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437章 不怕

    “陈丽萍,你若只是靠自己能力,争取到王怀宇的爱情,我祝福你。事情过去好多年,本来我都不想和你计较了,可你却为了掩饰自己当年的丑恶行径,见人就说我的坏话。

    让出不稀罕的男人可以,但任你玷污我的名誉,那就不是我能忍受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,我真的没有。”陈丽萍哭了起来,”赟兰,俞夫人,我真的没有,黄玉屏她胡说,我真的没有,她一派胡言!“

    “你就是有!”黄玉屏见对方不肯认账,忍不住拔高了声音,“当年,你去采访王怀宇,晚上和领导住在一家酒店里,第二天,领导就决定和你结婚了。你们当时,明明距离安西只有一百多公里,两个小时的车程,却不肯回来而住酒店,这醉翁之意,是人都能想得到。事情过去十多年,当年电视台工作的人,还津津乐道。

    陈丽萍,你得到你所追求的,就该承受一些必须的损失。何况,要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,做都做了,你偏偏既想做表之,又想立牌坊,为了掩人耳目,四处说我坏话。……”

    陈丽萍哭得越发伤心,对着颖颖和胡赟兰道:“她胡说的,她说的,都是假话——”

    颖颖不想再看到这个令人恶心的女人,她做事,一贯是有原则的:”我知道玉屏爱上杨森时,王怀宇的老婆还活着,那时,玉屏不惜放下省台当红女记者的身份,为一个农民工洗满是泥土的脏衣服,甚至连臭袜子和解放鞋都不放过,我想,那时候追求玉屏的男人,比杨森高大上的多了去了,玉屏都不不稀罕,所以,玉屏有可能不稀罕王怀宇,王怀宇年龄大,玉屏或许可以忍受,但她绝对不可能嫁给一个有两个孩子的鳏夫。她一直对我说,她找的是爱人,她希望和自己的男人,生下属于他们的孩子,他不希望自己宁静的?日子中,有不和谐的因素干扰。”

    黄玉屏感激地看着颖颖,接过话头:“是的,我希望和丈夫有自己的孩子,我们一生一世一双人。”

    陈丽萍大概没想到颖颖会这样公开支持黄玉屏,在她想来,这世上,无处不是利益,她的男人虽然退休,可影响力还存在,郭颖颖作为官员妻子,应该不会得罪她才是,甚至,郭颖颖应该为了利益,罔顾友情,踩黄玉屏一脚才是。

    赟兰从小在豪门中长大,见多了利益交换,对黄玉屏,还只是一个玩伴,并不是很了解,她也有些诧异地看了颖颖一眼。

    颖颖宁肯得罪权贵,也要维护闺蜜,胡赟兰对她的认识,又加深了一层,同时,也为自己有这样的朋友感到幸福。

    有了朋友支持,黄玉屏气势如虹:“陈丽萍,你如何过道如今的日子,你清楚,我也清楚。不是我没有能力和你算帐,而是我不屑为之。因为你在我眼里,根本就无关紧要,我在乎的只有我的爱人,我的孩子。今天,既然相遇,我就顺带告诉你,咱们知根知底,你什么成色,你清楚,我发怒了什么样,你也清楚,我警告你,最好老实些,别逼我翻脸。“

    停车场不断有人进来,又有人出去,大部分都好奇地往这边看过来,胡赟兰见事儿已经说得差不多了,便和稀泥道:“咱们该走了,玉屏,你不还得接孩子吗?”

    胡赟兰走的时候,还给了陈丽萍一个笑脸,她到底顾及自己的家人,不敢把事情做绝。

    黄玉屏却在给两个闺蜜打气:“别担心,陈丽萍是个纸老虎,不敢把咱们怎样的。”她看着颖颖,“王怀宇的长子王一飞,现在在农业部工作。王一飞是王家依然能留在上层社会的依靠,能力并不是很强,因此,王怀宇绝对不会轻易得罪俞大哥。”

    后母和继子,是天生的仇人,颖颖能够理解黄玉屏话中的意思。王一飞绝对不会为陈丽萍“报仇”,他没这样能力,更没有这个必要。

    “听说,陈丽萍第一次怀孕,是个女儿,她通过关系,做了人流,后来终于生了个儿子,现在才上初中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“陈丽萍和王一飞的关系,非常紧张。毕竟,家里的资产和人脉,就那么多,两方都是贪得无厌的人,以前,争抢还在暗处,手段和程度还能控制在一定程度。现在,王怀宇老了,又为了家族,心向王一飞,这对‘母子’的矛盾,早就激化,闹得不可开交。”

    胡赟兰有些担心:“若是陈丽萍针对颖颖,岂不一石二鸟?我看她是个奸诈有心机的。”

    “赟兰,颖颖,你们放心,没有王怀宇的支持,陈丽萍什么都不是,她是想做什么,可也要能做出来啊。”

    颖颖摆手:“你们别担心,我敢支持玉屏,就不怕事儿找上门。”

    陈丽萍的确没有能力给俞和光添麻烦,但这个女人的阴狠,还是超出了颖颖的想象,这个,颖颖刚出小区的大门,就有一个穿着西装、头发油光光梳成大背头的男人冲上来:“颖颖——”

    要不是有杨森那张脸比着,颖颖差点没认出这是谁来,她一时不查,嘴里下意识便叫出了名字:“杨磊?”

    “哎,颖颖!你,你现在嫁了大官儿,享福了,还能记得我啊?”

    颖颖有些厌恶地皱起眉:“我的确将你忘记了,杨磊,这些年我们天各一方,相安无事,我觉得这样最好。”

    杨磊十分夸张地捂了一下脸,做出一副泫然欲泣地模样,把颖颖恶心坏了:“得得,别说那些有的没的,识相些,你该干嘛干嘛去,我还有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颖颖,当年,是我错了,你不要这么绝情嘛,不看僧面看佛面,我母亲,我母亲的面子,你总该给吧?”

    想起那个孱弱、心善的女人,就是被自己没良心的丈夫和儿子气死的,颖颖更是没好气儿:“你还好意思提陈姨?别打扰了陈姨九泉下的安宁!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