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436章 不期而遇

    黄玉屏笑得十分欣喜,颖颖在一边看到了,不由疑惑起来,以为来者是她的好闺蜜:“丽萍!真的是你吗?没想到,我们竟然在京城相遇,这世界,可真小。”

    陈丽萍笑得比黄玉屏还更让人感到春风拂面,她很热情地走上前,挽住黄玉屏的胳膊:“玉屏,你离职也有十年了吧?咱们好容易见一面,走走走,我请你吃饭,以尽地主之谊,你可不要和我客气。”说着,拉着黄玉屏就走。

    “哎,哎,改天,改天,我还有两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让你朋友一起嘛,一起,一起。”陈丽萍扭回头,很热情地邀请颖颖和胡赟兰,“哎哟,我和玉屏那时候在电视台工作,恨不能天天粘在一起,关系可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好了?那是谁背后和我抢男人?”

    咦?这位还和黄玉屏挣杨森了?颖颖十分惊奇,她怎么不知道杨森的老婆缘这么好,一个两个电视台美女都在追?

    ”哎~!玉屏,你说话可要负责任,我哪有和你抢男人?我家老王,对我一见钟情。“

    “你是电视台红人,他若是对你一见钟情,岂不老婆还活着,就琵琶别抱?“

    ”你——!“

    ”怎么?我有说错吗?“黄玉屏寸步不让。

    ”你明明就是胡说八道,我是说,我家老王见我真面目时,而不是在电视上看到我。“

    ”呵呵,那时,你是主持,我是记者,咱们一起和王怀宇见面的次数,不知多少,那时,他爱人也好好活着呢,是不是就和你不清不楚?“

    ”你!“陈丽萍恨恨一跺脚,”黄玉屏,你别胡说八道,我家老王单身之后,我们才在一起的。“

    颖颖终于想起来陈丽萍是谁了,八十年代大西省电视台的当家花旦。那时她正当红,二十多岁的花样年华,嫁给年过不惑,丧偶的安西市市长,后来市长大人调到中央工作,她也跟着过来,进了中央电视台,不过,在安西,红透半天天的她,到了央视便默默无闻,颖颖再也没看到她主持节目。不知道是央视人才济济,轮不到她出头,还是做了高官夫人,她不想奋斗了。颖颖看她保养如此得宜,猜想人家大概是后者,进央视不过是挂个名,大概几乎不用去上班了。

    一个记者,一个主持人,按理说,也有可能成为好朋友,可同样道理,两人也可能成为仇敌。

    ”是,本来书记点名要我去采访,却被人暗中换下了,我还奇怪呢,怎么有人这么勤快,原来是有人别有用心。“黄玉屏显然还是特别不高兴。

    陈丽萍撇撇嘴,眼神闪过一丝得意,忍不住摸摸颈间的钻石吊坠,她微微抬起下巴,神色浮出一丝骄傲,她到现在,还为自己能嫁给高官得意不已。

    虽然衣服和吊坠,或许能价值几百万,甚至上千万,可黄玉屏若是喜欢,这样的东西,能摆满一屋子。

    颖颖觉得这个陈丽萍,根本就是在玩火,就算是她男人退休了,也并不等于进了保险箱。穿成这样招摇过市,难道,就不怕有人检举揭发?

    王怀宇最后是在华北某省退休的,官声非常不好,尤其是退休前两年主持修建的那条高速公路,现在才使用没几年,便已经千疮百孔,不得不一再修补,在那条路上行驶的司机,没有不骂王怀宇心黑手狠,为了钱不择手段的。

    黄玉屏挽着颖颖,拉着胡赟兰,呸了陈丽萍一声,就要转身离开,陈丽萍却忽然认出胡赟兰:“咦?这不是胡赟凤的姐姐吗?”

    胡赟兰毕竟不知道陈丽萍夫妇的劣迹,脸上还比较客气,她有些诧异地问:“你认识我堂妹?”

    “嗯,嗯,我爱人和阿凤的爱人是同事。”陈丽萍说着,便热情地挽住胡赟兰:“胡姐姐,我和阿凤关系可好了,没少听她说起你,她说她小时候体弱多病,性格内向,都是你在陪着她,胡姐姐,我朋友开了一家海鲜城,走吧,我请你!”

    胡赟兰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:“我这阵子减肥,晚上不吃饭,要不,改天吧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,姐姐身材这么好,怎么还减肥?唉,减肥就该是我这样的,喝口凉水都长肉的人才需要的。”

    胡赟兰摇头:”我最近胖了七八斤了,不信,你问颖颖还有玉屏。“

    ”胡姐姐,你看你这小腰,是不是还不到一尺八?我看你,绝对不会超过一百斤,身材好的要爆了。胡姐姐,我都羡慕死你了。再说,胡姐姐,我们这年龄,不宜太瘦,容易起皱纹,虽然姐姐你现在一丝皱纹都没有,但还是要小心。“胡赟兰因为瘦,眼角有好几道细小皱纹,很明显的,陈丽萍还真能胡说。

    黄玉屏在一边,只有半边脸儿有笑容,她接了一句:”哎,哎,丽萍,我提醒你一句,赟兰比你小,你口口声声叫姐姐,是不是把人都叫老了?还有,我实打实比你大,比你大三岁呢,你这样叫,到底是想显出自己年轻,还是想说我们赟兰……”

    陈丽萍气哼哼地瞪了黄玉屏一眼:”赟兰,我也可以这样叫你吗?赟凤和我是好朋友,她叫你姐姐,我便把你也当姐姐,我刚才那么叫的,只是为了表示尊重……“

    ”没关系,我是比一般人老相,你看,我比她小六七岁呢,看着好像比人家还大。“胡赟兰拉着颖颖的手道。

    陈丽萍看向颖颖,十分违心地道:”哪有?赟兰,你明明比她显得小多了。“

    黄玉屏讽刺地一笑:”陈丽萍,你还是和年轻时一个样,即便自己都是高官太太,还是习惯性拍马屁,我告诉你,这位也是大西人,副部长的夫人,你掂量一下是不是可以得罪得起,哼,你男人,已经退休了,早就人走茶凉。“

    陈丽萍肯定最讨厌退休二字,她气狠狠地瞪了黄玉屏一眼,并且立刻掩饰了脸上一瞬间的僵硬,迅速地恢复了那种和煦的笑模样,她伸手挽住颖颖胳膊,神态十分亲昵:”哦,我知道你是谁了,俞部长的爱人,对吧?嗨,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,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。俞部长当年在睿城工作,和我家那位关系莫逆,两人都是务实的人,共同话语可多了,记得那年开省人大,他俩在宾馆里专门换到一个房间,促膝夜谈,相见恨晚呢。“

    ”和光是个副部长。“颖颖客气地纠正道。

    ”俞部长那么有能力的人,总有一天会去掉副字,成为正职部长的,何况,他又那么年轻,无量前途等着呢。“

    若是换做别的女人,或许会被这样一句话就说得心情舒畅,可颖颖却并不觉得有多高兴,曲高和寡,越到高出,人越少,竞争的人越聪明,工作越是难做。俞和光现在就很累,到了正职,还不知道要有多少艰难险阻,颖颖不想丈夫吃那么大的苦,俞和光想就此止步,颖颖也支持丈夫。

    见颖颖并没有显出高兴的神色,陈丽萍有些郁闷。

    黄玉屏却听出了她话里的一个破绽,插言道:”丽萍,王市长那时是副省级的大干部,俞部长不过是个副处,地位不同,眼界和立场竟然没有差别?他们能有那么多话题吗?还促膝夜谈呢。“

    ”我家老王最是平易近人,他不管什么时候,都和下级关系十分融洽,俞部长能力卓著,眼光远大,怎么会和我家老王没有共同话题?“

    ”呵呵,我想起来了,你家老王的确有礼贤下士的好名声,我记得他和吴广显关系很好,吴广显可是和诬告俞部长嫌疑赵广是同乡,好得穿一条裤子的,那次若不是纪委昝书’记公正廉明,俞部长的黑锅可就背定了。“

    吴广显是谁,颖颖都不记得这个人了,但显然黄玉屏和陈丽萍都对此人十分熟悉,陈丽萍脸色不渝:”我家老王哪有跟吴广显关系好的?“

    ”切,吴广显当年没少提着东西往你家送。他若是知道那些好吃好喝的都喂了狗,还不气得活回来了?丽萍,你可不

    能没了良心,若不是吴广显,你怎么有机会,替代我,去采访王书‘记?“

    颖颖忽然想起来,吴广显是电视台的领导,好像是个书记,当年,俞和光被诬告,电视台在事情还没有定论时,便发了这样的新闻,造成俞和光是贪官的错误舆论,后来,纪委还专门为他辟了一次谣。

    吴广显在那次事件中,却毫发无损,显然是有人庇护,陈丽萍的丈夫,虽然是安西市市长,但却也是大西省的常委,庇护一个电视台的副职,应该是小菜一碟了。

    陈丽萍看颖颖信了黄玉屏的话,有些着急:”俞夫人,我家老王在安西时,并不管新闻这一块,他没有庇护吴广显。“

    ”他就庇护了。“黄玉屏就跟小孩子斗嘴一般,坚定地维护自己的言论正确性。

    ”黄玉屏,我知道你那时也看上老王了,可你却没能嫁给他,现在,就翻脸无情,说他坏话。”

    黄玉屏大怒,声音都忍不住拔高了两度:”陈丽萍,你稀罕那样的老男人,不等于人人都稀罕,嫁给一个可以当爸爸的老男人,还要帮他抚养可以做弟弟妹妹的儿女,我可没有那么博爱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,我们家老王,有知识有能力,就是他现在退休了,依然风度翩翩,不知有多少女人梦中想要嫁给他。还有,老王的两个孩子,非常懂事,读书好,工作能力也强,一点也没有辱没父亲,嫁给这样的男人,成为这样孩子的母亲,我不仅不后悔,我倒现在,也能理直气壮地说,我值得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肯定不后悔,你根本就不是嫁男人,而是嫁地位、嫁权和钱。”

    陈丽萍气得跺脚,眼泪瞬间溢满眼眶,看着就有掉下来了,她这幅泫然欲泣的模样,果然感动了胡赟兰,若不是胡赟兰为了友谊,大概都要上前安慰她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女人,颖颖见的多了,已经有了抵抗力,她一点表示也没有。

    陈丽萍的眼泪流到腮边,自己抽了一页纸巾,沾了沾:“赟兰,俞夫人,我真的好爱我家老王,你们不信,我也没办法。有人吃不到葡萄,就说葡萄是酸的,我也只能无言以对。”

    陈丽萍不仅要争取颖颖和胡赟兰的支持,还不客气地反击黄玉屏。

    黄玉屏:“切!”了一声,“好像你很高大上,很纯洁一般,当时,你家老王打电话,点名让我去采访他,什么意思?我当时很发愁,还给你诉苦了,没想到,你却让吴广显给王怀宇打电话,说我病了,还是那种说不出口的病,这事儿,不是我诬陷你的吧?”

    ”我哪有?是吴广显点名让我去的!“

    ”是你俩狼狈为奸好不好!“

    胡赟兰见两人越说越难看,便出来和稀泥:”玉屏,你不是还急着接孩子吗?我们还不快点儿。“

    ”哼!且饶她一次,我们走!“黄玉屏狠狠瞪了陈丽萍一眼。

    陈丽萍这些年,大概就没受过这样的委屈,气得脸色铁青:”黄玉屏!你再胡扯,看我不撕烂你的嘴“

    “陈丽萍,你敢在这里发誓不?若你做了这些事儿,你就不是人,是披着人皮的猪狗!”

    “黄玉屏,你,你,果然嫁鸡随鸡,你现在变得如此低俗,什么猪啊狗的都能说出来。“陈丽萍鄙夷地说道,同时扭头看看颖颖和胡赟兰,”你们,以前是不是被她假装高雅的模样欺瞒了?“

    颖颖和胡赟兰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黄玉屏高兴地笑起来:”陈丽萍,你以为,谁都跟你一般,最爱假装?我从来都是真面目示人,我的朋友,也都是能够肝胆相照的铁姐妹。”

    陈丽萍立刻又泫然欲泣,眼泪婆娑。

    “陈丽萍,别装了,当年,我庆幸你为我挡枪,让我能顺顺利利嫁给自己喜欢的男人,本来,这事儿你情我愿,各取所需,我也不计较……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