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45章 爸爸的意外之举

    颖颖的假期自由又惬意,妈妈见女儿瘦了好大一圈,脸色也没了以前的红润,更是心疼不已,变着法子地给她弄吃的。

    颖颖隔三差五地找借口出去,回来时拎着大兜的蔬菜瓜果,妈妈刚开始心疼钱,后来也麻木了,再说,女儿学习用脑子,不吃蔬菜缺乏营养,她也不敢太节省。

    颖颖被村里人希望的眼光看得心热,一有时间,便在杨家圪崂附近的山岭上逛,希望能找到致富的方法,谁知越走心里越是悲凉,杨家圪崂的人想要脱贫致富,除非石头能卖钱,山上,除了可怜的一点儿植被,就只有石头。

    农民,没有土地,靠什么生活呢?

    颖颖最初还想让村民栽种果树,现在,这个梦想破灭了。

    以前她就没有留意这些,现在才发现山上的树木长势很慢,那些核桃枣树,很多年前就那么粗,而且,树上结的果子,和她在农校果园见的,也相差很大,产量不足人家的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这都怪树木扎根的地方,没有多少土壤,蓄不住水肥。

    颖颖对村里人,也是抱着能帮就帮的态度,去年她跌进低谷时,只有山娃媳妇显出一丝好意,她现在也只帮了这一家,其余的人,帮不上也不能怪她。

    山娃媳妇怯怯地送来一双羊毛手套和袜子:“羊买来的时候,都剪过毛了,只有奶羊身上有点毛,可惜太短了,我费好大劲才纺成线,你别嫌弃。”

    大山听从颖颖的建议,买了三只奶羊,山娃每天凌晨挤了奶,送到十里堡镇上的订奶户,一个月能拿回一百多块钱,除了给羊买饲料,还能结余十多块。

    杨家圪崂太穷,小孩子营养不好,很多娃儿两岁都不会走路,山娃那个儿子,因为难产,比别的孩子更不堪,没想到喝了两个月奶,孩子瘦骨嶙峋的身子长了肉,脸色也红润起来,而且,很快就学会走路,现在都能双脚起跳。

    山娃媳妇对颖颖满心感激,便薅了些羊毛,给颖颖织了没有染色最是原生态的手套袜子。

    这就是好人的心意,受到恩惠,便想着尽力回报。

    恶人和好人的区别,受到恩惠认为是理所应当,一旦索取没有回报,他们就会迁怒,甚至把自己的过错,诬赖到对方身上,只为了他的心理能够平衡,比如杨磊,负了颖颖,还恨她连累自己名声。

    颖颖从山上挖了些野生的核桃和板栗苗儿,栽到空间里。

    看到女儿平静的外表下,总有一种淡淡地落寞,当爸妈的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郭连弟不想进城,也不想女儿伤心,最后,暗自做了个决定,这天,他给老婆交代了一声,便出了山,这一去就是十多天。

    爸爸也不是头一回离开家,刚开始颖颖没感觉什么,可时间太长了,颖颖开始后悔起来,她不该逼迫爸爸,尽管觉得是为他们好。

    好不好,在于感觉,爸爸妈妈并不觉得在山里受苦,她凭什么非要将自己的感觉强加给他们呢?

    颖颖决定等爸爸回来,父女俩好好谈谈,让他们自己做决定。

    谁知,几天后,郭连弟回到家,吃了饭,略施休息,却对颖颖说了一句十分震撼地话语:“我想把咱家搬到郭镇去!”

    “郭镇?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爸爸不想去睿城,那里人生地不熟的,再说,做个城里人,爸爸真不习惯。

    到了郭镇,那里一样能采石,爸爸该做什么还做什么,郭镇初中是魏水县最好的中学之一,即使不如睿城的好,但比十里堡好多了,你弟弟可以去那里上学,考得不好,也能托关系上郭镇高中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,你还没给我说,为什么是郭镇?”

    “爸爸本来是郭镇人啊,我去问了,可以把咱一家户口都搬去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是郭镇人?”

    “嗯呀,当年你爷爷被日本鬼子抓去做劳工,走到半路,碰上游击队,把你爷爷救了,你爷爷就参加了游击队,后来他受了重伤,腿跛了,没法跟随部队,郭镇当时被鬼子占着,还修了炮楼,他只好带着你奶奶躲到杨家圪崂。”

    颖颖恍然:“我想起来了,祖母姓杨,这里是我老舅爷的家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老舅奶身体不好,一辈子没孩子,你爷爷又早逝,我就没有回郭镇,在这里给三个老人养老送终。”

    怪不得杨家圪崂就他们一家姓郭,村民不怎么欢迎他们,也没有很排斥,毕竟还有点杨家的血缘在。

    “爸爸,以前怎么没听你提起过?”

    “我还带你去过呢,只是后来不走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呵呵,爸爸懒了呗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,你去郭镇找族人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颖颖想起了郭九江,忍不住睁大眼睛问:“爸爸,郭九江是不是咱们家族的?”

    郭连弟也很惊奇,连连点头:“颖颖,你怎么会认识九江的?他是你三大爷的二儿子,你爷爷排行老五,你得叫他九叔呢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爸爸,春天的时候我贩了一次树苗,遇到麻烦了,最后把树苗都批发给了他。爸爸,没想到他是我堂叔,这人还不错,挺懂规矩的,人情味也重。”

    “颖颖,九江赚了很多钱?”

    “九江叔叔也帮了我,人家赚钱那是自己有本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,九江是个能耐人儿,爸爸本来找的是你大爷爷家的伯伯,跑了几天,没办成,爸爸都准备回家了,碰巧九江去了你那个大伯伯家,听说我是杨家圪崂来的,问我认不认识你,我一说是你爸爸,他可热情了,跑前跑后的张罗,事情很快就有了眉目,咱们家就落户在这个生产队里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,你在郭镇住了这么久,肯定没你说的这么简单吧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那个生产队长知道你是我闺女,非要一千块才给开证明,后来咬死口要五百块,我哪里有那么多钱?你九江叔叔也不要我掏这冤枉钱,事情僵持了好几天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人怎么这么黑啊,他不姓郭吗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