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57章

    过了两天,颖颖听说香奶奶把家分了,他老两口和没成家的小儿子过,两个大的各过各的日子。

    红云不去水果厂门口卖烤红薯,叶子却去了,为了安全,还把她男人拉上。

    水果厂那边确实有一群混混打架滋事,不然,和郭镇只有五里路,这边人还不早就涌过去了?

    叶子说,幸好有那群混混,她的烤红薯卖得很火——因为只有她一家卖这个。

    叶子不久被人砸了炉子,一平板车的包谷和红薯也被打得稀烂——混混们打架,把她的东西当武器,拿着当武器,打完了架,地上全是烂包谷穗子烂红薯,叶子回来哭得眼圈通红。

    红云高兴了,当时叶子和婆婆去郭连弟家道歉,她觉得丢了自己的人,非常不满,香奶奶见二媳妇教不明白,这才果断分家的。

    红云假惺惺去劝嫂子别去冒险,其实是去显摆她有先见之明,叶子和人吵架脾气那么暴烈,面对自家人却很能忍,并没有和妯娌起纠纷,红云说着,她就那么听着,红云走后,她和丈夫连夜收拾好了炉子,第二天继续去摆摊。

    叶子后来挣了钱,才和人掰着手指算账:“一个炉子值多钱?一筐包谷和红薯值多钱?我在那里摆一天少了也挣十二三快,多的时候二十块都有,这些钱能买回多少红薯和包谷?

    想挣钱还怕担风险,哪有那么好的事情,他们砸了我的炉子,就让他们砸好了,只要他们不嫌费劲儿,咱有的是力气,大不了修补修补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人们这才知道,叶子那段时间居然这么挣钱,一个月至少四五百呀,公社化时的生产队,一家人辛苦一年也挣不来那么多,分了地日子好过些,辛辛苦苦种一亩地,一年也收不了四五百块钱。

    香奶奶分家时,叶子和红云都很拮据,红云仗着有娘家贴补,日子似乎还更好些,没多久,叶子家就占了上风,后来,叶子的儿子不读书了,郭九江立刻就带挈着让他跟着种菜,连叶子的弟弟妹妹都有份,红云不仅在婆家活得很有面子,娘家人都跟着沾了好大的光儿。

    红云和叶子无论经济,还是在亲戚中的地位,差距天上地下。

    红云后来悔死了,她当时贪恋娘家的那点东西,任由王一妹瞎折腾,得罪了郭颖颖,郭九江看着香奶奶的份儿,没有不给她菜秧子,但却总是给的最不挣钱的品种,还是秧苗中最细弱的,一样种菜,她总是比别人收入低一截。

    为了一时的利益,红云把半辈子都赔了进去,说起此事,她就泪流不止。

    这都是后话。

    接下来几天,颖颖跟着爸爸和妈妈,走遍了家里的几块地,土地含沙量大,颖颖早有预料,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失望。但颖颖并不气馁,很认真地把每块地里的土用纸包了一些,准备到学校化验酸碱度、肥力等数据,以便确定种什么作物才好。

    颖颖最后去的珍珠泉,这才明白它为何有这么美丽的名字,大拇指一般粗细的一股泉水,从地里冒出来,在清澈的水池中央,冒出一个半圆水珠,阳光下反射着乳白色莹润的光芒,就像一颗大珍珠,嵌在闪闪发光的水面上。

    颖颖也很认真地取了一些土壤,包好放进布包里。

    就在颖颖开始收拾行李,准备返校,杨家圪崂有人来了,就是那个给颖颖手里塞野果子的大娘,小学同学杨赛赛的妈妈翟三女。

    杨赛赛的大哥在山崖上采草药,不慎掉了下去,摔断了腿,现在在山阴医院住着,虽然从信用社借贷了两百块,医院那边安抚住了,可一家人为了这沉重的债务发了愁,翟三女实在想不出办法,便来求郭连弟,问能不能帮着她其他两个儿子找个事情做,挣钱还债。

    颖颖考虑珍珠泉的地需要人打理,尤其是种了菜,得有人时刻守着,杨赛赛的两个弟弟刚好合适,她把这事儿告诉了郭九江:“人行不行,还得过你的眼,我再过两天就要开学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!”郭九江跟着颖颖看了两个年轻人一眼,当即感慨万千,他后来给颖颖说,解放后就没见过这么穷的人,衣服补丁有那么多,当时也是恻隐之心发作,毫不犹豫地点头了。

    赛赛家在杨家圪崂也算穷的,她和嫂子换亲,大哥才有了媳妇,现在又摔伤了,真是雪上加霜,估计是出门儿,才勉强穿件囫囵衣服,平日的夏天,他们都光着上身。

    杨赛赛的二弟杨木得二十五岁,三弟杨木娃二十二,每天为了糊口翻山越岭,身体很灵活,干活没得说,人很老实,甚至有些木讷,挺能吃苦的,郭九江觉得比较满意。

    珍珠泉的地头有一间看瓜棚,虽然矮小逼仄,但围墙厚实,顶棚也结实,冻不着雨淋不着,郭九江让他俩把那里打扫干净,铺上干净稻草,然后给了一床旧被褥,还铺了粗布的床单,又把大伟和小伟的旧衣服收拾了几身,让他们兄弟洗刷干净后换上。

    郭九江是个要面子的,唯恐有人指责他虐待了雇工,除了穿衣,吃饭的家具也备了一套,锅碗瓢盆之外,还用石灰砌着鹅卵石,盘了一个小柴灶,又给了一袋子包谷糁子,一疙瘩咸菜。

    “发糕我家蒸好给你送来,吃完了说一声,不会让你们挨饿。”

    杨木得杨木娃在家也是只能顿顿包谷糁子稀饭,听闻还有发糕,两人的眼睛都不由一亮。

    “你俩要是干得好,我们留下了,除了吃饱饭,还有钱拿,若是我们看不过去,咱们桥归桥路归路,一拍两散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们好好干。”两兄弟连忙保证。

    这时候雇工很便宜,二十出头的青年小伙,在最累最苦的采石场,一个月才包吃住才能挣三十块钱,郭九江给他们兄弟各十块,包吃饭,杨木得和杨木娃高兴坏了——一年时间,不仅自己能吃饱,还能还清大哥的医药费,若是在杨家圪崂,这样的好事做梦都别想。

    颖颖开学前一天就去了睿城,让木得木娃挑了两筐包谷棒,带着他们坐汽车送到睿城小山那里,一根包谷棒一毛五,一块钱八个,没想到卖得非常好。

    颖颖便挑大的装了一篮子,去了纺织厂找到顾阿姨:“外面卖一毛五,一块钱八个,若是一次性买的多,我可以给便宜些,阿姨帮着问一声,看看厂里的职工需要不?”

    【求推荐,求收藏,谢谢!】’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