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82章 铺垫

    王桂蒋心怡就在梁丽上铺,听见颖颖的话,也从铺上伸出脑袋:“颖颖,别忘了还有我。”刚刚陷入热恋的女孩子,自然希望能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展示出来,赢取心上人的爱意。

    第二天,颖颖和两个女同学出去一趟,回来时,三个人都是满脸喜色。

    “买的布料呢?”

    “留在裁缝那里了,售货员阿姨说,他们那里来的南方裁缝,做的衣服特别好。”蒋心怡回答。

    梁丽则比比划划地给人讲解,她做的是什么款式,蒋心怡什么样子,颖颖又做了一身新衣服,吧啦吧啦,说得宿舍其他几位都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“你们也可以去看看,纺织厂内部商店的布料可便宜了,的确良才四块钱一米,咱们做一件上衣,也才用一米四左右,连手工下来总共十块来钱,真不贵。”梁丽说的是处理的布头价。

    农校学生都有助学金,每月十五块,节约一点儿的,不用向家人伸手,几个月攒下来,也能买件衣服穿。

    第二天,颖颖又和宿舍其她几位同学去了纺织厂的商店。

    商店里,纺织厂以好充次给职工发福利的布料,售货员不能卖给外人,但那些积压下来的布头什么的,她巴不得清理干净。

    颖颖带的张碧霞、刘小红都不是有钱的人,她们挑选的布料,正好是最便宜的积压货,售货员阿姨笑得合不拢嘴儿。

    接下来几天,女孩子们都在期待着自己的新衣服,每天宿舍里谈论的话题也是这些,王桂香实在忍不下去了,她爸爸也是裁缝,但他做的衣服样子有些老,颖颖周日那天一现身,她的脸色就变了。

    王桂香一向认为领导学校新潮流,是学校穿得最好的女生,可和颖颖比较起来,从布料到样式,简直土到渣,裤子臀围太大,裤裆太长,穿上显得腿短,上衣也不吸腰,上下一般粗,跟个水桶一般,最难看的是大衣,黑色的呢子,宽大呆板,又厚又重,令人很压抑。以前看着还上点档次,现在跟颖颖的红格子长大衣比起来,简直跟破烂堆里捡出来的。

    星期四这天,王桂香把自己的衣服都摔到了床上,颖颖和梁丽刚好进来了,颖颖看了那些衣服一眼,鄙夷地一撇嘴,压低声音对梁丽道:“哼!全都是过时货,不想跟她比罢了,还把她纵得不知天高地厚了。”

    王桂香气得倒仰,她一贯穿得比较好,像蒋心怡买的那种最次最便宜布料,她还看不上,可是购买颖颖穿的这种,两身衣服下来小一百块钱,她又没有这实力。

    这一年中,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那么多南方裁缝(有些是从南方学习回来的),她爸爸的生意受到很大影响,王桂香手头已经没有去年那么宽裕,甚至冬天来临,她穿的都是去年的衣服。

    王桂香本来就忍无可忍,颖颖又这样嚣张地来挑战,怒火一下子就爆发开来,抓起桌子上牡丹花的茶杯,“砰”一声就摔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啊?我的杯子!”刘小红惊叫一声,从上铺爬下来,心疼地捡起杯子,虽然是搪瓷的,还不至于马上不能用,可磕掉了好几块瓷面,露出黑色的铁皮,又难看,还很快就会被锈蚀,漏水不能用。

    吴艳艳瞪了王桂香一眼,赶紧拦住怒气冲冲的刘小红:“别生气,桂香肯定会赔你一个,给你买个新的。”

    她本来想安抚了刘小红,别让她挡住王桂香和颖颖闹腾,谁知后一句却让刘小红很不舒服,她辩解道:“我的杯子本来就是新的。”

    王桂香正在气头上,根本控制不住自己,可刘小红又没招惹她,王桂香只埋怨了一句:“你怎么也买这种花儿的杯子?”

    刘小红很恼火,反了一句:“供销社就剩这一种,你让我怎么挑?”

    吴艳艳见王桂香果然弄不清谁是真正的敌人,十分气恼,她安抚刘小红道:“桂香不是生你的气,她就是不小心拿错了。”

    颖颖坐在上铺,看着吴艳艳撺掇王桂香对付自己,鄙夷地笑了一下,她现在巴不得王桂香失去理智呢。

    吴艳艳也知道颖颖在看她,挑衅地瞪视回去。郭颖颖越是和她闹,刘涛越是对她好,她不怕!

    吴艳艳挑唆王桂香道:“瞧你这是干什么?谁的杯子都乱摔呀?”眼睛还朝碗柜上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无奈王桂香的冲动过去了,她重重地哼了一声,却没有跳起来把颖颖的东西都摔了——摔了也得赔,她又不是钱多烧的。

    吴艳艳见时机已去,缩回去坐到自己的床铺里,拉上帘子,不知捣什么鬼去了。

    过了两天,颖颖、梁丽和蒋心怡做的新衣服拿回来了,三个人在宿舍试穿。

    说起来还得感谢学校食堂糟糕的伙食,菜里没有一点儿油水,三个姑娘一个比一个苗条,穿上南方裁缝做的新式样衣服,真的如出水芙蓉,亭亭玉立。

    别说王桂香这样超级爱臭美的,就连吴艳艳都受不了新衣服的诱惑,颖颖和梁丽、蒋心怡穿着新衣服去了图书馆后,她悄悄给王桂香道:“我也认识纺织厂的干部,可以带你去,咱们也做身衣服。”

    王桂香却没有接声,她一向喜欢吹嘘自己家境优越,实际上,她现在每个月的生活费并不富裕,而且,因为嘴巴馋,她还常去买小炒,手头根本没攒住钱,郭颖颖那件大衣得好几十块,让她压力山大。

    吴艳艳早就把王桂香摸透了,见此情景,便没有再说什么,而是敷衍了一句:“你什么时候想去,叫上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王桂香强撑着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王步等了两天,还是沉不住气,这天晚上,在教学楼外拦住了王桂香。

    王桂香本来不想理他,但想到郭颖颖的衣服,又忍不住跟着王步来到学校操场后面的小树林里,她嘴巴一撅:“你还记得我?我这几天都快让郭颖颖挤兑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她又欺负你?”这是王步的本能反应,听到王桂香诉苦,他就忍不住怜惜不已。

    “嗯,郭颖颖弄了很多钱,买了好些漂亮衣服在宿舍得瑟,呜呜,我是宿舍最漂亮的,这就要被比下去了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