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431章 好事多磨

    胡赟兰又指了指椅子:“本来,这桌子配的是石墩,雕镂十分漂亮,可惜,也都残缺不堪,我只好配了藤椅,上了石青的漆,搭配虽然勉强,坐起来却很舒服。”

    颖颖好奇地低头寻找,却没发现哪里断了。

    胡赟兰十分得意:“我让人雕了这个花箍,套在伤处,瞧不出来吧?”

    “嗯,嗯,真有巧思!”

    颖颖和胡赟兰落座,费思思就拉着俞思阳去了自己的房间,没一会儿,屋里就传来两人嘻嘻哈哈的笑声。

    张启瑞不知何时进了屋里,现在端着茶盘出来,他满眼都是欣赏地看着胡赟兰,笑嘻嘻地招呼颖颖:“这是我才弄来的武夷岩茶,颖颖来尝尝,看看滋味如何。”

    张启瑞没有叫颖颖“郭女士”,而是直呼其名,令人觉得亲切又随和。

    胡赟兰见颖颖十分满意,忍不住眼波流转,一脸自豪,这两人,分明郎情妾意,怎么就分别十年呢?颖颖实在好奇不已。

    “颖颖,你是个有口福的,昨天,你说在家里请客,我觉得倒很有意思,就问妈妈她那边有什么好的食材,你知道我妈怎么说?”胡赟兰卖了个关子。

    颖颖挑眉: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我妈说,你是不是狗鼻子啊?离这么远,都能闻着香味?我当时可莫名其妙了呢,急忙追问,原来,我爸爸有个老部下,转业到了南方一个农场,他们那儿就养螃蟹,给我爸爸空运来了两箱子,嘻嘻,我去的时候,螃蟹还被冰镇着,我妈拿了十几只放到水池里泡着,它们很快就活了过来。颖颖,我长这么大,还是在南方吃过几次螃蟹,在京城还是头一回吃活的呢。”

    颖颖感慨:“空运螃蟹,除了那些大酒店,一般人哪有那么大的能力?”

    “颖颖,我可是打着请你的旗号,顺了我妈二十多只,你今天可要放开吃哦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,不会饶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吃货!”

    “谁要我有口福呢?”

    “嘻嘻!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两人乐完了,颖颖小声问胡赟兰:“你会做螃蟹吗?”

    胡赟兰摇头:“我只会吃!”她做了个鬼脸,“启瑞会做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,行吗?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用管了,等着吃就是!”

    张启瑞已经套上了围裙,过来给颖颖打招呼:“替我陪陪兰兰,我去处理了那些横行霸道的家伙,再来给你们泡茶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啦!”

    胡赟兰不会做饭,却很会泡茶,颖颖看她手法娴熟,对茶的品评一语中的,知道她是个中好手。

    “赟兰,张启瑞怎么看都是男人中的上好佳,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咳”胡赟兰呛住了,一边咳嗽,一边白了颖颖一眼。

    颖颖急忙站起来,帮她拍背,好容易胡赟兰才平静下来,她抿了一口茶,叹口气:“阴差阳错。”

    见颖颖凝神聆听,她也不推辞,简单说了几句:“那时,启瑞父亲虽然是我爸爸上级,却在刚刚平反后就去病了,一直在疗养院,可即便这样,他的家庭,也比普通家庭条件好得多,那个追求他的大学同学,其实并不是看上他的人了,而是看上他的家庭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人,她还看不上?”

    胡赟兰摇头:“启瑞甘于淡泊,在有心人眼里,就是没有志向,那女的一心想往上爬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启瑞也是被她的热情迷晕了,不肯接受我。就在这时,他大学毕业,因为女孩在学校表现出众,被安排到深圳工作,那时深圳刚刚开始改革,女孩的前途很是光明。

    启瑞在学校表现一般,因为他父亲的关系,安排到北京一个普通的机关里,可他放不下心中的女孩,追到了深圳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个痴情种!”颖颖道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?唉,他没想到,多情却被无情恼,他在深圳,却不能进入国家机关工作,只好应聘到外企,做了普通的行政工作,工资低,上班时间长,那女孩看他没能耐,就和他分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!张启瑞肯定很伤心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?他当时想死的心都有了,还是他小叔叔去了深圳,把他押了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你们就结婚了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有些仓促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。我对他一见钟情,心热如火,他却如燃烧过的灰烬,没有一丝热度,刚开始,我哄着他,宠着他,为了逗他一笑,费劲心力。”

    “他被你感动了,爱上你了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?”

    “可是他不知道自己的心意,还在暗自神伤,我却身心俱疲。”

    “你俩就分开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就在这时,我遇到同年的玩伴刘琦。刘琦的父母只是普通的科技工作者,七十年代就退休了,他当时妻子死了,留下个女儿,又只是工厂里的小技术员,日子过得非常艰难。”

    “他第三者插足?”

    “他见我和启瑞关系不睦,便起了歪心思,在我们之间,挑拨离间。”

    “张启瑞误会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误会,是相信刘琦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刘琦说,你爱上他了?”颖颖试探着问。

    “不止,刘琦说,我怀的是他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“启瑞伤心欲绝,刚好他有机会出国,便躲了出去,半年后,启瑞的父亲过世,他回国了一次,本来,那是我们冰释前嫌的好机会,可惜,我却不肯见他,赟文更是怒不可遏,把他打了一顿,启瑞十分伤心,便签署了离婚协议,带着母亲去了美国。”

    “他一走就是十年?”

    “其实,启瑞中途还回来两回,都怪我,为了面子,找了个同事假扮丈夫……”

    颖颖也是醉了,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呀。

    “这一回,你们怎么就解除误会了呢?”

    “启瑞妈妈为了面子,也给这边人说,他找了个洋妞结婚了。消息传过来,我不知多伤心,差点没死了。”胡赟兰沉默了会儿,才道,“去年,他母亲去世,他遵照遗嘱,送母亲骨灰回来,遇到朋友,我们这才知道,他一直单身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