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422章 自扰

    “咳咳咳”土地先是清清嗓子,然后又打了个哈欠,这才抖了抖身子。

    颖颖看到枣树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大了一倍,惊讶地倒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刚才,咳嗽声,就似乎不那么沙哑,这回,笑声更显得年轻,颖颖非常吃惊:“是你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谢谢主人对我的精心呵护,我这回闭关修炼,非常成功。”枣树上,浮出一个人头像,他的头发,是灰色的,脸上的皱纹,也少了许多,若是颖颖上一次看到他,觉得是百岁老人,这回,土地就像是个七十多岁的。

    “你年轻了?”

    “嗯哼!”

    “祝贺你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浇水吧?”

    “不用!”老头儿心情特别好,对着颖颖微笑,然后,探询地问:“喔,你有为难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“世上本无事,庸人自扰之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大不了的,为人不做亏心事,半夜敲门心不惊!”

    “哦!”颖颖闻言,忍不住点头。

    俞和光也劝解她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自己一天瞎琢磨,郁郁寡欢,连带一家人都跟着少了笑容。

    俞和光要去京城开会,颖颖带着闺女跟着回去,探望公婆和父母。从于州到京城的高速公路中途,经过一片油菜地,油菜花开了,金色的花海,一望无际,蔚为壮观。

    成天圈在城市的水泥森林里,骤然看到这样的美景,一车人当时都激动不已,俞和光让司机在一个高速路出口拐出去,来到附近的土丘之上,下了车,细细欣赏。

    花海之上,蜜蜂震动着翅膀,从一朵花到另一朵花,蝴蝶也舒展着美妙身姿,忽上忽下,翩翩起舞。遥远的天际,一对燕子悄然滑过,给如诗如画的美景,增添了一份动感的美。

    司机吃惊地看到,颖颖从汽车中钻出来,手里提着一个菜篮子,里面有黄瓜、西红柿、草莓,还有一塑料袋紫红的葡萄,他赶紧从汽车后备箱拿出一块油布铺在地上,然后,又用拿了一瓶纯净水,给首长一家冲洗了双手,思阳也帮着“叔叔”倒水,让他洗过,然后欢呼一声,第一个盘腿坐到油布上。

    精致的竹编菜篮里,除了水果,还有牛肉干、炸鸡腿、披萨饼。

    在花海里野炊,不管吃的什么,都让人觉得有如神仙、活在天上的感觉……

    听说颖颖回来,胡赟兰带着费思思来看望颖颖:“哟,思阳长高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看着自家可爱的小女儿,颖颖满脸都是笑容。

    费思思心脏病虽然好了,可这段时间个子拔得太快,小身板跟个豆芽菜似得,脸色也有些苍白。

    颖颖送给费思思一大包空间的枣儿山药等做出的枣沫糊:“每天早上一调羹,温开水冲服,又香甜又营养,保准阿姨再见你时,小脸蛋红扑扑的。”

    费思思最是爱美,听颖颖这么说,高兴地接过了礼物。

    “怎样?在于州可还习惯?”

    颖颖摇摇头,老老实实地道:“于州水不好,自来水水垢太大,衣服都洗不干净。”

    “一听你这话,就知道是替老俞忧心的。”胡赟兰笑了笑,“你把脏衣服送到干洗店,什么都不用管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我遇到了难处。”

    “不至于这点钱都没有,光你家老俞的工资,那都不老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,我的钱,全都砸到那个煤矿里去了,唉,那就像个无底洞,多少钱都能花出去,煤价又低,一时半会儿难翻身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都听黄玉屏说过了,你就像是财神爷的亲戚,做什么都能挣钱,我看,说不定煤价很快就涨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吧。”

    颖颖给胡赟兰摆难处,是有目的的,本来,她和俞和光在京城,过得好好的,都怪胡赟文,尽帮倒忙,把俞和光发配到河东,他们夫妻,差点就成了砧板上的鱼,任人宰割。

    看到胡赟兰果然一脸内疚,颖颖心里暗乐,只要胡赟文肯帮忙,俞和光身上的压力,总能分出去些。

    讨人嫌的话不能多说,颖颖很快把话题说到沿途的风景上,胡赟兰听得一脸神往:“这几天我也要去看看!”她盘算着,“最好一路上还有其它景点,我一路走一路玩。”

    “嗯!嗯!返程我就打算这样。”

    费思思身体好了想,性子也变得开朗,和俞思阳玩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思阳送给她一个漆器首饰盒,还有一对漆器耳环、一对漆器手镯,费思思本来十分高兴,后来听说是俞和光给于州民间工艺品市场剪彩,拿回几个纪念品,笑脸渐渐收敛起来。她还是不能听俞思阳说起爸爸,小姑娘在这方面,非常敏感。

    胡赟兰看到女儿郁郁寡欢,叹了口气,低声给颖颖道:“她爸爸回来了,这几天,我很犹豫,是不是让他们父女见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他想见孩子不?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个狼心狗肺的,只顾着自己快活,哪里还想起自己有个女儿?从思思出生,他们就没见过面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会就不知道有个女儿吧?”颖颖也是乱猜的。

    胡赟兰忽然抬起眼皮,有些犹豫:“我不知道,我们当时吵架了,他一怒出国,再也没联系过……”

    费思思,从名字上看,胡赟兰那时还对那男人存有念想,可惜,她想人家,人家不想她,竟然这么多年都没联系,更没来看过她们母女俩。

    也不是颖颖幸灾乐祸,看到别人不幸,才能越发感受到自己的幸运。

    她真的很感谢老天,让她遇到了体贴又有担当的俞和光,而不是和胡赟兰那样,遇到一个烂人。

    黄玉屏原本要等杨森在于州站住脚,才带两个孩子过去,没想到杨森的公司分开几个地方施工,财务等还留在京城,杨森全国到处跑,她这下可没法步步紧跟,只能带着孩子,成了“留守”人员。

    颖颖回来,也通知了她,胡赟兰来时,她刚好要参加女儿的家长会,过了两天,胡赟兰再和颖颖相聚时,她才一起过来。

    颖颖觉得很对不起她,黄玉屏却谢谢颖颖,帮自己丈夫买了一块好地皮。

    看问题的角度不同,感觉还真不一样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