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73章 隔墙有耳

    图书馆里已经人满为患,颖颖刚好要查个资料,暂时不需要座位,她四下看了看,见梁丽和孙选在不远处,便把书包和书,暂时让梁丽看着。

    颖颖在查关于枣树的资料。春天,颖颖给老枣树剪枝,又在根部开沟施肥,它精神了很多,可秋天之后,老枣树又跟去年那样蔫蔫的了,它给颖颖的信息,是活不久了,希望颖颖到时能想办法用它的枝条扦插,多繁衍一些后代。

    颖颖还想找出什么办法,能拯救老枣树。

    图书馆这方面的书籍,颖颖能看的都看过了,她查了半天,十分失望,梁丽过来找她,说是她要走了,愿意把座位让给颖颖。

    颖颖道了谢,走过去看到沈景云也在,但她并没有多想,坐下后,便急急地开始写作业,沈景云两次想和她说话,颖颖都示意图书馆不能出声,没有搭理。

    蒋心怡找过来,颖颖把座位让给了她:“我去实验室一趟,昨天请王老师测一个土壤样本的有机质含量,现在应该有结果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陪你去!”蒋心怡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写作业了?”颖颖很奇怪,蒋心怡很刻苦的。

    蒋心怡有些忸怩坐了下去,颖颖道了再见背起书包走了。

    沈景云想要追上来,可又不好意思,就在这时,蒋心怡问他一道高数题目。

    “你也在复习高数?”

    “我,我也想参加升专科的考试,我也符合条件的,所有课程都八十分以上。”

    沈景云心不在焉地点点头:“哦,对,我忘了,咱们班第一学期有六个人都八十以上,第二学期就咱俩。”

    听到沈景云说“咱俩”这个词,蒋心怡的脸,腾一下就红了,十分羞涩地低下头。

    沈景云根本没注意到,心烦意乱地扭过头去,蒋心怡也没有继续问他那道题,自己在本子上画来画去,也不知道干些什么。

    颖颖要的数据并没有出来,实验室吴老师很忙,给了一份做检测的步骤,让她自己做。

    颖颖做过这个试验,第二次自然更熟练一些,等试验结束,早过了晚饭时间。

    吴老师还在忙,拿了几张饭菜票,要颖颖帮他打饭——她根本就忘记了时间。

    颖颖去小炒灶上,买了两份饭,一份送给还在试验的吴老师,一份给自己,刚出食堂的门,碰上俞老师。

    “俞老师也没吃饭?”颖颖虽然这样问,心里其实已经确定了,她把自己的饭盒塞过去:“俞老师,给你,我把这个送给实验室吴老师。”

    俞老师根本没反应过来,颖颖的饭盒已经在他手上了,看着颖颖走远的身影,他的心里忽然空荡荡就像没有底儿一般。

    ——原来,她对所有的老师都是这样好啊。

    俞老师不想在这里找对象,以前还担心郭颖颖爱上自己,心中颇有负担,他不想这样好的女孩子受苦。

    现在,俞老师觉得自己可以放心了,郭颖颖没有爱上自己,她对自己好,纯粹是尊敬老师。

    可他的心里,为何这样失落?

    俞老师端着饭盒回到宿舍,一盘好吃的豆芽炒肉丝,他硬是没有吃出香味来。

    颖颖没了饭盒,只好外校外的店铺里买了几个包子果腹,然后又急忙去写作业,图书馆关门时,她才急匆匆地出来。

    俞老师用网兜提着饭盒,在路上等着,看到颖颖,依然是那样儒雅淡薄,浅浅微笑:“好好学习是对的,可不要太拼了,身体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是,俞老师,我这是头一回误了饭点,可你呢?你应该在宿舍墙上,贴一张‘身体要紧’的横幅,时刻提醒自己。”

    俞老师被颖颖逗笑了:“没想到你也学会调皮了。”

    “俞老师,咱们班同学都很担心你呢,你最近又瘦了,脸色也有些苍白。”

    俞老师心里忽然暖暖的,颖颖打着同学的旗号,其实是她内心的表露吧?

    “好的,颖颖同学,我会注意身体的。”

    道了再见,颖颖回到宿舍,才刚走到宿舍门口,就听见王桂香又在大放厥词:“……被男朋友甩了,眼看着就成了嫁不出去的老姑娘,还当四处给人吹嘘,男朋友在林业局?她大概连林业局的大门朝那边开也不知道吧?”

    颖颖猛然站住,自己下午和顾阿姨说的话,王桂香怎么知道了?

    隔墙有耳,颖颖不知道谁偷听了自己的话,可能告诉王桂香的,无非就那么两三个人。

    她实在没想到,时间越长,刘涛的表现越是卑劣,他现在已经有吴艳艳了,为何还处处针对自己?一个大男人,心眼小的跟针鼻似得,偏偏平日里还表现满身正气大义凛然的,这样的人,在伪君子里面也排在很低的档次。

    没想到刘涛又是一个杨磊,甚至还不如杨磊,浅薄虚伪,真不知道学校领导如何看上,还让他当学生会副主席。

    颖颖上学期和舍友关系就一般,这学期因为吴艳艳更加孤立,她已经习惯这样,进了宿舍,并没有说什么,而是拿了牙缸脸盆去洗漱,回来时已经熄灯了,颖颖上了铺,略等了会儿,宿舍的人都发出深沉的呼吸声,她便钻入空间。

    老枣树老了,她用根孽法繁育效果很不好,今年一共才长出五棵枣树苗。

    空间和外面一样有四季,现在也是深秋时节,颖颖轻轻抚摸着老枣树的树干,却没能得到任何消息,老枣树就像睡熟了一般,沈寂无声。

    老枣树掉下的那根枝条,以及颖颖剪下来的枝条,她全都截成了十几厘米左右的小段,进行了扦插育苗,效果也不好,这些颖颖也早有预料,书本上说了,只有两年内发出的新枝,才能扦插,老枣树那根断下来的树枝,只有梢头是新芽。

    尽管只有不到五分之一的发芽率,也比颖颖预料的好多了,何况枝条数量很多,因此,现在繁育的小枣树数量倒也不少,有二十六苗。

    颖颖给枣树苗圃松土除草之后,又把菜园子也打理了一下,菜园子是她的试验田、小钱包,颖颖很用心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