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53章 支书

    (开始上传也近一个月了,头一回求票,求评论!求各位亲们的支持!求求求!)

    “有了珍珠泉,你家没地也不怕。”郭九江小声道。

    颖颖点头:“王长贵这队长也未必能一直当下去,再说,五年后他也未必敢不给我家分地。”

    王长贵听得一清二楚,怒火像一股旋风,在他肚子里四处乱钻,却没有发泄的出处,简直能憋死他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五队的郭家人都来了郭九江的家:“九哥,七千块钱,一亩地三百五,能行吗?”

    “辛苦一年,都交给了别人,这能划得来吗?”

    “九弟,万一赔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停停停!”郭九江摆摆手,“都找个地方坐下吧,叔叔,婶子,哥,弟弟们,听我说,几千块钱,我郭九江还是赔得起的,绝不会连累大家,你们放心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郭九江今年挣钱了,挣了好几千,腰杆硬,说话口气虽然大,却不是瞎吹牛。

    “九江,你是咱们家最出息的,我信你,就是,怎么种地才能挣那么多钱?你能给香婶子指点指点不?”香奶奶虽然当时力挺郭九江,这个时候,还是十分忧心的。

    郭九江摇头:“不行啊,能在珍珠泉那块地上种的庄稼,在别的地块,未必就能行的啊。”

    颖颖站出来:“香奶奶,我可以帮助大家。”

    “哦,老七的闺女,你说,地里种什么好?”水香是郭家这一辈中最能干的女人,种了一辈子的地,即便没有王长贵那样的能耐,但珍珠泉能产出多少,她心里还是清楚的,她是真忧心。

    “香奶奶,每块地都不一样,到底适合种什么,我得弄点土拿到实验室研究一下,现在没法给你说,不过,今后我家的地种什么,你们跟着种什么就行,我家怎么种,你们也跟着怎么种吧。”

    一致对外,这是同姓人的默契,但在家族内部,还是有矛盾的,现在一起来郭九江家,有人是怕被连累,想要撇清,有人则是真担心,听颖颖这么说,全都不满意,他们种了一辈子田,根本没想过还要化验什么,难道化验一番,地里的庄稼就能长好了?

    “老七家的闺女,你一直住杨家圪崂,没种过这么大片的地呀,能行吗?”香奶奶担忧地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“颖颖,书本上的东西,和实际的能一样吗?”

    “咱镇上王二虎家的儿子,也是上的农业大学毕业的,没啥能耐呀,那可是正儿八经学了四年的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你一句我一句乱七八糟发问,里面透露出对她的各种不信任,颖颖摇头苦笑:“别人学的好坏,和我没关系。反正,我自信能种好地,能让土变金。”

    没有一个人表示支持,但也没有人再质疑她,颖颖现在抛出善意,只要郭家的人明天齐心协力帮着爸妈分到地就好。

    “香奶奶,各位叔叔婶婶,这么说吧,我但凡有能力帮着大家,一定会尽力的。”

    想到郭九江跟着这个丫头,赚了好几千块钱,郭家的人又都闭了嘴,他们打定主意,即便暂时不跟着这丫头,也不得罪便是,反正帮郭连弟重返郭镇,郭家还多了一份力量,于自己没多大损失。

    第二天,王长贵依然按照原来的人口分地,根本把颖颖一家无视了,张家的人也不吭气,只有郭九江带着几个郭家人,拼命喊反对。

    颖颖走到写通知的小黑板前,敲了敲,让人们都静下来:“各位叔叔大爷,所谓在家靠父母,出门靠朋友,我一家人初来乍到,人生地不熟,难免要求着各位高抬贵手,有一句俗话说得好,多个朋友多条路,我也不敢说我有多大的能耐,只是在外面生活,见识多些而已,或许呢,我偶然一个发现,就能做出对大家都有益的事情,比如啊,今年春天,便是我运来的山楂树苗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可能吗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?”

    “难怪郭九江跑得那么欢——”

    颖颖的大眼睛扫视一圈,等静下来继续道:“我家就算在这里分了一块地,摊到每家每户,又能损失多少?但得罪了一个人,或许就有很大的损失,这点,你们肯定很清楚吧?还有,我爷爷的确是抗日战士,我们重归本家,乃是天经地义,大家若是不答应,无非是要我们去镇上县上找领导罢了,最后的问题,肯定能按我们的心意解决,结果是肯定的,即便现在你们反对也没有用,还白白得罪了人。

    该怎么办,大家心里都能想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王长贵气得要命,狠狠地训斥道:“到底你是队长,还是我是队长?有你说话的份儿吗?”

    “咦,队长是做什么的?”颖颖摆出一脸疑惑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队长为大家服务的,不是选出来当老爷,骑在社员的头上耍威风的。”小伟立刻接了话茬。

    王长贵气得倒仰。

    “哦,我还当队长跟日本鬼子似得,话都不让说呢。”颖颖火上浇油。

    “你才日本鬼子呢。”王长贵身边的妇女立刻出声维护为自己家族的人。

    王长贵还没遇到过这样的姑娘家,嘴皮子利索,说话又狠又刁,把他堵得哑口无言。现在,有人出头,他便不做声,不信一个姑娘家,能骂过一群老娘们。

    颖颖何须出头?郭家也有大妈大婶啊,只见香奶奶的大儿媳妇叶子挑头,郭家的女人紧跟,会场一片对骂声。

    “安静!还开不开会了?”支书郭旭走进来,看了一眼王长贵。

    王长贵阴了脸。

    郭旭做事还是比较公平的,并没有因为王长贵姓王,便为难过他,但他坐在会场,王长贵就不能耍阴谋。

    王家的男人不能出头,那几个女人却可以,反正她们是普通老百姓,又是女人,还是可以没脸没皮的老女人。

    “书记,你得讲公平,凭什么郭老七回来,就要在我们队落户?郭镇这么多多队呢。”“能不够”昨天没有包到珍珠泉,对颖颖也是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颖颖家来落户,郭九江第一个找的就是郭旭,他若是脑子不够用,也当不了支书。

    只见郭旭微微一笑:“郭连弟他爸爸的宅子,现在就你住着,他不入你们队,你说加入哪个队?”

    “能不够”大吃一惊,她家当时建房时,荒草里的确有些乱石,土里还有石头砌出的地基,她当时暗暗欣喜,没想到是有主的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