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46章 使坏

    郭连弟遗憾地一拍大腿:“是不姓郭,姓郭就好了!”

    他见颖颖睁着大眼,一脸疑惑,便解释道:“前些年修路修水库,把底张村、小王村的人,都迁到郭镇了,他就是小王村的,这个生产队,五十多户人家,王姓占了十八户,张姓有十五户,郭姓才二十户,因为郭姓人口少,反而处于下风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九江叔叔也不知怎么说动了张姓人家,最后开全体居民大会,投票表决时,竟然有三十三户同意接纳,过了六成,生产队长反对也没用,只得开了证明。”

    振兴听得津津有味,忍不住拍起手来:“噢噢,胜利了!”

    郭连弟摇摇头:“我们去了,肯定要受排挤,即便是郭姓人家,也不见得是真心欢迎咱们啊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村里马上就要开始分地了。”

    村子里的地就那么多,多一个人来分,其它的人就会少一份,谁愿意吃这亏呢?

    “爸爸,等咱们到了郭镇,我一定要让他们知道,接收咱家,是他们烧了高香。”郭镇是睿城盆地的末梢,土地沙化,并不是睿城最好的地方,种庄稼不太好,但却应该可以种果树。

    颖颖就是学果栽的,今后她家做什么,郭镇村民跟着做什么就行,等于有了一个免费的技术指导。

    第二天,颖颖陪着爸爸去村委会迁户口,杨社民听完眼睛瞪得老大:“老郭,我不至于把你得罪这么狠吧?”

    郭连弟一时不知怎么说,杨社民似乎把自己也看得太大了,把家迁走,这有多大困难,得吃多少苦,不是当事人,想像不出来,杨社民竟然这么理解,他当他多大本事呢。

    “老杨,我只是为了振兴,颖颖给娃买的书,十里堡中学的老师都不会,这怎么能行?听说郭镇中学教得好,我才想着把家迁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孩子去那儿读书就好,不至于把一家人都搬走呀?你这里的房子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有人要就卖了,没人要留着呗,颖颖说郭镇夏天挺热的,说不定我们还回来住呢。”

    “老郭,我是做了错事,对不起你,让人成天指脊背,我这心里别提多愧疚了,本来,我还想着来日方长,总有一天我能还上这分人情,咱们还是好兄弟,可你这样搬走,我就再也没机会了,老郭,我这心里难受啊,咱们兄弟的情分,从此就断了吗?”

    “哎老杨,你怎么这么说呢?我还可以回来看你,你也可以去郭镇看我呀。”

    “老郭,听我一声劝,迁徙哪是容易的?你到那里人生地不熟的,谁敢保证不委屈、被排挤呢?还是留下来吧,我把我亏欠你的,都还给你,振兴考不上高中也不要紧,过两年可以当兵去,那时候杨磊肯定也在县城混出人样了,等他复员,帮着安排个好工作,和读大学也不差什么。”

    话说得实在冠冕堂皇,若不是早就看透了这个人,颖颖怕爸爸就要打退堂鼓了。

    “老杨,魏水县马上就要推行联产承包制,地分给个人,我现在去了,在郭镇就有了立足之地,就算他们排挤我也没办法,我自己种自己吃,他们能奈我何?你别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,老郭,我不能看着你一条道走到黑,这章我不能盖,不能啊——”

    说得再好听,到最后,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,杨社民这是要阻止郭家搬走啊,郭家搬走了,他手中的权利,就不能拿捏人了,他还没报儿子结婚被羞辱的仇呢。

    “老杨,我若是在郭镇过得不好,再回来就是了,那时你不拦着,就是真心疼我。”

    从没吃没喝的半山腰,搬到热闹又富裕的平地去,还没见过谁搬回来过,郭连弟这句话,也就是应付杨社民的,两人此刻,彼此心照不宣,都知道谁也容不下谁。

    “这章我不能盖,连弟,你在说什么都没用,我不能盖。”杨社民嘴里啰嗦着,就准备往外走,办公室还有村里的会计在,老头的眼光从老花镜上面,扫了这边一眼,就低下头去。不小心窥视到村长卑鄙无耻的嘴脸,会计也不愿意啊,如果将来被报复怎么办?他想尽量缩小存在感,无奈房间就这么小,他的个子又这么大。

    眼看杨社民就要走远了,郭连弟气得脸色通红,他没想到这个从小在一起长大的“旧友”,居然如此无耻,连起码的脸面也不要了。

    偏偏这时候杨社民回了一下头,那脸上全是得意,似乎在说:“求我也没用,敢惹我,让你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    颖颖也很气,但气不解决问题,她问爸爸:“范古洞当时告巍山的无赖是谁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杨社民一听颖颖拿杨磊上学的事情要挟他,气得浑身哆嗦,狠狠瞪着颖颖:“去告吧,我不怕。”

    郭连弟轻轻拉了拉女儿的衣袖,低声道:“杨磊调到乌云水库了,说是去锻炼,其实是得罪了领导,杨社民这是破罐子破摔呢。”

    杨社民猜到郭连弟和女儿嘀咕什么了,再回头已是脸色铁青:“老郭,你家搬走的事儿,我得开会研究研究,啊,这个,你再等等。”说着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    “爸爸,跟上他,走哪儿咱跟哪儿,让全村人都知道,这人多不要脸,多卑鄙无耻!”

    杨社民回头,又狠狠地瞪了颖颖一眼:“有种,你们就跟着吧,别想让我盖这个章!”

    这家伙多坏啊,若是拖上一二十天,郭镇的地说不定就分完了,迁过去没地种,也没了杨家圪崂这些枣儿板栗核桃,一家人吃什么喝什么?

    颖颖的空间就算能养活一家人,可如何掩人耳目呢?那样真的很麻烦。

    “爸爸,看牢他,我去公社找人去,不信他杨社民能一手遮天。”

    杨社民哼了一声,根本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这一回,杨社民错了,他没想到,一贯老实讷言,性格也厚道的郭连弟,竟然真的跟着自己走了一天,杨家圪崂的人很快就看出不对劲,天黑了,大山圈好了羊,就和山娃一起过来:“颖颖,杨社民又使坏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爸爸是郭镇人,现在想把我们家迁回去,他不肯盖章呢。”

    大山点点头:“知道了。”便带着山娃走了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