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47章 大山出手

    颖颖也不知道大山兄弟这是要做什么,不过她也没在意,人家愿意帮忙,那是心意,不愿意帮忙,那是本份,给自己放羊,说起来是颖颖帮大山找了件事情做,其实,又何尝不是颖颖在赚大山劳动的剩余价值?

    一夜无话,第二天,杨社民看到郭连弟时,还洋洋得意地唱着曲子:“我正在城楼观山景,耳听得城外乱纷纷……”

    振兴气得直骂他不要脸,杨社民被撕下伪君子的面纱,早就不要脸了,听振兴骂他,还得意地笑,仰头晃脑地提高了声音,唱到:“你就该来来来——”

    杨社民的来字还没落音,就听见一声暴喝:“杨狗贼我来了——”

    只见大山从一个小胡同出来,手里提着一把雪亮的铁锹——见过人磨刀的,谁见过磨铁锹的?可这铁锨锃明瓦亮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初生的朝阳,照着铁锹,发出耀目的白光,杨社民下意识地一摸肩头,脸上的颜色就变白了,想当年,杨大山那一铁锹,让他在炕上躺了一个多月,还有那钻心的疼痛,令他现在想起还是一身冷汗呢。

    杨社民得意的小调,被卡住了,变成了一声打嗝“呃——”

    围观的小孩子都忍不住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杨社民,我放那群羊,二弟便没有事儿干,可我不放羊,凭什么厚着脸皮吃饱饭?我已经憋屈地不行了,你刚好给我这个机会,我想,砍断你另一根锁骨,我就不用跟二弟抢这口饭了,也能替郭叔出口气,还颖颖一个人情,这桩买卖,怎么看怎么划算!”

    杨社民心里有些怕,可大山家的日子,比以前好过多了,他不信他还愿意回监狱吃牢饭,便咬牙挺起腰杆,拍拍胸脯:“锁骨算什么?有种往这里砍,这里有一腔热血等着呢!”

    “好,这可是你说的!”大山话音未落,铁锨就划起一道眩光,冲着杨社民的脑袋直劈过去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所有看热闹地全都惊叫起来,杨社民眼前银光一闪,耳听到呼呼风声,脚下早就撑不住,软溜溜地滑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大山真不亏是锻工出身,这两膀子的力气可真大,竟然能让铁锹在空中猛地停下来,恰到好处地悬在杨社民的头顶上。

    铁锨挥动的风,吹乱了杨社民稀疏的头发,他眼皮一翻,晕倒在地,一股骚味在山村纯净的空气中飘散开来,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捂住鼻子。

    郭连弟吓了一跳,连忙过去摸杨社民还有气没。

    “郭叔,你就说心太软,扶他干嘛?”杨社民没有流血,大山似乎还不满意。

    山娃的大儿子五岁了,提着个水葫芦过来:“大伯,给!”

    大山接过来,对着杨社民的脸就浇了下去。

    杨社民打了个寒颤,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大山又举起了铁锨:“怎么样?过瘾吧?要不要再来一下?”

    杨社民又丢人又吃惊,身体不住地颤抖,也不知是气的,还是害怕,或许两样都有。

    “我想,你知道该干什么了。”大山又晃了一下铁锨。

    杨社民爬起来,垂头丧气地往村子的办公室放心走,大山学精了,不下狠手,只是吓唬,可这种吓唬他杨社民承受不住啊,万一真吓死了,可就白死,就算公安局再判了大山刑罚,他也活转不过来了。

    拿到村子里的证明,颖颖陪着爸爸在十里堡盖章,然后坐火车去郭镇,经过一个多月的锻炼,她又可以在崎岖的山道上健步如飞。

    到郭镇时,天已经黑尽了,他们来到郭九江的家。

    “哎哟,七哥,你可来了,我都急死了,王长贵那个坏蛋,提前开始分地,若不是大家对他的方案不满,吵起来,你说不定就赶不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地没分,他是不是也不肯给我们呢?”

    “七哥,你只要办好手续,有我呢。明天一大早,你们就赶紧办手续,我在这边拖着,怎么也得有块地。”

    “九叔,明天,让小伟带我爸爸去办手续,我和你去开会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?”郭九江有些不明白,但他随即便点了头,“颖颖读书多,懂得多,说不定想出什么好办法,就让她跟我去。”

    颖颖依然去住倩倩的宿舍,爸爸借住郭九江家。

    以前,颖颖的爷爷在郭镇有宅子,被日本鬼子烧毁了,小王村和底张村的人迁过来时,空着的地方全部重新分配,现在早就成了别人的家。

    等落了户口,按政策便能分一块地建房子,颖颖并不担心,郭镇周围有好些没法耕种的沙滩地,随便划一块就成了。

    倩倩已经和小伟成亲了,因为郭九江狠狠赚了一把,给儿子的婚礼办的很是体面,倩倩知道那些都是拜颖颖所赐,对这个堂姑姐十分热情。

    “姐姐,我今晚不值班,回家住,黄燕上班,宿舍就你一个,安心睡吧。”

    颖颖关了门,钻进空间,闭着眼睛却睡不着,她原来并没想到会搬到郭镇,而且还这么仓促,她估计爸爸也没估计到,毕竟,谁能想到国家又重新将土地划分给个人耕种呢?

    一旦分地就得耕种,爸爸妈妈必须得住在郭镇,建房子的事情就迫在眉睫,这里土地少,别的地方最简易的建房材料——土坯、粘土砖,这里都没有,一般人家,都是石头砌墙。

    山沟里适合建房的石头多得是,可惜得人工一块一块地背出来,因此,建一座房子,实在不容易。

    至于木材,倒不是大问题,石睿山上全是树,有国营林场,只要掏钱,就可以买到,而且,石睿山当地的匠人,会建一种不用椽子、全是石头砌成的圆拱形窑洞,里面用白石灰抹平,两面装玻璃窗,宽敞明亮又通风,。

    又是想着分地,还想着建房,颖颖的脑子很乱,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,直到早上倩倩来敲门,颖颖才发现自己睡过头了,她匆匆洗漱了一下,便往开会的地方走,路过一家卖包子的店铺,还不忘祭过自己的五脏庙。

    每户派一人来开会,大家围着一圈坐着,一半的男人,一半的女人,女人手里不是抱个娃娃,就是拿着鞋底子嗤嗤地干活,嘴里还说着闲话,场面很是热闹。

    颖颖的到来引起轻微的骚动,几乎所有的人都看着她,郭九江招手让颖颖过去,低声给她介绍基本情况:“王长贵今天早上,又拿出一套方案,他昨天晚上肯定找了几个能说上话的,今天,王家人都变了脸,不同意给你家分地,事情不好办,九叔还是那句话,肯定少不了你家的地,就是看到底得闹到什么程度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