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86章 铁打的

    赵海波的情绪好了很多,和颖颖聊起天来:“我给童燕说起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那么伤她的心?”

    “那是以前,放假以前,她来找我,我当时是故意气她的。”

    “事情过去了,就别提这回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童燕说她觉得挺对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?我又没对你起——”颖颖不好意思说下去。

    赵海波笑了一下:“没事的,我的心,现在已经不是玻璃做的了,它是铁打的,结实着呢,我现在明白了,什么是男人?那就是哪儿哪儿都是铁打的,天塌下来,也要定定地站直了,为一家大小硬撑着。”

    颖颖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赵海波十分关心,他对颖颖,并没有完全忘情,只是肩头的责任,让他知道什么该做,什么不该做。

    “我啊,有些后悔呢,怎么以前没有爱上你呢?现在,晚了。”颖颖捂着胸口装后悔。

    赵海波被逗得“哈哈”大笑来,脸色中的沉重消散了不少,他拍拍自己的胸口,“我很man,对不对?”

    颖颖不明所以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连man都不知道?男子汉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英语的。”

    赵海波-更高兴了:“呀呵,我原来有这么多地方比你强啊,哈哈哈”

    颖颖也笑:“哈哈哈”

    赵海波很忙,下课,写完作业,然后就骑着摩托车奔回家,他开始帮爷爷和爸爸管理工厂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是家里的顶梁柱,我爷爷说,我比他行,比爸爸更行!”

    颖颖能想像得到那是怎样一种情景,什么事情,能比儿孙有出息更鼓舞人心呢?赵家,因为赵海波的忽然长成,充满了希望,能干的祖父有了动力,懦弱的父亲有了主心骨,他们都得到了活着动力。

    赵海波和颖颖在学校碰上了,会热情地打招呼,两人却再也不一起写作业,也不一起在学校走动,农校的学生各种猜测,谣言的版本都不下十个,没有一个能解释清楚他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转眼,天冷下来,同学都换上了棉袄,颖颖在一个周末,把大棚的西红柿和黄瓜苗儿弄出来,说是自己在外面买的,指导着家人,全部栽进了塑料大棚里。

    郭九江这才舒口气:“哎哟颖颖,原来你知道咱们种的西红柿和黄瓜赶不上春节呀?”

    “是呀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也不给九叔说一声,害得九叔这阵子提心吊胆的。”

    颖颖很奇怪:“九叔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郭九江又恼又无奈地瞪了颖颖一眼:“九叔好歹是村里长大的,没吃过猪肉没见过猪跑啊?即便有大棚,这冬季的庄稼还是长得有些慢,那苗儿现在还没开花呢。”

    颖颖笑:“九叔好厉害,你当年若是把心思用在庄稼地,还有王长贵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郭九江高兴了。

    这天下午,颖颖上的是实验课,下课后,吴老师把她留下,让帮着做个化验。

    吴艳艳有些嫉恨地看了郭颖颖一眼,给刘涛嘀咕:“她怎么又和吴老师搭上了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。”吴老师是女的,不管怎么对郭颖颖好,也说不出什么闲话来,刘涛没在意,和吴艳艳一起下了楼,在学校的林荫路漫步。

    顾阿姨又来了。

    吴艳艳看到了,并没有打算告诉刘涛,而是想办法把他支开:“涛,你不是说今天得去俞老师那里一趟吗?”

    刘涛拍拍脑门:“唉,是,我真不想去,俞老师现在的眼神,就像一眼能看到我心里去似得。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可能看穿你?忍一忍,再应付他几天,咱们就毕业了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毕业还有大半年呢。张帅和谁关系好都行,为何好朋友偏偏是他?我怀疑姓俞的背后说我坏话,最近张帅把我盯得很紧,上星期还让李建退出了学生会,我真不想去那儿。”

    学校团委书记张帅若不是和俞老师关系好,也不会让刘涛当学生会副主席,当时,还准备让他当正职呢,俞老师建议张帅多考察一下别的学生,结果张帅发现农培班的团支书杨力民更胜一筹,这才改了主意。

    “李建退出了学生会?”

    “嗯,我感觉很不好。”

    李建就是刘涛有意透露消息,让他四处说郭颖颖和俞和光一夜不归的,打骡子马也惊,刘涛哪能不担心呢?

    “张帅是不是知道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确定,所以,不想去姓俞的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不对,越是这样,你才越要多去去,一可以表明你清白,打消他的怀疑,二还可以摸摸底,看看他是不是真怀疑你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刘涛打起精神,去了教工宿舍,吴艳艳直奔顾阿姨。

    刘涛没想到在俞老师宿舍看到了张帅,三个人在一起讨论了一会儿学生会工作,张帅暗示他和俞老师有话说,刘涛只好告辞退出,去了旁边的厕所里,俞老师房间的暖气管,经过厕所拐下楼,刘涛把耳朵贴上去,只要不是低声的悄悄话,就能听得见。

    “老俞,我真不明白你为何非要考研,北京林学院和农业研究所不是都想要你去那里上班吗?”

    俞老师呵呵笑了几声:“这两年清闲日子把我惯坏了,真心希望今后能够安安静静做学问,不想搞管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好的机会,若是我能遇到,半夜都笑醒了,你却还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“人各有志。”

    刘涛偷听了几句,见他们说的话和自己完全不相干,这才蹑手蹑脚地走出厕所。

    张帅站在俞老师的窗户前,看刘涛出现在楼下,这才叹了口气:“我错了,没想到你提拔的班干部,也未必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俞老师摇头:“不是我提拔的,是学生选出来的,刘涛年龄大,经历多,给人一种大哥哥的感觉,当时很受同学拥戴。”

    “唉,我该怎么办?”张帅叹口气,他终于明白俞老师为何反对提拔刘涛做学生会主席了,都怪他坚持,把刘涛提为学生会副主席。

    俞老师摇摇头:“张帅,学生会工作,看起来简单,实际上,那就是一个小社会,人性复杂……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