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465章 杨家圪崂行

    校庆结束,颖颖和俞和光以及给蒋心怡养猪场投资的同学,去了三水县,这是睿城粮食生产大县,三条小河流交汇,水资源丰富,又有通向东渠、魏水、睿城等高速公路和普通公路,还有高铁通过,交通发达。

    “魏水、东渠等地,都建了饲料厂,那些废料发酵处理成饲料,才送过来,和粮食按一定比例混合,喂给猪吃。”

    资料上虽然有这些介绍,蒋心怡还是解释了一遍。

    颖颖觉得蒋心怡的设想非常合理,给她了一颗定心丸:“资金不足的部分,都算我的,到时候打电话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啊?好的!”

    告别同学,颖颖和俞和光开车直奔山阴县,杨森打电话说,杨家圪崂那边出事了。

    颖颖与俞和光到杨家圪崂的时候,已经快中午了,虽然上一次回来,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十年,颖颖还是熟门熟路地来到自己家的旧宅,没人居住,房子有些破败,只有院子里几棵核桃树,长得更加高大茂密。

    村子里异常冷清,颖颖一路走来,没见到一个人影,若不是偶尔听到几声鸡鸣羊叫,简直让人以为村里没人居住了呢。

    忽然,前面传来一声怒吼,颖颖抬头往那边看了看,看到俞和光有些奇怪地看着自己,颖颖解释道:“再往前走,就是杨森的家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,就是杨磊再喊了?”

    “哦,好像是吧,咱们过去看看?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杨家的大门半开着,颖颖和俞和光走了进去,院子还是当年的布局,三间上房最近修葺过,尚且能住人,西厢房塌了一角,用一根木头撑着,东厢房拆了,地面还能看到残存的地基。

    杨家院子里的柿子树,长得比颖颖家的核桃树更高大,遮蔽了颖颖的视线,也让里面的人,看不到有人进来。

    杨磊又发出一声痛苦地惨叫,然后就是求饶和辩解:“我真没有害死你爸爸,他当年开拖拉机出逃,不小心掉到山崖下面了,跟我没关系!”

    “放屁!你死到临头,还想骗人,我妈死的时候,给我说的,拖拉机的刹车片断了,我爸爸才掉落山崖,她悄悄打听过,拖拉机刚换过新的刹车片。哼,别以为我不知道,是你,偷偷换了刹车片,谋杀了他,然后,把所以的罪过,都推到他身上!”

    “我真没有!哦,我告诉你,是郭颖颖干的。”

    “她就不懂那个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她雇的人懂啊,她让我们村里两个年轻人,学会了开拖拉机。”

    “别骗我,他们开的是手扶拖拉机,那个三十马力的大拖拉机,平常都停在场部,郭颖颖的人,都住在二道河。”

    “出事的时候,郭颖颖住在场部的。”

    “旧刹车片却是在库房里的,杨磊,只有老陈和你能拿出来,而老陈,和我爸一起死了,那就只剩下你这条漏网之鱼!”

    “真的不是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咕咚——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颖颖和俞和光悄悄往前走了几步,她不由捂住了自己的嘴巴,在上房的门口,有一个三四十岁的男人,蜡黄的脸儿,干瘦佝偻的身材,和当年苗圃的财务科王科长,简直一模一样,那人把杨磊从轮椅上扯倒在地,双脚胡乱地在杨磊身上狠踹:“叫你不说实话!叫你不说实话!”

    杨磊叫得很大声,很凄惨,偶尔还大喊一声:“救命——”

    可惜,村民没有一个人出现。

    “救命?做你的白日梦!告诉你,你们村的人,都到邻村吃席去了,呵呵,那些老东西,可都是爱占便宜的主儿,我帮他们出的份子,一个人才十块钱,就能免费白吃,还有鱼有肉,他们跑地比兔子都快……”

    杨磊大概彻底失望了,不再呼救,只凄惨地一声声叫着。

    “说,我爸是不是你害死的?”

    “我说实话,你是不是能放过我?”杨磊声音虚弱地问。

    “那要看爷的心情!”虽然这么说,那人却停下不打了,说不定是累了吧,他从屋里端出一个大搪瓷缸,坐在一边开始喝水。

    杨磊躺在地上,低声喃喃道:“颖颖说得对,我就是重活一次,依然不会有好下场。妈妈一直教我做人要实诚,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,我却一句都听不进去,小时候,我虽然有些小聪明,总是抢杨森的功劳,但却没害过人,直到二十二岁那年,为了上大学,我让范古洞的二赖子,到县城知青办,诬告张清作风有问题,呜呜,我也不是诚心要害人,可我不想在在小村里过一辈子,我想上大学,可是张清却比我更出色……”

    杨磊哭了一会儿,继续说道:“终于上了大学,成了国家干部,若是按我妈说的做个好人,这样的好事,怎么能落到我一个山里娃的头上?啊哈!什么好人有好报,那都是骗人的!”杨磊忽然不再自怨自艾,声音变得非常激昂,“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,我为何要等着老天的垂怜,不如自己奋斗?”

    那人放下缸子,踢了杨磊一脚:“你奋斗就是害死我爸爸?”

    “哼!若不是你爸爸和老陈助纣为虐,我有机会去害郭颖颖吗?”他徒劳地伸手在地上乱撑,无奈两腿根本不会动,他最后也没能爬起来,只能仰面朝天地躺在地上,又挨了两脚,杨磊呜咽着哭起来,“当初我若是碰上好人,劝我一心向善,我如今,也不会落到这样的下场,亲亲兄弟都不管我,都怪你爸,给我出了很多馊主意,他做假账,勒索郭颖颖五千块钱,后来,还把这笔钱私吞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屁!我妈说,大多数的钱,都让你拿走了,你怕事情败露,才害死我爸的。你好还是坏,是你本性,和我爸没关系,你妈让你向善,你都听不进去,怎么能怪我爸挑唆?”

    一个小虫子飞进俞和光的鼻孔,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,那人吓了一大跳,抬头看到这边有两个人,害怕了,他手里拿着一把生锈的铁锹:“不许过来!”嘴里说着,从柿子树的另一方绕过去,冲出大门跑了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