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4章 神秘的仙翠山

    颖颖从昏沉中醒来,发现自己来到一座小山上,山丘平缓,一眼望去,满地都是干枯的衰草,山脚下有一座石碑,上面刻着“仙翠山”几个篆体字。

    颖颖没有学过篆书,很奇怪自己竟然认识这几个字。

    石碑的背面,刻着:“山是仙山,树木葳蕤,勤劳永享,惫懒无缘。种下百果树,满山百果香,十年不浇灌,只留枣树园,百年不打理,枣儿也睡眠。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?颖颖疑惑不解,眺目四望,不远的山顶上,长着一棵粗壮的枣树,硕大的树冠,却只挂着几颗红枣,每一个都有鸡蛋大,在阳光下,红彤彤的,发出诱人的光芒。

    颖颖忍不住朝枣树跑去,她诧异自己身轻如燕,一伸手,便飘到树顶,可是,她怎么使劲,也没法把枣儿摘下来。

    忽然听到弟弟在悄声说话:“姐姐还没醒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妈妈的声音里,满是担忧。

    “妈妈——”颖颖刚张嘴说话,眼前一个恍惚,她竟然躺在炕上,刚才那些,都是做梦,这梦,怎么跟真的一样?

    “颖颖,你醒了?你可有觉得哪里不舒服?头疼吗?”丈夫和女儿都受了伤,桂枝两边照顾,心力交瘁。

    “我好了,你快休息吧。”为了验证自己的话,颖颖想要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别动,别动,医生说了,小心脑震荡,要静养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,我真没事了,头不疼,身上也没有不舒服,你快休息去吧。”

    颖颖装作瞌睡的样子,打了个哈欠,妈妈果然站了起来:“你好好休息,妈妈这就走。”

    看着母亲单薄的背影,颖颖十分难过:“对不起妈妈,让你和爸爸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——”冯桂枝一下没忍住,哭了出来,多好的闺女,怎么就会碰上个“陈世美”呢?

    窗外的天色,黑沉沉的,小山村经常没电,一盏煤油灯,发出昏黄的光芒,摇曳跳跃,屋里影影幢幢,当母亲的频频回头,难以安心。

    “妈妈,别难过了,今天的事情,让我看透了杨磊的本质,咱们不值得为这样的卑鄙小人伤心,分手是我的幸运!”

    “颖颖——”母亲低泣,张张嘴,却忍着没说出来——那个负心汉,耽误了女儿的青春啊。

    “妈妈,杨磊现在就露出原形,对我来说,是福不是祸,人生总是有起伏的,现在分手,总比在我最危难时,他背后下刀要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桂枝忍不住点头,但还是心疼女儿,脸上一片哀戚。

    “妈妈,爸爸伤好些了吗?没有发烧吧?”

    “嗯,你爸身体好,已经睡熟了,你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,你也睡吧,大难不死必有后福,或许明天,就有好消息弥补我们呢。”

    桂枝仔细地看了看女儿的神色,确定颖颖真的想通了,这才安下心来。

    妈妈走了,颖颖翻来覆去地睡不着,她在想刚才才梦。“仙翠山?”谁知刚刚感叹一声,忽然天旋地转,她竟然又来到了刚才的梦境,怎么回事?颖颖有些着急,忍不住嘀咕:“怎么会来这里?我要回家!”忽悠一下,她果然回到了炕上,油灯的火苗,只不过忽闪了一下。

    颖颖茫然四顾,一切如旧,只有脖颈下,有一股温热,她疑惑地伸手摸了一下,是祖母给的那个如意玉坠。祖母是跌了一跤忽然去世的,颖颖当时只有六岁,弟弟还未出生,老人用尽最后一丝力气,将这个如意玉坠戴在孙女的脖子上,便倒下不会动了。

    关于这个如意玉坠,祖母一直念叨,说是郭家传了好几代的宝物,而且,颖颖有一回,还听见祖母捏着如意玉坠念叨:“仙环,仙环,你什么时候才能显灵?已经三代了,你为何还是沉睡不醒?”

    颖颖当时莫名其妙,现在才知道,这如意玉坠果然有蹊跷。

    “仙翠山!”颖颖在心里默念一声,便又置身其中,她发现自己不是刚才那样在山坡上飘荡,而是一步一步真实地走路。

    原来,颖颖在昏迷时,意识倒是先走一步,这一回,整个人都进来了,身上还穿着粗布做的睡衣。

    奇怪,神仙地界怎么只长了一棵枣树?颖颖想起,刚才看到枣树的根部,干涸得裂了口子,随即便想通了:已经好几代人没能进来,肯定是无人打理吧,想想石碑后面的字,不也是那个意思吗?

    颖颖在山上山下走了一遍,看到一股山泉,泉眼旁边,有一个小房间,里面全是农具,木桶、扁担、铁锨、锄头、镢头、犁、耧、耙、耱,应有尽有,可惜那些工具显得很原始落后,大概是先人留下的。

    颖颖拿着锄头,先在大枣树边,刨出一个圆形小坑,这才挑水灌溉,本就是山里的孩子,这些事情她驾轻就熟。

    一担水很快就渗没了,颖颖连挑了三次,大枣树这才舒展了枝条。

    颖颖轻轻抚摸着枣树粗糙的树干:“我以前不知道你们的存在,今后,一定不会慢待的,明年,我就来种些核桃板栗跟你做伴。”

    大枣树似有些欢喜,亦还有些不满,颖颖想了想:“哦,我怎么会忘记呢?当然还要栽枣树了,你是不是枣树仙呀?那些小枣树,都是你的子孙?”

    枣树微微晃动枝桠,树顶的几棵枣儿,噗噗地落下来,似乎是给颖颖的谢礼。

    颖颖洗去枣儿上面的泥土,尝试着咬了一口,顿时,一股鲜甜溢满口腔。

    杨家圪崂枣树很多,颖颖却从来没有吃过这么甜,还水分这么大的。

    “真好吃,大枣树!”

    颖颖出了仙境,身上的酸疼消失无踪,不仅人精神了,心情也好起来,哼,杨磊,离开我是你没福气。

    第二天,颖颖早早起来,帮着娘亲做好早饭,又为弟弟和爹爹的伤处,擦了药,然后,给了他们每人一个大枣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来的?这么大!”郭振先一边感慨,一边风卷残云,三两口大枣就下了肚。

    “姐姐,太好吃了,还有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了,明年,姐姐多摘些给你留着。”

    振先扁扁嘴:“唉,吃不上了,我明年还不知道离家多远呢。”

    “明年,妈妈晒好了枣儿,给我儿寄去。”

    吃过饭,爸爸妈妈要去采草药,石睿山虽然不很高,但却绵延数百里,人烟稀少,草药很多,这也是山村人家一项非常重要的收入,天麻、猪苓等价格都很不错。

    颖颖收拾了厨房,和弟弟将枣儿摊开晾晒了,准备陪他去领军装,振先苦着脸,拿出一个塑料网兜:“姐姐,这是昨天杨森拿来的,我本来不收,没想到,他刚刚参加了对越自卫反击战,还受了伤,武装部的人都来了,当着领导的面儿,我实在没办法拒绝。”

    “杨森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是,姐姐,杨森比杨磊好多了,他为了给冲锋的战友扫清障碍,以身体滚雷,负了重伤,听说,肠子都炸出来了,差点牺牲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啊?咱们在家,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杨磊刻意隐瞒了,怕他妈妈担心,你也知道,陈姨有心脏病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