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66章 探询

    农校一直缺老师,尤其是俞老师这样年纪轻又有水平高,对工作非常负责的人,学校也曾想把俞老师调进来,俞老师嫌麻烦,拒绝了,他一心想回北京。

    颖颖刚走到门口,俞老师就拉开了门,他脸上没有以往那种淡淡的笑意,眉头竟然还微微蹙起,似乎有心事。

    “俞老师,王桂香说你找我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,没什么事情,就是和你聊聊,对,聊聊,你坐。”

    颖颖以为俞老师最近学得太厉害,说话才这样,她就要坐下时,看到桌子下有一网兜土豆,便说道:“俞老师,现在天气还有些热,你把土豆这样放着,几天时间就坏了,不如我帮你做成土豆饼吧?”

    “土豆饼?好吃吗?”

    颖颖笑了一下:“当然好吃了,土豆擦丝,伴点面和调料炸熟,很香,你吃的时候,略略在锅里煎一下,别凉着吃。”

    “哦,听着好诱人。”俞老师微微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颖颖把土豆拿出去到水房洗好,回来坐下削皮儿:“俞老师,有什么事儿呢?”

    俞老师摇摇头:“我也休息会儿。颖颖同学,你最近学习怎么样?”

    颖颖以为自己最近太忙,做作业都没有以前认真,俞老师和她谈话呢,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:“家务事有些多,不过我会尽力处理好,争取不影响学习。”

    “能给我说说,你家搬家的事情吗?以前怎么没听你提起过。”

    颖颖一点也没怀疑别的,老老实实回答道:“说起这事,我也觉得挺突兀的呢,我爷爷竟然是郭镇人。我爸爸说,我小时候还曾去过郭镇,但我不记得。只隐约记得亲戚家人很多,好几个奶奶给我发压岁钱。”

    “嗯,怎么忽然想起搬家呢?”

    “为了我弟弟,十里堡中学的教育质量太差了,七八年七九年两年时间,就考了我一个中专生,还是补录的,暑假,我为了小弟,动员爸妈来睿城,可他们不喜欢城里,十分抵触。”

    颖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:“大概我啰嗦次数太多,把爸爸逼急了,他给妈妈说了声,一走就是二十几天,回来那边同意接收的证明都拿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搬家去郭镇,不是你去求的郭九江?”俞老师的心一下子就落了地。

    “不是,不过,九叔的确帮了大忙,呵呵,真没想到,他竟然是我三大爷的二儿子。”

    颖颖说着话,土豆皮就削好了,她切了丝,拿出去用水冲去淀粉,返了回来。

    俞老师兴味盎然地看着她忙碌,继续他好奇的问题:“就算你爷爷是郭镇人,那也是解放前的事情了,恐怕这次搬家,不那么容易吧?”

    颖颖连连点头:“可不是,真是不容易呢,现在农村改革,把土地重新分给农民,我家过去分地,别人家就要少一些,那些人十分抵触,今年暑假,我可费了老大的劲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以前没听你说过,这一个暑假,竟然忽然搬了家,还跨县迁户口,一时有些惊讶。”俞老师解释自己为何这样问颖颖。

    不过,他为何脸上有忸怩和内疚的表情呢?颖颖低头擦土豆丝,并没有注意到,只是很感慨地说了一句:“我也觉得特别突然呢,刚才不是说了嘛,郭镇要分地呢,我若不动作快点儿,就赶不上趟了,没有地,就算搬过去也没法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样啊。”

    俞老师显然相信了,他点点头,换了话题:“颖颖,你上学期贩树苗,怎么就认识了郭九江?”

    “九叔是农村信用社的代办员,他找我为了拉储蓄。郭镇是个大村子,有两个代办员,还有个叫刘兴时的,那天也去了,那人很不好,欺负我外地人,说话都凶声凶气的,九叔就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过是偶尔去郭镇摆摊卖树苗,把钱存那里岂不很不方便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?我当时很不愿意,但天色已晚,我若是带着钱坐火车,也实在不安全,九叔又想让我把钱存过三月,我便趁机要求他,四月一号把钱给我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俞老师笑了:“你可真精明,不过把钱存在人家那里十多二十天,就要人免费为你押钞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,俞老师,那也是各取所取,他完成了储蓄任务,于我,也是提供了方便,九叔当时一口答应,并没有因为是地头蛇,便使强逼迫,我见他这样懂规矩讲人情,便心生好感,后来有地痞想强占我的树苗,我便想到了九叔,把树苗都批发给他,他赚钱,也保护了我的利益,我们村的人被打伤了,也是因为他庇护,才在医院里得到很好的治疗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这个人还很不错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九叔帮我们很大的忙。”

    “哦,对了,杨森现在怎样了?”俞老师又换了关注点。

    颖颖没有任何怀疑,反而觉得这是俞老师关心自己,她抬头笑了笑,切土豆丝的手都停顿了一下,俞老师几不可察地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颖颖说:“杨森目前还不错,他从那里面放出来后,大病一场,后来咱校不是来了几个科协的老同志参观温室大棚吗?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,便去了几趟科协,得知他们给出的价格低,数量少,睿城国营水泥预制品厂不肯接订单,我立刻通知了杨森,他去和科协的主管接触了几次,签了合同,现在已经交货了,杨森还承建了一个小型温室大棚,挣了几百块钱,现在,他已经走出了低谷。”

    “哦,真不错,英雄就是英雄,即便跌倒了,还能爬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,杨森的心性还是很坚韧的,又能吃苦,也能认清现实,放下面子,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俞老师点点头,犹豫再三,问颖颖:“你们俩的关系,发展到哪一步了?”

    颖颖苦笑了一下:“我们这辈子,也就是好朋友、好兄弟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颖颖把面粉和土豆丝拌在一起,神情略略有些伤感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俞老师只觉得自己的心紧紧纠结在一起,也忍不住叹口气,这么好的姑娘,为何会遭遇这么多磨难呢?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