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450章 梦后的迷茫

    其实这段时间,颖颖非常伤心,儿子一直是她的心头宝,大概是平日,她对孩子太好了,儿子一直只知道索取,却不知道关爱父母,得知父母离婚,他很伤心,竟然迁怒母亲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这样,谁最爱自己,对自己付出最多,自己便对这个人的要求也最高,只要这个人所作所为,有一丝不合自己的心意,都会感到愤怒、失落,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杨磊是个自私的人,对老婆对儿子,从来都没有在意过,儿子对他,也没有任何期望,所以,孩子对父母离婚的恼火,全都朝着颖颖一个人倾泻。

    颖颖也曾耐心地给儿子解释了,请儿子理解自己的无奈,孩子倒不是不讲道理,也知道妈妈心中的苦,可他还是没法完全放开心怀,就在这年冬天,他放弃了医科大学研究生的学籍,考托福去了美国,颖颖不久去看望儿子,母子却再也回不到以前的那种亲密无间。

    颖颖回国后,把全副心力,都用在产业经营上,从串串香到连锁大酒店,后来还拍到一块地,做起了房地产开发的生意,赚的盆满钵满。

    杨磊和颖颖离婚,才感到骤然拮据起来,他能步步高升,是有足够的金钱为自己铺路,却并不贪婪,而且,又有点谄媚拍马的小手段,现在,支撑他的“小金库”跑了,他只能想办法敛财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杨磊又升官了,成了睿城市主管城市建设的副书记。

    真是瞌睡了来个枕头,杨磊需要钱了,就捞了个肥差,接下来三年时间,杨磊主持睿城旧城改造,他大肆收取开发商的好处费,成功获得市民赠送“杨耙子”的光荣称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颖颖的梦做到这里,忽然惊醒,出了空间,她一连几天,都神情恍惚。

    这个梦,太详细了,详细到以假乱真的程度,令颖颖一时间,还以为自己真的和杨磊结婚,过了二十年呢。

    不是说,梦是白天思绪的延伸吗?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?她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有那样怪诞的想象?杨磊自私自利、背信弃义,未结婚就暴露了真实面目,梦里,为何却是二十年后才原形毕露?

    俞和光见老婆心神不属,十分担忧,可是又问不出原因,只好拜托黄玉屏和胡赟兰,多陪陪老婆。他原本要去南方检查工作,也不得不将行程推后。

    杨森公司的事务又都走上正规,黄玉屏也乐得清闲,有空没空往颖颖这边跑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杨磊发癔症,把黄玉屏逗死了,这天,她忍不住给胡赟兰和颖颖讲起了这事儿:“你说好笑不好笑?他竟然说自己是市委副书记?也不知道他怎么弄到的电话号码,竟然打通了睿城市委办公室的电话,那边接电话的人,最后烦得发了火,他才相信自己不是什么市委、副’书、记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不是说,自己是主管城市建设的副书’记?”颖颖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黄玉屏诧异极了:“嗯哪,颖颖,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颖颖也是震惊地无以复加,难不成,杨磊也做了这样的梦?

    “我猜的,因为主管这方面工作,最好捞钱。”颖颖敷衍道。

    黄玉屏连连点头:“颖颖说得有理。”她看了看颖颖,有些不好意思地道,“杨磊还说,他和你结了婚,有个孩子,去了美国留学,学金融。”

    颖颖连忙低头,掩饰自己的失态,梦中的儿子,去了美国后,放弃了学医,改考金融专业的研究生,这孩子在学习上,一直天分过人,颖颖梦醒时,他的确考上了哥伦比亚大学的金融学专业研究生。

    世上,绝对不会有这么巧的事儿,难不成,自己真的曾经和杨磊结婚,过了一生?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送走黄玉屏和胡赟兰,颖颖闪身便进了空间,她找到大枣树,急不可待地问:“我是否重活一世?”

    大枣树大大打了个呵欠:“哎哟,我睡觉呢,你打扰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!”颖颖也只是嘴上谦和,想要刨根问底的心思,一丝一毫都没有减少,“大枣树,我是不是重活了一世?”

    大枣树似乎也吓了一跳:“你怎么会这么想?”

    “杨磊现在也发了癔症,非要说自己是什么市’委副shu记?他发癔症也就罢了,居然和我做的一个奇怪的梦,出奇的吻合,这,绝对不会是巧合。”

    “哦,啊?我,我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你肯定知道!”颖颖有些恼火地摇晃着枣树粗糙的树干,“我怀疑这就是你的手笔!”

    大枣树十分委屈:“哪里是我?分明……”知道自己失口了,大枣树嗖一下就钻回树干,不肯露头。

    颖颖恼恨地摇了好几下大枣树,无奈这家伙装死狗,毫无所动。

    “我上一世,到底怎样了?我这一世,悠闲自在,常常有如神助,是上一世记忆,使我先知先觉,还是有人帮我的?大枣树,你不能这样对我,把我蒙在鼓里……”

    接连几天,颖颖都缠着大枣树追问此事,大枣树最后实在忍不住了,又露出头脸:“颖颖,不是我使你重生的,是你的曾曾祖母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呀?我的曾曾祖母?她若是活着,是不是一两百岁了?”

    “噢,她不是活着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活着?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咳咳”大枣树被颖颖一连串的追问,问得呛住了,他狠狠咳嗽了几声,这才开始讲述,“你曾曾祖母生活的地方,发了洪水,你的曾祖推着独轮车,带着母亲妻儿一起逃荒,却在夜间,遇到烧杀掳掠的盗匪,你曾祖母从梦中惊醒,扑到你曾祖身前,救了儿子,自己却身首异处,就在她灵魂离体的瞬间,她下意识说出空间密语,进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,从我曾祖开始,空间就失灵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失灵?是你曾祖母的灵魂住在这里,外面人没法打开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怎么会又打开它,进来了呢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