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78章 关心

    颖颖一边左右躲闪,一边耐心劝说着:“王步,你想想,王桂香一直在利用你,她当时考试不及格,让你帮她复习功课,还让你去求魏教授,然后又帮着她换宿舍。你为她做了多少?可是,你落魄了,她就一脚把你踹了,这样的女人,你能信吗?你怎么记吃不记打呢?”

    王步也不知道是累了,还是犹豫了,脚步越来越慢。

    颖颖看他双眼没有刚才的凶光,心下略松,但还是凝神戒备,嘴里,不停地劝说着。

    “王步,你现在放了我,这事儿我不会和人提起,我还会帮你得到王桂香,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“你笨哪,王桂香那么鬼,靠你一个人的力量,怎么也追不上她的,没有我帮你,你这辈子都只能在梦里和王桂香亲热。”

    “郭颖颖,你若是骗了我,我这辈子都和你过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王步,我为何要骗你?我和你无冤无仇,你放了我,与我有恩,我怎么会食言呢?我郭颖颖什么人品,你心里很清楚,我从来言必行行必果,信义第一。”

    王步没有吭声,脚步几乎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王步,你现在就去找王桂香,给她说你得手了,让她来看我的狼狈模样,然后,让她履行诺言,你就知道她的本来面目了。”

    王步往身后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王步,我还得在学校待近一年,若是这次骗你,今后,你有的是机会报复我,可若是你今天做了不可逆转的事情,可就后悔终生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步,你想想我说的,到底有没有道理?去找王桂香啊,她骗你那么多次,你只哄她一回,而且,若是她真的和你好,你们今后就是夫妻,你再为妻子报复我,那也是分分钟可以办到的事情,你还犹豫什么?”

    王步终于停下脚步,恶狠狠地瞪过来:“郭颖颖,你说过要帮我得到桂香,若是食言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不得好死!”颖颖举手发誓。

    “不,你若是食言,这辈子就得嫁给我,不然,我就是做鬼,也不放过你!”

    “行!”

    听到颖颖斩钉截铁地回答,王步不再犹豫,掉头疾奔而去,他急不可待地想要知道王桂香的态度。

    王步只是痴情,不是痴傻,颖颖刚才所说,也是他心中所忧,一辈子很长,有的是机会报复颖颖,可若是再被王桂香骗了,进了监狱,他这辈子就完了。

    看着王步的身影完全隐没在树林里,颖颖终于松口气,也不知到是冷汗,还是跑动出的热汗,把里面的衬衣都湮湿了,现在被秋风一吹,透心凉。

    颖颖弯腰着扶起自行车,刚才链条摔落了,她蹲下想要搭上,无奈手抖得不听指挥,她的眼泪,忽然就涌了出来,大颗大颗地滴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颖颖从小到大,从没有主动害过什么人,哪怕无意间,也没有伤害了谁,她努力上进,节俭勤劳,颖颖就不明白,老天为何就这样和她过不去?在村子里,有个杨磊,骗了她八年的情感,来上学,舍友中,不仅有王桂香这样胸大无脑、招人嫌恶的坏蛋,还有吴艳艳那样无洞掘鼠、无事生非的心机女。

    四周静悄悄的,没有人影,可王步会不会后悔了,再返回来?

    颖颖不敢在这里耽搁,即便是哭,她也要找到安全的所在。

    面对颤抖的手,全身无力的自己,颖颖强迫自己道:“郭颖颖,这点挫折,会打倒你吗?深呼吸,平静下来,快点离开!”颖颖在心里给自鼓气,终于装好了车链子。她把手上的油污,在树叶上擦干净,然后卷起衣袖,遮掩被撕烂的部分,又把身上的衣服仔细整理好,头上的辫子也重新编了,她确定别人不会看出什么,这才骑上自行车,直奔菜地。

    颖颖不返回学校,是怕再碰上王步,万一他兽心大发,侵犯了自己,不管以后受到怎样的惩罚,颖颖自己受到的危害,都没法消除。

    菜地的师傅快下班了,他们中大部分人的家在农校,等会儿颖颖可以跟着返回,安全有保障。

    菜地的师傅没有怀疑什么,没多久,他们就下班了,颖颖跟着回到学校,在校门口修车子的摊位上,让人把吴老师的自行车擦净,加了润滑油,然后才骑着进了学校。

    没想到迎面碰上疾步而来的俞老师,颖颖急忙跳下车子:“俞老师!”

    “郭颖颖,你还好吗?”那洞悉一切的眼神,让颖颖一句遮掩的话都说不出来,热泪涌上了眼眶,朦胧中,看到俞老师的脸色一下子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好着呢,真的,没有受伤害!”颖颖深吸一口气,强压下心头的悸动,尽量让语气平和。

    俞老师略松了口气:“跟我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把孙老师车子还了,她一会儿下班要骑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俞老师转身时,身子歪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俞老师,你的脚——”

    “哦,没事,刚才崴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,你骑着车子去宿舍,我还了车子,帮你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众目睽睽,颖颖没敢用自行车带着俞老师,俞老师也没有这么说,他也怕影响不好。

    两人一起到了教工宿舍楼下,俞老师扶着楼梯栏杆,慢慢往上走,颖颖去还了车子,吴老师果然还在实验室忙碌,她不亏是省级三八红旗手,真是个工作狂。

    食堂已经开饭了,颖颖拿了吴老师的饭盒,去买了三份饭菜,送去吴老师那一份,将自己和俞老师的带回去。

    虽然俞老师一再说伤的不重,颖颖还是坚持要给他检查一下,她是山里长大的,懂得如何处理这种伤。

    颖颖在伤脚上按压,确定没有骨折,但俞老师的脚踝踝部已经红肿起来,显然不是他说的那样轻松。

    颖颖让俞老师坐在床上,伤脚平放在椅子上,然后用毛巾浸了凉水,帮他冷敷。

    俞老师微微松口气,显然疼痛有所减轻,但他脸上的表情却更加严肃,语气中的担忧也更甚了:“颖颖,你去哪里了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