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65章 怀疑

    “我也去,我作业还没做呢。”王桂香也不知道哪根筋抽了,她是最不爱去图书馆的,嫌那里太安静,不自由,她写作业一般都在教室。

    沈景云没办法,只好继续和王桂香一起走,没几步,他忽然一拍脑袋:“哦,我把笔记本丢教室了,你先去图书馆,帮我占个座,我后面就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!”王桂香很高兴,笑着走了。

    沈景云并没有去教室,走到半路,绕了个圈儿,拐进了教工宿舍楼。

    俞老师正在做一道高数题,听到敲门,有些诧异:“是谁呀?”一边问一边起身,开了门。

    “哟,是景云呀,你先坐,不信一个拉格朗日中值定理的题目,还能把我难住。”

    俞老师学习起来,最容易忘我,没多会儿就把沈景云忘了,他做了一道题,翻过书页,又去看下一道。

    沈景云不得不开口:“俞老师,你觉得郭颖颖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哦!”突兀的声音把俞老师惊起,他这才想起沈景云,“郭颖颖?你问她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做什么,这不是想和老师说说话吗?俞老师,你这阵子学得太厉害,都瘦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没感觉呀,我每天都有跑步锻炼,身体很棒的。”

    “俞老师,我发现郭颖颖口是心非,是个骗子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这个问题很严重了,俞老师严肃起来,“怎么这样说?”

    “郭颖颖周末给舍友说回家去,却坐了去龙峪湾的汽车。”

    俞老师的脸色忽然严肃起来:“你怎么知道她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沈景云没想到一向和蔼的俞老师会变脸,吓了一跳,结结巴巴地道:“是我老乡看见的,他刚巧在长途车站,也准备回家。”

    大概怕俞老师不相信,他又补充道:“老乡知道我喜欢郭颖颖,怕我被她骗了,特地告诉我的。”

    什么人会这么好心?这种出力还招人嫌的事儿也会干?

    不是沈景云撒谎,就是有人别有用心。

    俞老师确定是后者,有人跟踪郭颖颖,然后故意把消息告诉沈景云。

    这个沈景云,听风就是雨,俞老师有些不高兴,淡淡地为颖颖辩解:“她或许去那里有什么事吧。我记得龙峪湾,好像去过。”俞老师想了想,“它不是和郭镇不远吗?郭颖颖是不是有亲戚在那里?”

    沈景云回答不上来,他又不是魏水县的人,根本不知道龙峪湾在哪里。

    “可是,俞老师,郭颖颖宿舍的同学,都说她撒谎。”

    “撒什么谎?”

    “她不过是恰巧姓郭,怎么就是郭镇的人了?上学期,她老往郭镇跑,认识了一个郭镇的干部,也不知道怎么做到的,竟然把家搬过去了,俞老师,从山上搬家到平原,那是很难的,那个人若是和她没,呃,什么,怎么会花那么大力气帮她?”沈景云艰难地道。

    男女关系,这个时代最怕犯的错误,就像一句最难听的秽言恶语,令沈景云有些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俞老师楞了一下,他很认真地想了想:“郭镇的干部?你是说郭九江吗?”

    “俞老师你怎么认识的?”

    俞老师并没有立刻回答,像是在思索,停了会儿,才道:“郭九江很精明,是农村里的能人儿,但不像是那种人,对郭颖颖,就像是长辈在关心小辈,他曾经帮助过郭颖颖,似乎是还郭颖颖的人情,我感觉,他们之间绝不会是你说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“俞老师,是你的心太善了,咱们班同学还有人见到,有个大叔给郭颖颖的名下,存了很多钱,很多很多,装了满满一军挂。”

    俞老师严肃起来:“景云,我对你一直很欣赏,你聪明、刻苦、明白事理,今天这是怎么了?那个人得多有钱,才能一次就给郭颖颖那么多?一军挂,少说也有两万块,我若是没有二三百万,大概不会把这么多钱白白送人的。”

    沈景云不由得点头:“是啊,两三万,那可不是小数字。”说完,不由得愣了,是啊,万元户稀少得跟大熊猫一般,有两三万的人都是凤毛麟角,石睿山,有人有二三百万吗?刘涛说的时候,自己为何就没多想想呢?

    沈景云有些羞惭,半天没吭声,但最后却提出了和俞老师相反的意见:“俞老师,我若是有两三万,愿意全部给郭颖颖,只要她愿意和我共度一生。”

    俞老师强压怒火:“郭颖颖为了两三万,和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共度一生,你觉得这可能吗?”

    沈景云又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不共度一生她或许更乐意,两三万,普通人一辈子也挣不来的那么多钱。不然郭颖颖也不会动心,她很漂亮,又上进能干,前途无限,三五千块肯定看不在眼里,那男人只有倾其所有,才能打动郭颖颖的。”

    俞老师努力控制住情绪,脸上虽然还那么平静自然,但语气却比刚才严肃多了:“景云,没有确凿的证据,这些猜测是要不得的,若是你真的喜欢郭颖颖,就当面问清楚,不要背后瞎猜,若是你实在没法信任她,即便她说的是实话,你也还是会怀疑,这证明了你还是不够爱她,若是这样就放手吧,不要成天疑神疑鬼,害了同学,也害了自己,我看,你这些天肯定没好好学习,不准备升专科了?”

    沈景云咽了一口唾沫,艰难地道:“要不,俞老师帮我问一声,好不?”

    俞老师本想拒绝,却神差鬼使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沈景云脸上现出惊喜:“俞老师,拜托了。”扭身逃也似地走了。

    俞老师拿起书,看了一会儿又无奈地放下,忍不住苦笑一声——他也学不进去了。

    星期四下午,教《果树病虫害及其防治》的老师病了,把课调到下周,颖颖正要去图书馆查资料,王桂香走过来:“俞老师叫你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颖颖应了一声就要出门,王桂香又小声提醒了一句,“俞老师在宿舍。”

    颖颖有些奇怪,俞老师很注意个人的名声,很少叫女同学单独去宿舍,随即颖颖便释然了,自从俞老师打算考研,系里的领导便对他多有照顾,允许他白天可以不去办公室,只要工作做好就行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