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5章 迟到的通知书

    颖颖一时没法面对杨森,其实,从小到大,杨森都比杨磊对她更好,但杨森和他妈妈一样,就只知道闷头干活儿,即便做了好事,也不肯说出来,常常被杨磊抢了功劳,后来,颖颖和杨磊确定了关系,发现杨磊经常抢杨森的功劳,但那时她被感情蒙蔽了双眼,并没有多想。

    颖颖一向也是做得多说得少,因此和杨森更投契,但杨磊追得紧,又有杨社民推波助澜,那时她少不更事,才和杨磊订了婚。

    回想过去,颖颖不仅感慨万千,杨磊连亲兄弟都算计,背叛婚约算得了什么?可惜她以前太过单纯,竟然没有多去想想。

    郭振先也没有说话,他很遗憾和姐姐订婚的不是杨森,现在,都是因为杨磊这个老鼠屎,姐姐和杨森也没了可能。

    “把这些香蕉柑子分一半街坊的小孩子,一半,拿给征兵的领导,这些南边来的水果,在咱这里挺稀罕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的。”

    姐弟正说着,听见一阵铃铛响,是邮递员老赵来了。

    这里是山区,老赵每次都牵着一头驴,驴背上,搭着邮袋,驴脖子挂着个自行车铃的外壳做的铃铛,一进巷子,就能听见声音。

    “郭颖颖,挂号信!”

    颖颖是村子里最出色的女子,老赵印象很深,自然知道她家就在附近。

    “咦,姐姐,谁给你来的信?”郭振先一边嘀咕,一边飞快地开门跑出去,“哪里来的信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好事情。”老赵性格豪爽热情,和村里很多人都认识,“郭颖颖,石睿山农校来的挂号,是不是你考上了,这是通知书?”

    杨社民站在自家门口,老赵送来的东西,大多都由他转交给村民,闻言嘴一撇:“怎么可能?这都什么时候了,还有通知书?”

    “杨村长,这你就不知道了,现在的孩子,都不愿意上农校,谁愿意毕业了还钻山沟沟?农校每年都要补录两三回呢,去年年底时,王家洼还有个男娃收到通知书了呢,哎哟那小子,居然宁可再补习一年,也不肯读农校,当场就把通知书撕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老赵说话的当间,颖颖已经拆开了信封,果然是农校的录取通知书,她没想到,在自己二十五周岁,国家限定年龄的最后期限,竟然考上了。

    郭振先站在姐姐背后,看到了上面的内容,激动不已,语无伦次地念叨着:“姐姐,你真考上了,考上了!”

    “考上了,考上了!”颖颖也激动万分,两行清泪,从脸颊流了下来,她的大学梦啊,这就要实现吗?

    七七年恢复高考,山阴县还是先推荐后考试,颖颖没有机会报名,去年她去考了,却名落孙山——山阴县的教学质量太差了,整个县才考了一个大专生,真叫一个寒碜。

    颖颖本来都要放弃不考了,高中本来就没学多少,八年时间,又根本没有再怎么学过,三门课考了一百出头,真够丢人的。

    但爸爸妈妈却一再鼓励,最主要的,杨磊在读大学,颖颖希望能和他共同进步,最终,咬牙去了县上的中学复读,拼了一年,却还是比高考分数线低了二十八分。

    颖颖以为,这辈子再也不会念书了,没想到,这都十一月了,居然还会下通知书。

    “妈妈,爸爸,我姐考上大学啦——”郭振先跑出村子,双手卷成喇叭状,对着北山坡高声大喊。

    山里人谁家没个事儿?平时大家都是这样,有人听见了,便会帮着喊几嗓子,一个多小时,爸爸妈妈便回到了家。

    振先献宝一般把姐姐的通知书递给爸爸:“看,石睿山农校的。”

    郭连弟小心翼翼地接过来,眼中泪光一闪,他忙低下头掩饰。

    冯桂枝连忙递过来一个湿毛巾:“擦擦,瞧一脸土的。”

    颖颖看着妈妈和爸爸互动,心中暗叹一声,这才是真正的恩爱,以前,她和杨磊相处,都是她一厢情愿地以为他对她好,其实,杨磊除了甜言蜜语,真的什么也没为她做过。

    杨磊没有少给颖颖送东西,但那些,不是他妈妈做的食物,就是他爸爸弄来的生活用品,偶尔有些山珍,还多是杨森采到的,他可真好意思拿着给自己装脸面。

    郭连弟捂着毛巾,深吸几口气,这才放下手,大声道:“振先,去供销社买炮,再买几瓶酒,孩子她妈,拾掇几桌菜,我要好好庆贺庆贺,桌子就摆到大门外!”

    “哎——”娘儿俩欢快地答应着,脚步急匆匆地忙去了。

    “颖颖,我的乖女儿,你可真争气,咱们村,你是第一个正儿八经考上的,哈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郭连弟笑着,进屋里拿出三十块钱:“颖颖,给你,明天,和你妈妈去县里,买几身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,不用了,我衣服多着呢,够穿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你要去城里买时兴的,不能让同学笑话了去,你和你弟弟不一样,小子淘气,穿好衣服都磨坏了。”

    颖颖还想推辞,见爸爸脸色不好,只得接下了:“爸爸,你年纪越来越大了,又没了振先帮手,打石头时,要悠着点。”

    郭连弟是个石匠,擅长雕凿磨盘,这也是郭家的日子比村里人好很多的原因,尤其是去年三中全会以后,做豆腐脑磨香油的小磨盘定量大增,颖颖唯恐爸爸累着、伤着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哎哟哟,我闺女知道疼老爸啦,哈哈哈,颖颖,你好好读书,不要担心家里。”郭连弟乐得合不拢嘴儿。

    杨家圪崂只有三十来户人家,散落在凹进去的山腰,鞭炮声很快就把他们吸引了过来,听说郭家摆宴席,庆贺女儿考上了大学,一个个的十分惊讶:“什么时候的事儿?”

    “早上,早上通知书才到的!”郭振先非常高兴地把通知书高高举起,“大家看,石睿山农校的。”

    村子四十岁以上多半不识字,只有年轻的涌过来,小心地看了又看:“哎呀,颖颖这是要当城里人了,大学毕业,那就是国家干部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!”

    有人小声嘀咕:“杨家的孩子恁没福气,听说他娶的那个媳妇,只是纺织厂的工人,不是干部,长相也比颖颖差远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落了个‘陈世美’的坏名声。”

    杨家和郭家,就在一个巷子里,郭家这边吵吵嚷嚷的说话,他们那边听得真真切切。

    村民吃着郭家的饭,嘴里自然说着郭家好,颖颖要去读书,在村民嘴里说出来,就像去当什么大领导似得,还有人竟然说,等颖颖毕业了,就把杨磊开除回家,让他回到杨家圪崂再受苦受穷一辈子。

    杨家的大门闭得紧紧的,一点声音都没有。

    吃过午饭,村民们都散了,颖颖一家去公社武装部,领取振先的新军装,又顺便去十里堡中学,看了小弟弟振兴,回来时天都黑了,第二天听村里早起的人说,杨磊和姜水仙在天麻麻亮时回城了,他们实在没脸在村子里待下去。

    不过,杨社民却比儿子抗打击得多,过了两天,就在颖颖准备上学时,在巷子里大声地传她闲话:“把别人的名额顶了,本来她考不上的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