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60章 队长的价值

    颖颖说完,转过头跟着郭九江走了。

    “谁稀罕这个破队长!”魏先娃在背后呸了一口。

    郭九江站住了脚,回过头接了一句:“你记住自己说的,若是到时候王长贵赖着不下来,他就不是人!”

    “你才不是人呢,你们一家都不是人,@#¥……”魏先娃叉着腰吧啦吧啦。

    郭九江回头瞪了她一眼:“再骂一句,我让你后悔一辈子!”

    魏先娃被郭九江强大气场吓着了,畏缩了一下闭上嘴巴。

    颖颖和郭九江走远了,她才反应过来,气恨地跺跺脚,扭头回了家。

    王长贵就站在他家院子里。

    “他爸,好像郭九江想干队长呢,你说,他为了给郭连弟弄个宅基地,划得来吗?”

    “管他划来划不来,地都分了,这破队长还有什么油水?他爱干干去,不稀罕。”王长贵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可郭九江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,他为何想当队长呢?你还是去打听打听。”

    “打听啥?不就是一个破宅基地嘛,他们想弄到手,至少也要等年底我卸任,哼,能晚一天是一天,咱们不好过,他们也不能好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!死也不给他们宅基地。”魏先娃叫嚣道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李强来找王长贵。

    “主任来了,请坐!”王长贵夫妇满脸笑容,神情却有些戒备,唯恐这位是给郭连弟说情的,毕竟李强和郭旭天天面对,很有可能碍于郭旭的人情。

    “长贵,供销社来了一批化肥,每个生产队分到一些,昨天都通知了,你怎么不去公社去领票呢?”

    “化肥还领什么票!”王长贵很不屑,往年,化肥都卖不动。

    李强见王长贵磨磨蹭蹭,皱起了眉头:“今年分了地,谁不想多打粮食?上批化肥到县里就一抢而空了,领导为了下面人着想,才命令发票,没想到在公社又被分去了一多半,你去晚了,说不定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主任,你怎么不一起领回来?”魏先娃嘴快得很。

    李强脸色很不好看:“公社的人不准我领。”

    其实是公社的人把大部分私分了,怕村干部也跟他们一样,激起民愤。

    李强告辞,王长贵急忙追了上去,谁知郭九江和郭旭刚好迎面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九江你化肥买够了吗?”李强问。

    郭九江很轻松地答了一句:“颖颖老师一个电话就搞到了十袋美国进口的。”

    郭旭感慨了一句:“咱那时候怎么就没碰上遇难的政协主席,也救他一救呀?”两人说着走远了,王长贵还听到郭旭在感慨:“那都是命啊,颖颖怎么就碰上这么好命的老师呢?也跟着沾大光儿……”

    李强催王长贵快些去公社,自己也走了。

    王长贵果然领回三十几张化肥票,同时,他还弄清了一个事实,供销社大量供应的是肥效最不好的碳铵,公社里拿的票,则是硝铵,还有美国进口的复合肥磷酸二铵,公社的人说了,虽然硝铵十四块钱,比碳铵贵五块,可肥效是碳铵的两倍多,而且肥效长,当然,那个美国进口的更好。

    王长贵手里,才拿到四张进口化肥的票,刚开始他还嫌一袋三十七块太贵,,旁边立刻就有人和他换,据说这个效果更好,而且,数量很少。

    负责发化肥票的常秘书制止了一下,说王长贵:“别人都抢不到手,你还嫌贵,早知道不给你留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贵还有人抢?”

    常秘书不高兴了:“王长贵,我说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?这一袋化肥下去,收回来的还不四五倍价钱的麦子?”

    王长贵当了多年队长,肥效什么自然知道,这个时候,他才明白刚才郭九江是在他面前得瑟呢。

    他才领了四袋复合肥,还是属于全队社员的,郭九江竟然有十袋,十袋,这得多大面子呀。

    出了公社大院,王长贵悄悄拿出几张化肥票,塞到内衣口袋里,先留足了自己家的再说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,分了地这小队长的官儿也是有用的。回到家,王长贵拿着化肥票在屋里得瑟,魏先娃忽然变了脸色,有些忧心地道:“他爸,郭连弟那块宅基地,你怎么办?那个小辣椒的老师,真的那么厉害?”

    王长贵沉吟了,他对郭九江对郭旭说的话,有些半疑半信,但郭颖颖哪里弄出那么多的山楂苗?还卖掉了几万个包谷棒,这肯定是有贵人相助!

    一个山里出来的穷学生,能认识谁?——老师!

    学生可不就只认识老师吗?一个老师,哪里来的权力?政协主席的救命恩人什么的,大概也是真的。

    王长贵没了前几天的硬气:“我就这么把宅基地给他们了?”

    魏先娃也觉得很不甘:“前几天郭连弟还说送给咱家一个小磨,你把人骂走了,现在估计小磨也没了。”

    王长贵看看手里的化肥票:“明天星期一,那丫头到了学校,要是真让她老师打电话给政协主席,撤了我,可就一切都晚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在嘀咕,郭旭来了:“化肥票拿到了吧?”

    “拿到了,支书,才三十五张,怎么分嘛,一家一袋都不够。”

    郭旭脸色微沉:“叫你快些不听话,一队队长领了五十张,二队那边有四十四张,我现在知道的几个队,就你最少,罢了,你爱怎么分就怎么分,我管你呢。”

    我管你呢,就是你有麻烦我不管,还有一个意思,那就是你想怎么分,我也不管。

    王长贵不高兴地嘟囔:“怎么能这样?我去晚了一点,就给别人了?还有没有规矩呀。”

    郭旭瞪了他一眼:“你怎么这么傻?谁没个三朋四友五亲戚的?一张化肥票,又不是什么珍贵东西,给就给了,谁还追究不成?比如你大舅子来了,问你要一张,你给不给?”郭旭说着,便打算离开,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魏先娃这才想起自己娘家来,急忙给男人使眼色。

    王长贵有些后悔,不该给郭旭说自己领了多少,随即又觉得瞒得过别人,瞒不住郭旭。

    想到今后搞点小特权,怎样也绕不过郭旭去,王长贵忽然有些害怕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