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43章 放假

    杨森眼睛一亮:“我去把这个订单接下来?”

    “是,我听说,因为数量太少,国营厂已经拒绝了科协订货的请求。”

    “数量少?!”杨森很失望。

    颖颖劝他:“我认为这是一个机会,虽然数量少,但这可是师范工程,听科协的人说,省里已经确定要在睿城推广温室大棚种植技术,将来,需要的人肯定会考虑从我们这里购买,那样,生产就会进入良性循环,我们眼下的困境,也就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,将来,还不知道什么时候!”杨森又是一副蔫蔫的样子。

    颖颖耐心地劝他:“你再去科协一趟,把这个事情落实了,有订单能生产,总好过没有吧?我们钱少,又没有关系,就别想着一口吃个胖子,路要一步一步地走,钱也要一块一块地赚。”

    杨森强打精神,点了点头:“好吧,我再去一趟科协。”

    “我昨天才给小山那里送了菜,你去拿一些做礼物,别空着手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傍晚的时候,杨森又来了:“合同已经签了,科协那边已经快急疯了,没人接这个订单,还以为事情就要黄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就是了?万事开头难,只要厂子生产着,能维持,就有可能发展壮大。”

    杨森点点头,脸上有一丝笑容:“你说得对,这批水泥柱子能生产一个月,挣四百块钱,以前我的确看不上,一心想挣大钱,其实四百块,也很多了。”另外,那一大堆钢材和水泥也有出路,放时间长了,钢材生锈,水泥也容易受潮结块。

    颖颖松口气,她真怕杨森眼高手低,大事做不来,小事不肯做,顶着英雄的名头,将来活成一只“狗熊”。

    “哦,颖颖,还有一条好消息,石睿山驻军为了改善部队生活,有意建一个塑料大棚,他们也用我们的水泥预制品。”

    颖颖大喜:“看,我说的吧,只要我们不断往前奔,困难总能克服。”

    “嗯,曙光就在眼前!”杨森似乎卸下千斤重担,神情不再消极低沉。

    颖颖要放假了,又是一学期没见家人,她很着急,心里却和上一次不一样,杨森那边,有她这段时间奋斗来的大部分家当,她很牵挂。

    颖颖回到学校,俞老师却让孙选叫她去办公室。

    颖颖还以为学校有什么事情呢,没想到俞老师在帮杨森:“地区行署要送一批人去省里的建筑学院学习怎样建温室大棚,你问问杨森想不想去,魏水政协有一个名额,说好了,只是技术培训,不分配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哦,知道了。”学建筑,又脏又累,完了不分配,那些官员的家属亲戚就看不上,不然,这好事儿早就被人抢走了。

    俞老师也是好心,杨森没工作,做生意眼下又很不顺利,若是能拥有一门技术,将来或许会走得顺利些。

    颖颖请了假,去五峰镇通知杨森:“俞老师说了,今后挣钱了,你们各分一成,生产期间,你俩每个月五十块钱工资。”

    万里的眼睛亮了:“这样最好,安稳。”有家的人和单身汉想法不一样,他现在一心求稳,想给父母妻儿一个安心的日子。

    “喏,这是你们俩月的工资,你们要吃好点,身体最要紧。”颖颖拿出两百块钱。

    “好的,好的。”万里笑得见牙不见眼。

    颖颖顿了顿:“还有一个好消息,有一个暑期培训名额,你们谁去?”

    “我吧。”杨森解释道:“万里早我一年复员,去冬结婚,现在妻子有身孕了,上个月我们还连累嫂子差点流产,他不可能离开家。”

    难怪万里要从嘴里省钱,多一个小孩子,得多出很多费用,父母年纪大了,妻子双身子,他不吃苦谁吃苦?

    杨森的情绪已经缓过来,他笑了一下,白牙在阳光下闪闪发光:“万里,那这段时间的生产,就辛苦你啦。”

    “咱俩谁跟谁呀,你只管放心。”

    杨森很认真地给颖颖道:“这一百块钱,算我借俞老师的,等将来挣钱,从我的分红里扣除。”

    “行!”安排妥当,颖颖便返回学校。

    她依然打着俞老师的旗号,是觉得这样方便,而且,她也没法给杨森解释自己哪里来那么多钱。

    第二天,果栽班的同学去火车站送俞老师回北京。

    北农的人走了之后,俞老师盼了又盼,却毫无消息,他很失望,颖颖是少数几个知情人,却不知该如何安慰他。

    其他同学却兴高采烈的,以为俞老师的前途一片光明。

    俞老师站在车站候车室的外面,和同学闲谈:“我决定考北京林学院的研究生了。”

    “噢——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俞老师威武!”

    同学们都鼓起掌来。

    “我回去看看爸爸妈妈,我们十年没见面了。”俞老师这话语,说得人心酸,他似乎不愿意让气氛过于压抑,便猛然挥挥手,语气一转,“顺便,也回去寻找一些教材,你们有什么需要我带的不?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,俞老师一路保重!”

    俞老师眼光扫过大家的脸,在看到颖颖时,眨了一下:“天无绝人之路,有志者事竟成。”

    同学都当这是俞老师勉励大家的,颖颖却明白,这是俞老师对自己人生的安排,他不再等北农那边的人大发慈悲,而是要用自己的力量站起来。

    送走俞老师,颖颖准备回家,杨森来了,他要去省城:“生产已经理顺,你别担心,我一定好好学。”

    “嗯,杨森你从小学什么都有模有样的,我看好你。”

    杨森笑了一下,比以前沉稳多了,挫折是一把磨刀石,能使宝剑更加锋利。

    他俩一起去火车站,只是车次不同,方向一西一北。

    又是一学期没见过父母的面儿,颖颖早就归心似箭,杨森的火车在后面,见她神情恍惚,有些担忧地提醒道:“注意安全!”

    颖颖的心早就飞回了家,答非所问地道:“放心,爸爸来接我。”

    杨森觉得,自从出事之后,颖颖和他之间的关系,就发生了微妙的变化,以前,都是他在关心她,照顾她,什么时候,那个一直依赖别人的小女孩,有了自己的主见,独立起来。

    颖颖对杨森招招手,便进了检票口,直线距离只有一百多,坐火车绕一圈却花了大半天,下午过半,她终于看到了来接自己的爸爸和小弟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