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430章 别开生面的露营

    胡赟兰下一天才有空,颖颖忍不住开车去了北大,看儿子安顿得怎么样。

    新生一开始报到,沐阳就迅速办好了手续,作为当地人,自然有地主的便利。

    即将有新同学,开启人生新里程,俞沐阳非常兴奋,和以往安静恬淡截然不同,颖颖找到儿子时,他正帮同学的父母找住的地方回来。

    这是他高中班高考第一名的同学,北大药学专业的本硕连读生任贤的家长,。

    颖颖读书时,很少有家长送孩子到学校的,可到了沐阳这一代,家长有闲,又有钱了,对孩子的心思也比较重,几乎都是夫妻双双送孩子上学,北大周遭的宾馆招待所,开学前两天都住满了。

    “妈妈,让我同学的爸妈,在咱家住一晚吧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!”颖颖答应得很爽快。

    任贤的父母有些不好意思:“没想到,京城里的客房这么紧张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像任贤家长一样,找不到住宿之处的家长还有很多,眼看天色已晚,很多家长瞄准了学校的操场。初秋的天气,还有些炎热,很多家长一张凉席,一盒驱蚊的清凉油,就准备过夜了。

    任贤的父母看到了,改变了主意:“我们也在操场将就一夜吧。”

    “家里有的是地方,沐阳他爸爸不在家……”颖颖解释。

    “沐阳妈妈,操场那么多家长,我们还能在一起聊聊天,去你家,或许会很舒服,但却失去另外一份趣味。”

    有人可以心安理得地打扰别人,但有人却对给人带来不便耿耿于怀,看来,这个任贤的父母,就是个不喜欢麻烦别人的,颖颖无奈,只好道:“我家里有野营的帐篷,我这就取来给你们用。”

    “那多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任贤妈妈,思阳和任贤是好朋友,让你们露宿于野,我们已经很不安心了,这点小小的帮助,你们还是接受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谢谢啦!”

    沐阳回到家,不仅带了野营的帐篷,还有一副帐篷式蚊帐,两张凉席,甚至把爷爷奶奶出门溜达时,拿在手里的蒲扇也带到了学校,一套东西给任贤的父母,另一套,借给舍友张广的父母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北大操场人影憧憧,人们在朦胧的路灯下,摇着扇子,话题天南海北无所不有,语言也几乎汇集了全国所有的方言。

    任贤的父母说的于州话,颖颖当然听得懂,张广父母的福建普通话,却让颖颖听得很累。

    虽然大家语言不同,观念也不完全一样,可却聊得非常开心,颖颖甚至感谢任贤的父母:“若不是你们两人来这里,我也不会了,可就错过一个美好的夜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今晚,的确很有意思!”

    颖颖是将近十一点离开操场的,她还想邀请任贤的父母和张广的父母,一起游玩,两家大人都委婉地拒绝了:“我们报了旅游团,就不打扰他郭姨了。”

    颖颖带着愉快的心情回家,第二天早上起来,心里都还觉得美滋滋的。

    胡赟兰打电话,约颖颖到香山公园。

    “那里大概很挤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又不是星期天。”胡赟兰想不通。

    “好几个大学开学呢,你没看见京城里,到处都是学生家长?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来我家吧,我做点午饭招待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颖颖,还是你来我家吧,带上思阳,我们思思准备了好些礼物,要送给好朋友呢。”

    颖颖从善如流,十点到了胡赟兰的家。

    和胡赟兰一起迎客的,是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,他穿着合体的西装,浓眉下一双明亮的眼睛,嘴角,带着一股淡淡的笑意,一见面,就让颖颖感觉到一股男子气概,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男子,的确能令女人对他思念不已了,难怪,胡赟兰给女儿起名叫“思思”。

    “启瑞,这就是颖颖!”胡赟兰给二人介绍。

    “你好!”颖颖伸手,和张启瑞轻轻一握。

    费思思,本应该叫张思思,胡赟兰和张启瑞赌气,把伯父化名用的姓,给了女儿。

    胡赟兰的家,是一个不大四合院,只有三间上房,外加两个耳房。狭长的庭院,拾掇地非常精致。院子中心,是一个菊花坛,即便颖颖不懂菊花,看不出是不是名贵品种,但硕大的花朵,千姿百态,争妍斗艳,一下子就吸引了她的目光。

    看颖颖欣赏的模样,迎客的胡赟兰忍不住一阵自豪。

    院子的西墙边,种着一丛绿植,足有两米多高,杆儿细瘦,叶子碧绿,开黄颜色的花,微风吹来,枝叶婆娑,十分有韵致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植物?”颖颖忍不住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胡赟兰掩嘴轻笑:“菊芋,别名洋姜,根块状,可以生吃,还可以腌菜,很是爽脆可口呢。”

    颖颖想起来,胡赟兰还真送给自己了一小坛子咸菜,她没想到,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胡赟兰,还会做腌菜。

    “这是启瑞送我的礼物,当年,我体弱多病,他希望我能跟菊芋一般,看着弱不禁风,其实,生命力坚忍不拔。”

    张启瑞对颖颖一笑:“我在乡下住的时候,房东家种的,每年秋末,刨开土壤,把里面大的根块拿出来做菜,小根留下,第二年,菊芋就会如期发芽,生生不息。”

    颖颖点头:“周敦颐做《爱莲说》,其实,这菊芋也和那莲一样,耐看又能给人以口腹之欲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是啊!”

    颖颖心想,你这么一个有思想有内涵的人,怎么就不能处理好个人问题,明明和胡赟兰感情至深,却能一别十年?

    正值仲秋,天高云淡,金风送爽,颖颖不想坐到闷热的室内,便指着菊坛前面雕花繁复的石头八仙桌:“赟兰,把你的好茶拿出来,咱们一边赏花,一边聊天,如何?”

    胡赟兰拍手笑道:“正合吾意!”

    八仙桌旁,配的是细藤的座椅,座椅上,还有精致的椅垫,胡赟兰一边邀请颖颖入座,一边解释:“这个石桌,还是我在废墟中发现的,有一腿残断,我找了石匠帮着修的好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