟鄙夷地看了一眼杨社民,提高声音对着边上围观的人群喊道:“来来来,我告诉大家一件事,咱们村——”

    杨社民急得眼睛都红了,可郭连弟的性子,遇强则强,不怕来硬的,却见不得人哀求,吃软不吃硬。

    自己今天注定要丢人,此刻丢人,比郭连弟说出他做的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,丢人又损失经济要好多了。

    杨社民忽然上前一步,脸上做出一副可怜模样,扯着郭连弟的衣袖:“哎,连弟这是干嘛?你说咱们俩,亲兄弟一般的,怎么就闹得这么生分呢?别瞪我,哎哟,以前的不是,都是咱这当哥哥的不是,看在几十年风风雨雨,我们都不容易的份上,有些事情,过去就过去了,好不好?”

    郭连弟楞了一下,他没想到杨社民会当众给他说软话,他是个耿直却很少用心的人,若换做他,哪怕丢人、损失财物,也不会低声下气去祈求。

    杨社民见郭连弟瞪着他,毫无反应,心中更气,可形势逼人,他不得不继续装下去:“好啦,连弟,我给你道歉,这总行了吧?孩子都看着呢,我好歹也算个长辈,你就留几分薄面给我不成吗?”

    “你算什么长辈!”此刻,郭连弟想明白杨社民的目的,更是打心眼看不起他,但他一向与人为善,不是逼急了,也不会揭杨社民的老底。

    杨社民见郭连弟终于气消,一边腆着脸把他往院子里推,一边对围观的人摆手:“散了,散了,该干什么干什么去。”

    郭连弟非常骄傲地走进家门:“哼,让你再敢欺负我闺女!”

    颖颖高兴地对爸爸微笑,郭连弟更得意了:“好闺女,今后,挺直腰杆来,有事,爸爸给你顶着!”

    颖颖为有这样的爸爸自豪。

    (晚上还有一更)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