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459章 出事

    杨磊拿了钱,到处鬼混,他现在得了那样的病,杨森怎么可能给钱让他出去害人?

    “你,你,好歹我们是亲兄弟,你那么有钱,也不说接济一下我……”杨磊大打亲情可怜牌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杨森新开楼盘的售楼部,因为抢购挤塌了房子,好几个顾客的被打得头破血流,杨森接到电话也是急坏了,随手在微信上,给杨磊拨了五百块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多按了个零,连看都没看,就发了过去。

    杨磊大喜,立刻拿着银行卡,到附近的AMT上取了现金,他果然和上一世的卑鄙心理一模一样,恨上了那些不正当职业的女人,怪她们把病传染给了自己……

    杨磊也不想想,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。

    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杨磊若是懂得自我检讨,也不会两世都一个德行,还越活越糟了。

    杨森手下,还有总经理、部门经理,他到现场的时候,事情已经基本处理完了,受伤的人,该去医院的去了医院,抢房子的人,也让总经理安抚了下来,没有买到一期的,都按杨森的承诺,原价买下一期房子。

    眼看房价飞涨,很多开发商捂盘惜售,杨森却有不同的想法,做生意嘛,货如轮转、财源广进,早点将房子卖出去,早点开发下一个楼盘,不一样挣钱?何必捂着盖着?还有,他也五十多了,渐有力不从心之感,没有前些年锐意进取的心思了,想歇一歇。

    杨森看事情处理差不多了,松口气,正准备返回,接到杨磊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又怎么了?我不是给过你钱了吗?”杨森非常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喂,你对谁说话呢!”

    杨森听声音,觉得不像杨磊,很是奇怪:“你不是杨磊,是谁?”

    “哦,这里是西城区达美胡同派出所,杨磊是你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我哥!”

    “那你过来一趟,他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和人打架,受了重伤!”

    杨森气得抓狂:“他就不能省省!这个月,都是第三次了,哪个医院?”

    警察报的医院名字,居然就是杨磊这两天正住的。

    “他有艾’滋、病,你们可别碰他的血。”

    杨森的话刚说完,那边就似乎慌了神,他听到对方询问护士哪里是洗手间。

    杨森不管多生气,还是赶到了医院,杨磊已经被裹得跟个木乃伊一般,还在特护病床上躺着。

    夜路走多了,总会遇到鬼的。

    杨磊今天拿着钱,又去找那种女人,却没想到刚好就碰上几个巡警走过,他做贼心虚,没进酒店,而是拐弯去了一条小街,那里也有人从事不正当职业。

    杨磊觉得这天非常不顺,转了半天,才碰上一个三十多岁的,虽然脸上有了皱纹,可那女的身材尚可,他们谈好价钱,就进了女人的出租屋。

    没想到,女人似乎非常羞涩,不肯脱下衣服。

    杨磊有些不耐烦,女人却哭起来。

    杨磊觉得非常晦气,又恼火地不行,一巴掌打在女人脸上,那女人“哇”一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杨磊捞起衣服准备穿上时,房门砰一声开了,一个男人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女人双手捂脸,哭得更凶,眼泪都从指缝里渗了出来。

    男人还是看到女人脸上的巴掌印儿了,似乎十分心疼,气呼呼瞪着杨磊:“你干嘛打她?我,我们成亲十多年,我都没有动她一根手指,却被你欺负,你,你赔她五百块钱!”

    杨磊满脸讥笑的神色:“你们也是穷疯了,这样落后的伎俩,现在还在使。”说完,他冷笑着穿好衣服,从那男人身边走过去,打算离开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,也就一米六,又干又瘦的,杨磊虽然现在浑身乏力,但他好歹接近一米八的个子,还显得很壮实,在心理上,有碾压对方的气势。

    杨磊对人心的揣度,还是有点水平的,但他却没想到,遇上的是个特例,那就是,这对夫妻,并不是那好逸恶劳捞偏门的无耻之徒,只是因为儿子要做手术,他们筹不到钱,才头一回干这下作的事儿,所以,女人才非常羞惭,一个劲地哭,不肯脱衣服。

    女人见杨磊出去,忍不住哭起来:“都怪我,呜呜,三万块,还差三万块呢,这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那男人听了,一下子乱了方寸,他又急忙跑前两步,想求杨磊给点钱,杨磊最爱摆谱,抬头挺胸,用鄙夷的眼光看着这个瘦小的男人,然后,拿出一百块钱,用钱的边缘,敲着男人的脸:“跪下叫爷!叫爷这钱就给你!”

    男人哭丧着脸,最后还是咬着牙跪下了。

    杨磊高兴地哈哈笑:“你当我傻啊,跪下就给钱?滚!”

    男人气急败坏,跳起来,拿起一根扫把杆儿朝杨磊打去,杨磊拔脚就跑,谁知左脚绊右脚,一头栽倒在楼梯上,然后,骨碌骨碌滚了下来。

    出租屋外就是小街,街道上虽不是人来人往,但也有不少人,有人尖叫一声,还有人打110和120。

    “惹事的人,已经自首了,其实,双方都有责任。”警察给杨森讲了事情的经过,“这两个人,挺可怜的,他们有个儿子,十一岁了,****长了个畸胎瘤,医生说瘤子比我们的拳头都大,把心和肺都挤到了一边,现在,孩子生命垂危,可十几万的手术费,还差三万。他们夫妻,却已经借遍了熟人、亲戚,两人走投无路,碰上一个从事不良职业的老乡,那个女人撺掇他们也做这一行,说什么来钱快,喏,第一个接待的,便是你的亲戚……”

    杨森羞得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警察见他不说话,还在耐心劝解:“这对夫妻手里,可是儿子的救命钱,唉,他们现在还要赔你亲戚的医药费,真是雪上加霜,你,能不能就不要他们赔偿误工费、陪护费了?”

    杨森摆摆手:“我哥摔伤,是他咎由自取,这对夫妻并没有做错什么,我不会追究,也不要经济赔偿,你们能不能把他们放了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