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51章 落户

    颖颖知道郭九江的能耐,但还是仔细地考虑各个环节,早上,见识了王长贵的强势,张治家的刁钻,她并不觉得事情会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“九叔,王长贵肯定不会答应的。”

    “答应不答应由不得他。”郭九江信心满满:“只要我出的价钱高,张家人肯定不会支持王长贵,郭家和张家联合起来,还是能压住王家的。”

    颖颖深以为然,随即又想到了一个问题:“九叔,万一王家和张家的人把地价抬得很高怎么办?”

    郭九江想了想:“颖颖,九叔认为,一万块是上线,再多,我们就不要了,就算你会侍弄大棚,咱们也不能太冒险,不怕一万就怕万一。”

    “是,九叔,稳妥些当然好!可是,他们两家高价承包了,明年拿不出钱耍赖怎么办?

    郭九江觉得颖颖的担心很有道理,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:“那得找个担保人,最好把村主任支书会计等人找来,让他们每人守着一个人,有他们震着,估计就不会出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“郭叔,这些人好请不?”

    郭九江点头:“支书和主任都没问题,就是村会计不好说,他是个王家人。”

    颖颖反而放下心来:“这好办,只要有王长贵的人,他会自己去请。”

    郭九江愣了一下,明白了颖颖的意思,脸上露出了笑意。

    到了下午两点钟,队里的人全都到齐了,王长贵急不可待地宣布开始:“我把价钱再提高两千斤,缴纳两万两千斤粮食。”然后,十分骄傲地拍拍胸脯,“这个价格,你们还能超过吗?”

    大多数的人都想看疯子一般看着王长贵,旧社会佃户给地主交租子,最多只有七成,他现在八成都有了,不是疯了是什么?

    郭九江没有说反对,只摇摇头:“这不好,你种水稻就交稻子,我种麦子就交麦子吗?这两个之间的差价怎么定?不如都算成钱,也好有个统一的尺度。”

    王长贵觉得这话说得有理,便点点头:“也行,就交钱。”

    张治家插了一嘴:“谁想种珍珠泉的地,就出来报个价,价高者得。”

    王长贵狠狠瞪了张治家一眼,张治家毫不客气地瞪了回来:“怎么?两万两千斤粮食,我也能种出来,凭什么给你种?”

    王长贵气得瞪圆了眼睛:“你少在这里胡搅蛮缠,我现在就把珍珠泉的地给你种,两万多斤粮食,看不把你的卵’子累出来。”

    张治家猛地站起来:“你骂谁呢?”

    王长贵咬牙切齿:“张治家我警告你,少在这里胡搅蛮缠,你摸着胸口说实话,两万多斤粮食,你能种出来不?”

    郭九江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样子:“王长贵,你管人家种不种的出来,人家只要到时候把粮食交了,是赔是赚,你管的着吗?”

    王长贵大怒:“郭九江,你到底是聪明还是笨?他要是耍赖呢?”

    原来他也担心这个,颖颖偷偷一笑。

    张治家气得跳脚:“王长贵,你才会耍赖呢,这两天说出话不算话的,除了你,还有谁?”

    王长贵老脸一红,但他是雀雀死在田埂上,就剩一张硬嘴了:“我说能拿出两万斤粮食,就是能拿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能!”寸步不让,两人跟个三五岁的小顽童一般,面对面瞪着眼睛。

    王长贵身后的一堆女人脑袋凑在一起,叽叽喳喳商量了一番,然后悄声提示王长贵。

    王长贵脸色稍霁:“张治家,我这就把村里的领导都请过来,让他们做见证,你要是种了珍珠泉,交不到两万两千斤粮食,就把你就交到公社去,上了铐子蹲班房。”

    “你才上了铐子蹲班房呢!”张治家气呼呼地道,“你把地价抬那么高,不久打定主意要混赖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才混赖呢!我打算混赖,能请村里的干部,敢签保证书吗?你要是不打算混赖,你敢不敢签?”

    张治家一时不敢吭声,郭九江在一边轻咳了两声。

    张治家立刻就把目光转了过来:“老郭,你不是说你承包珍珠泉吗?到底包不包?”

    “包呀。”郭九江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敢签保证书吗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敢的?我肯定比王长贵出价高!”

    王长贵听这两人一唱一和,气得更甚,指着郭九江:“你——行,那我们就来竞投,谁多,地归谁种!”

    “行,就该这样!”张治家见这样不仅能获得最大利润,还能保证这些利润落进腰包,立刻就赞同起来。

    王长贵还是认为郭九江在胡搅蛮缠,以为请来了村里的干部对他施压,郭九江就会害怕了,当即点了几个年轻后生,让他们去请村上几位干部。

    这简直是为郭九江量身打造的方案,他压住脸上的笑意,装出一副惶恐的模样。

    王长贵脸色这才好了起来。

    村主任副主任支书副支书还有会计都来了,他们觉得事关重大,临时决定开会研究研究。

    郭小伟的时机卡得刚刚好,这个时候陪着郭连弟进来,交了迁移户口的手续。

    王长贵自信稳拿珍珠泉的承包权,即便郭连弟户口迁过来,对他影响也不大,何况还有村里干部都盖章了,他阻拦反而是不给他们面子。

    颖颖看着王长贵签了字,又示意会计盖章,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王长贵还是心有不甘,眼光往这边扫了一下,忽然明白自己上当了,郭九江故意和他纠结珍珠泉的事儿,就是为了分散他的注意力,让郭连弟顺利地迁入户口。

    王长贵气得胃疼,他当了十多年队长,自认心智高人一等,没想到被郭九江耍了。

    都怪自己,王长贵暗自后悔,郭九江什么人,平日里游手好闲,最是喜欢钻营,怎么会下功夫出苦力去种地呢?自己也是关心则乱,这才着了他的道儿。

    哼,不给你分地,入户又能怎么样?王长贵愤愤地想着。

    有了户口,王长贵不给分地,就可以到县上公社去告他,颖颖也松了口气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