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429章 力挽狂澜

    俞和光开完会,继续他的安全检查。那些官员没想到,副省长会杀一个回马枪,他们依然对自己单位的安全隐患,毫无警惕之心。

    俞和光这天,去检查一个煤矿。这个矿厂把所有的尾矿水,排放在一个山谷间。因为尾矿水的污染并不大,只要进行一定的沉淀,就可以排放到附近的一条小河里。

    俞和光总觉得这个尾矿水库,大坝修得显得单薄,便询问了一句,那个矿长,还拿出有十多个专家签名的证明,说他的水库大坝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俞和光见这么多专家都签了字,不由松口气,但他不经意间,看到两个人名,他记得,有一回开废气污染排放的咨询会,就有这两位,他们是学化学的,怎么会在建筑大坝上签字?他们会懂这么多吗?

    心中起疑,俞和光就没法放过这个尾矿水库,他把那份有专家签名的证明材料,交给秘书,让他立刻安排人手,调查这份证明的真伪,并且,重新安排人,对这个尾矿水库的安全性,重新进行鉴定。

    事情很快水落石出,那些签名的专家,每人拿了五万的好处费,便在材料上签了名,多数人竟然连水库现场都没来。

    而重新组织的专家到了尾矿水库,拿着建水库的资料一看,一个个脸上冷汗直冒:“俞副省长,这根本就是个堰塞湖,后来,他们在那基础上,又加固了一下,本来是作为临时水库用的,现在,这个水库都存在了三年了,随时都有可能溃坝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气得要命,当场撤了那个矿长,临时指了新的领导,并且安排人,将附近居住的群众疏散,安排人员加固大坝,等雨季过去,再将危险的大坝炸掉,重新建新的。

    谁知,就在这天,那个矿区就开始下雨,就在附近居民刚刚转移,水库大坝就决堤了,直接经济损失,大约有两千万。

    若不是俞和光发现的早,附近居住的三百多群众,可就没命了。

    原任矿长和书记,以及负责安全生产的人员,甚至包括拿了好处,胡乱签名的“专家”,全都被请进了检察院,等候法律的制裁。

    这事儿在河东省,引起巨大反响,那些有安全隐患的单位领导,再也不敢为了沽名钓誉,罔顾人命生命,视安全生产为无物了。

    全省大抓安全生产,同时,也是企业领导的一次大洗牌,很多一把手,因此被掀翻,不得不交出手中的权力。这让刘斌非常恼火,在他看来,俞和光借着安全生产的缘由,清除异己,将自己的人提拔到了岗位上,不过,这个哑巴亏,他不吃也得吃,谁要他没理呢?

    河东省委省政府的几位领导,心里都明白,若不是俞和光,那个尾矿水库,不知要死多少人,那场灾祸,若是真的发生了,他们两位领导人,估计都得引咎辞职呢。

    或许是对俞和光的认同,或许是心中感激,河东的两班人马,对俞和光的工作,空前的支持,也不知是谁出的力气,那个暗害俞和光的省教育厅副厅长,被调到一个大专院校,做副校长去了,虽然都是副厅级,可这权力,却差别巨大。

    沐阳的大学通知书来了,他如愿以偿,上了自己梦寐以求的学校,俞和光抽时间,陪着妻子儿女回了一趟京城,整个俞家,都喜气洋洋的,就连张璨璨,也不得不装出一副笑脸。

    哦,或许,张璨璨是真心在笑,因为,她觉得,不管俞朝阳和俞沐阳,将来的成就有多大,那也不过是个医生,肯定不如俞朝阳引人瞩目。

    俞和光因为有工作,在家住了两天,就返回了于州,俞朝阳接到表姑姑的邀请,让他去美国游玩,颖颖送儿子上了飞机,这才带着女儿,去了于州。

    虽然颖颖很有钱,穿得很好,可省委干部的家属,个个都不是缺钱的人,何况,省委领导的家属,也不乏美丽动人的大美女,因此,她在省委大院,一点也不显眼。

    颖颖的邻居,是发改委主任,他的妻子张星是个大学教师,一个知性美女,虽然年纪也有五十出头,但这种人,气质出众,反而让人看不出年纪,说她三十来岁,也有人相信。

    她听说俞沐阳去美国亲戚家玩儿,十分不解:“你家有海外关系,怎么不送孩子去美国读书?咱们院子里,几乎没有人再把孩子放国内读书了。”

    “孩子想学医,我也曾动了让他出国的想法,是孩子自己不想去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年轻人,不是更好奇?更喜欢出去闯荡吗?”

    颖颖摇摇头:“或许,是因为孩子小时候遭过难,心灵受创,不肯和我们分开。”颖颖简单说了几句阳阳丢失的事情。

    张星惊讶地睁大了眼睛:“天哪,那个人贩子抓住了吗?”

    “抓住了,非常巧,她曾经骗卖了一个妇女,那女的杀了买她的男人,也被关进同一监狱,那个女人认出了她,就在监狱里,杀了她!”

    “活该!人贩子,都该死!”

    张星忘了她最初的疑惑,反而把颖颖安慰再三,这才离去。

    颖颖在于州,其实非常寂寞,没有朋友,像张星这样,善良有学识,本是交朋友的好对象,可惜,张星有自己的朋友圈,而且,她工作也忙,还在为评一级教授努力奋斗呢,没法和颖颖这样的“闲人”多相处。

    就在颖颖很想念同为“闲人”的胡赟兰时,胡赟兰就打来了电话:“思思她爸回来了,我们想请你吃顿饭。”

    颖颖没有忽略“我们”二字,而且,胡赟兰语气里甜蜜地简直有些腻人,颖颖想不明白也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以往,不管是胡赟兰还是胡赟文,说起费思思的爸爸,都给颖颖的印象是:这个男人很不靠谱,无情无义。

    胡赟兰和这位前任,怎么忽然前嫌尽释、和好如初了呢?

    刚好,沐阳开学在即,孩子要从美国返回,颖颖便带着女儿,回了京城,安顿好儿子,便给胡赟兰打了电话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