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83章 上钩

    “别哭,别哭,你爸爸不裁缝吗?让他给你做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王桂香跺着脚,哭得更委屈,“我爸爸做的样式太老气,郭颖颖穿的都是南方来的裁缝做的,呜呜,她还带我们宿舍的人去卖布料,大家都要有新衣服穿了,就我没有,嘤嘤嘤——”

    王步忍不住把手伸进口袋里,还好最后一刻,藏了个心眼,只拿出了二十块:“给,你去买成衣,比她的还漂亮。”

    香接过来看了看,伸手就往地上扔,被王步一把攥住了:“你干什么?这黑天黑地的,万一被风吹跑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嘤嘤嘤,就二十块钱就要打发了我?郭颖颖那件大衣,至少七八十块呢。”

    那是王步三个月省吃俭用才能攒出的,但为了心里喜欢的人,他毫不犹豫地点头:“别哭,我这就——”

    刚要掏钱,王步忽然又清醒了,原来想说的话变成了:“去宿舍里取。”

    王桂香还以为他心疼钱,说话吞吞吐吐,并没有多想。

    王步走了两步,扭头对王桂香道:“这里太黑,你要是遇到坏人怎么办?你和我一起去吧,我最近搬到林场工人宿舍,那里宽敞,也没人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王桂香急着拿到钱,没有多想,跟着王步就走。

    王步趁机牵着王桂香的手,只觉得香滑绵腻软,他顿时浑身发热,心跳如鼓,再也舍不得松开手。

    王桂香有些怕黑,走到一段路灯比较亮的地方,立刻便想把手抽出来,王步忍不住攥紧了些,她就跺着脚发怒:“你干嘛?放手!”

    王步不敢不听话,放了手心里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“你总是懦弱不堪,女人说什么就是什么,即便是两厢情愿,时间长了,女人也会看不起你。”颖颖如是说,果然有道理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要会把握机会,我不可能把什么都安排妥妥当当,毕竟大家都是人,都有脑子,谁知道别人下一步会做什么?”郭颖颖这话的意思,不就是让他把握住今天的机会吗?

    “女人怎样才能乖乖听男人的话?”

    颖颖这些天不断暗示,王步早就做好了心理建设,此刻,他一步一步,引着王桂香这只小羊羔到了狼窝里……

    王桂香做梦也没想到王步敢这样对她,这里根本就不是什么宿舍,而是林场工人放工具的地方,四周黑黢黢的,没有人迹,她刚开始还大喊大叫了,可王步太有劲了,她不管怎么挣扎,也没能摆脱。

    王桂香逼着王步强了郭颖颖,没想到自己被强’奸,现在,她披头散发,坐在长条椅子上大哭,王步则跪在她前面,不停地说好话哄她。

    “我要告你,告你!”王桂香哭着吼叫。

    “小声点儿,乖,别哭了。”

    “滚开,我一定要你进监狱,呜呜——”

    王桂香本就是夹缠不清的人,这会儿一味的哭闹,王步说什么她都不肯听。

    虽然这里偏僻,王步还是怕人听见,他不得不狠了狠心,威胁王桂香:“你别哭好不好?我进了监狱,你能得什么好儿?再说,我万一说梦话,说出郭颖颖的事情,你也得进监狱。”

    “呃——”王桂香吓得打了个嗝儿,“你敢!”

    “我说梦话啊,我能管得住自己吗?”

    王桂香气得踹了王步一脚:“你为什么要说梦话?”

    王步装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来,小心地帮王桂香擦去眼泪:“桂香,这辈子,没人会比我对你更好了,我就是矮了点儿,可爸爸妈妈都不在了,将来,咱家你说什么就是什么,这样的日子难道不好吗?我知道你以前喜欢刘涛,其实,刘涛家里可穷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他家在省城呢。”

    “省城的知青,有几个下乡十年还回不去的?而且,你看刘涛穿过好衣服吗?那小子就是会卖嘴,说什么艰苦朴素,根本就是穷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真的,不骗你,刘涛档案我看过,他很小的时候,爸爸就和妈妈离婚去了青海,他妈没工作,靠给火柴厂糊火柴盒过活,没活儿的时候,还在外面捡破烂呢,咱学校有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岂不比郭颖颖他们村子里的人还穷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,反正吃了上顿没下顿的,所以,刘涛从来没说过要回省城。”

    王桂香高兴了:“哼,吴艳艳穷追一通,居然捞了这么个穷鬼。”

    王桂香有把柄被吴艳艳捏着,平日里不得不巴结谄媚,心里还是颇为不忿的,现在听说刘涛家境不好,禁不住幸灾乐祸,也忘了自己眼下的境况。

    王步从口袋拿出一百块钱给王桂香:“这个你拿去做新衣服吧,一定要比郭颖颖的好,你永远都是农校最漂亮的。”

    王桂香知道自己被骗了,狠狠瞪了一眼王步,但还是拿过了钱,王步松了口气,心中忍不住又蠢蠢欲动,王桂香刚开始还拒绝,无奈王步又是哄又是骗,还加上使用暴力,王桂香被揉搓得也有些禁不住,不得不又让他发泄了一次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一回,居然让王桂香感觉到了好来,她有些喜欢上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几天,王桂香和吴艳艳下午接二连三的出去,每次回来,王桂香都炫耀自己又做了什么衣服,从样子到花色,各种神吹。

    颖颖敏锐地发现,王桂香每隔几天,晚饭后都要神秘失踪一两个小时,而且,刚开始两天她脸上有些苍白,眼神也有些瑟缩担忧,没多久就释然了,浑身上下都荡漾着一股春’色,那是一种颖颖在农家新媳妇身上见到过的,羞涩、满足的气息。

    王步也不来找颖颖的麻烦了。

    颖颖放下了半颗心,周五下午,跟俞老师请假,想在家多住了一天,眼看就要进入阳历十一月,石睿山地区第一次下霜大约就在半个月后,菜地的工作,必须得抓紧完成。

    俞老师对颖颖这样学以致用持鼓励的态度,特地给了她一个题目《农村大棚菜试验报告》,“你这个假,算是学校给做实验的,不用说是事假,而且,若是这篇论文有价值,学校还有一定的奖金,这是科协给学校老师的任务,可惜没有人响应。”

    颖颖能够理解,石睿山地区刚刚推行土地承包到户,一般农家没有那么大的经济能力建大棚,而生产队名存实亡,已经不能算是一个独立的经济体,这蔬菜大棚,一时半会儿没人种,老师想做这方面的实地考察,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