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464章 师生聚会

    “张老师,我是沈景云。”沈景云忽然盯着俞和光,呆住了,“俞部长——真的是你吗?”

    蒋心怡本来还盯着颖颖发愣,听到沈景云的话,犹豫的神情变成了惊喜:“颖颖,郭颖颖,我以为你们肯定不会来呢,我还打电话问过学校,学校说,俞部长的秘书说,他休年假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为了参加五十周年校庆,我专门把年假放在这个时间!”

    “啊?哈哈,太好了,俞老师,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好!”大概觉得自己放肆了,蒋心怡捂了一下嘴,“俞部长!”

    “就叫我俞老师,我爱听。”

    沈景云激动地有些语无伦次:“俞部长,这合适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合适?部长他什么身份,能参加我们的校庆?俞老师才名正言顺!”

    “哈哈,是,俞老师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还有好几辆车子停在附近,因为张帅一直在大西工作,以前又在学校团委工作,学生差不多都认识,他身边很快就围拢了一群人。

    “来,你们看看这是谁?七九级果栽班的班主任俞和光,咱们农业部的副部长——”

    “俞部长?”惊奇、惊讶、惊喜,学生脸上各种被惊到了表情,张帅和俞和光并排,被一大群认识不认识的人簇拥着,往学校走去。

    蒋心怡和颖颖手挽手走在后面:“颖颖,我特别激动,真的,我以为这辈子再也不会见到你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心怡,你和景云,最后在哪里工作?”

    “先是在省农科所,后来,我们辞职了,在新北县承包了一座山头,一千多亩地,栽果树、种药材,咳咳,什么效益好种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这两年水果的价格不错,一千亩地,你岂不年入千万?”

    “没有那么多,开销也很大的,而且,农业生产靠天吃饭,平均下来,这七八年好一些,一年也就两、三百万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厉害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也没你厉害!”

    颖颖瞪了蒋心怡一眼,两人目光相遇,忍不住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听说俞和光来了,学校的领导全都跑过来,他们当年,也多数是学校的老师,只是和俞和光非常陌生。

    是啊,谁会注意到一个临时工老师呢?

    俞和光也和他们没多少话说,但答应校长,会在明天的校庆大会上,讲几句话:“我不是教师代表,也不要安排那么长的讲话时间,十五分到二十分钟。”

    书记唯唯诺诺,校长也不敢多言。

    从学校办公楼出来,俞和光来到果木林业学院。

    张帅从学校借了一间有空调的小会议室,七九级果栽班的学生和任课教师,都在这里。可惜,带过他们课的老师,却没剩下几个。。

    让学生记忆深刻的魏教授,若是活着,就是九十岁的老人了,他已经去世了十多年,俞和光和张帅带头,朝着北方三鞠躬,追忆逝者,然后,大家才坐下,说起这些年的辛酸苦辣、欢笑喜悦。

    王桂香从粤北解救出来,就有点神经兮兮的,这天,她还来了,看到颖颖和俞和光,赶紧躲在其他同学的后面,十分羞惭的模样。

    吴艳艳和刘涛,都死了。

    吴艳艳被姜水仙骗出去,几经转手,最后卖到鲁西南的山区,她逃跑了三次都被抓回去,每次都被那家人毒打,她是个心思阴狠的女人,就开始装温顺,后来,趁那家人不注意,在过年时炖肉的锅里,倒了些三九一一的毒药。

    那家人全都死在大年夜,吴艳艳凌晨时分,悄悄出逃,不小心跌落山崖,香消玉殒。

    这消息,是班上最另类的学生黄平安说的。他当时被分到乡政府,后来主管治安,最后阴差阳错,调到了公安局,还被送到警察专科学校进修,现在是睿城巡警大队的队长,虽然只是科级干部,可是这睿城大大小小的事儿,没有他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七九级果栽班,几乎是全校学生中最有钱的一个班。

    “俞老师,这都是你当年教给我们很多实用技术,给我们发家致富,打下了坚实基础。”

    蒋心怡说自己发财,却是因为颖颖:“她一个人在苗圃,还刚毕业,都敢包下二百亩地种果树,我和景云好歹是两个人,又升了个本科多学两年,难道还不敢下定决心吗?”

    颖颖感慨:“心怡,还是你厉害,我承包的可是良田,你和景云,一千亩荒山,你就不怕吗?”

    “怕啊,这时代,不是撑死胆大的,饿死胆小的吗?没有魄力,就别想东想西,老老实实上班得了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深有感触:“蒋心怡,当年你的胆子,可是一点也不大的,我印象里,你就跟个小兔子一般,总是警觉地伸长耳朵,听着外面的动静,随时准备躲到洞里。”

    蒋心怡嘻嘻地笑了:“俞老师,人都是会变的。”

    “俞老师,咱们班,好几个都是跟着景云发达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俞和光很惊讶。

    “景云承包那么大一片荒山,人手不足,就让我们去他那里当技术员,我们跟着干了几年,觉得自己也可以承包山林,便回家乡,也承包荒山荒坡,一个人忙不过来,少不得叫其他同学来帮忙,一来二去的,全班同学都下了海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!”

    “我例外,我最初,给景云跑推销,后来,景云那里生产的果子供不应求,我就找其他果农,一来二去,成了咱睿城最大的销售商。”

    颖颖看着说话的人眼熟,却想不起来他是谁。

    “吴光明!”蒋心怡看到颖颖眼里的疑惑,低声介绍道,“那时,他家可穷了,天天只吃五分钱咸菜,三个馒头,一个月十二块的助学金,他还能省下两块钱。”

    颖颖忽然想起她在学校度过的第一个元旦,在俞和光宿舍包饺子,吴光明十分木讷呆滞,没想到,现在口若悬河,这么出息。

    “我,最没出息,见景云那里很多落果,就那么坏掉挺可惜的,就贷款买了榨汁机,现在开了个果汁厂,一年只能挣二三十万的,是咱们班最没钱的。”当年的团支书孙选,撅着嘴,很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这还少啊?”俞和光叹口气道,“你们都是大款,我反而是这里垫底的。”

    孙选跳起来:“俞老师你别寒碜我,我拿什么和你比?国家分给你的公房面积,都有快二百平方呢,啧啧,那可是京城,一平方米四五万,二百平米可就将近一千万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退休,还要把房子退回去的,你收入的钱,那可是实实在在进自己腰包了。”

    张帅道:“好了老俞,别酸了,你比我工资还高些。”

    “你兼职做生意呢。”

    张帅摇摇头:“你是不用做生意,颖颖就是个聚宝盆,做什么成什么,收购几套卖不出去的积压房,居然也涨价了。”

    果栽班女生少,蒋心怡等一起看着颖颖:“京城,还有积压房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京城,杨森在太仓建的楼,开发商破产,交不了尾款,不得不给了他一栋没有内装的楼房,我们自己投资把后续工程做完,本来是想少陪一些,却赶上那里房价大涨,最后还小赚了一笔。”

    “颖颖,你的小赚就是上千万?我怎么没有这么好命?”张帅拍着大腿,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,把大家都逗笑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那么多,还要缴税、给售楼部回扣等,最后到手只有四百来万。”颖颖老老实实地道。

    同学都以为这些年,颖颖跟着俞和光享福,没想到原来,她才是家里的经济支柱,看她的眼光,都肃然起敬。

    蒋心怡眼睛猛然亮了起来,拉着颖颖道:“哎,我准备建一个养猪场,咱们这里这么多的果汁厂,还有几个豆制品厂,还有蔬菜批发市场里的老菜帮子,这些东西发酵后,都是很好的饲料,既可以减少环境污染,又能带给我们经济效益。就是启动资金有点大,你要不要给我投点资?你什么都不用管,两年后开始拿分红,如何?”

    蒋心怡现在,已经历练成了一个老辣的女强人,她说着,就打开手提包,拿出一份资料:“一共投资五千万,我只有两千万,这次就打算在咱们班融资三千万。”

    张帅调侃:“剩下三千万,若是郭颖颖同学全出了,你可就沦落为董事,而不是董事长。”

    蒋心怡笑:“这有什么?董事也有钱赚啊,只要厂子能建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!果然我的学生,心胸宽广,给我张帅争气。”张帅说得慷慨激昂,在座的都大笑起来,等声音小下来,他却话锋一转,“你怎么光想着俞老师和郭颖颖?我呢?想入个股怎么这么难!好歹,我也当了你们半年的班主任呢。”

    大家又笑。

    “张老师也能看得上我这小生意?”沈景云高兴地嚷嚷起来,“我欢迎还来不及呢,张老师准备投入多少?”

    张帅咬了咬牙:“八百万,这可是我的全部身家了,蒋心怡,只准赚,不许赔!”

    “哎哟,张老师,这可难倒我了,生猪价格涨涨跌跌,谁也没法控制的。”沈景云大叫。

    蒋心怡趁机把包里的资料,分发给大家:“还有谁想投入点儿?这个厂子,就叫七九果栽班,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俞和光急忙反对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所有人都觉得挺有纪念意义的。

    “你那是养猪场!”

    “哦,噗哧——”这下,大家笑疯了,蒋心怡和颖颖靠在一起,不然,肯定都倒地上了:“俞老师,笑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等大家好容易打起精神,张帅已经大概看过了计划书,他很认真地说道:“心怡,景云,你俩可要好好经营哦,不赚钱,老师可会破产的!”

    好几个看过资料的同学都动心了,水果贩子吴光明拉着沈景云:“我投五百万!”

    “我只有一百万!”孙选道,“沈景云你好没良心,还是我去看你,你发了大财,都不想着拉拔我。”

    “孙选,你和梁丽的单位最好,四梁县团委,前途不可限量,我哪里敢叫你?当然先想到在林场和农场的同学了。”

    孙选“气息”了一声,“我在团委辛辛苦苦熬到现在,也只熬到了副处级,一个月的工资,还不如这个果汁厂的多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果汁厂挂在谁的名下?”颖颖问。

    孙选嗨了一声,给俞和光道:“俞老师可别批评我不务正业,果汁厂让老父亲帮忙照看着,不算是我的,我弟弟也有份儿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摇摇头:“我又不是纪委的,你只要好好工作就行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