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420章 挖坑

    本来,俞和光的意思是给杨森一块地皮,没想到于州市政府阳奉阴违,却给了杨森一个小煤矿。

    于州市市长陈山,非常强势,甚至压过市wei书ji,成为河东常委,比俞和光的职权还大,他又占了地主之利,根本就不把俞和光当回事。

    最初,为了让俞和光去处理棘手的事故,他还装出一副笑脸,但等俞和光提出,用土地对杨森进行补偿,就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国家刚刚开始扶持房地产业,谁都知道,这一领域,利润丰厚,他的人还没涉足,俞和光这个外来户,竟然想分一杯羹,是可忍孰不可忍!

    不答应,早说呀?俞和光也不会以政府的名义,暂时挪借私立公司的资金。

    俞和光也没想到,自己在前面辛辛苦苦处理问题,有人却在背后挖坑,要把他埋了。

    煤矿的日子不好过,给杨森一个,数千万的债务就不用还了,而陈山手里捏着地皮,还能拍给关系户,不仅可以给他所在的政府机关添一笔巨款,还能使得自己的腰包,鼓胀起来。

    手里有钱好办事,至于副省长吃个哑巴亏,他才不要管。

    事情当然是瞒着俞和光办下来的,等杨森接到通知,木已成舟。

    这下,俞和光和颖颖可是没脸再见杨森的面儿了,他俩可以说是辛苦一场,反而猪八戒照镜子,里外不是人。

    颖颖闻讯,气得差点没有背过气去,她找到杨森,将杨森在京城开发地产,应该分给自己的红利,全都转到杨森名下,就这样,那个估价八千万煤矿,还要压杨森两千万的资金。

    颖颖可以说一夜之间,一文不名。

    杨森当然不能把事情做得这么绝,他和黄玉屏商量之后,找到颖颖:“我也看过了,这些年,煤价上上下下,也没个定数,说不定咱们鸿运高照,明年的煤价就高涨起来了呢?到时候说不定于州政府哭着求着咱把煤矿还回去呢。”

    颖颖叹口气,事已至此,也只能这样自己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“可是经营煤矿,咱们都没有经验,还得请能人,再说,没了资金,你这地产商,可就名不副实了。”

    杨森呵呵一笑:“颖颖你这可说错了,于州这边,不少煤贩子和跑运输的,手里都有钱,可地产业并不兴盛,我现在只要拿了地皮,猛打一阵广告,圈了首付款,再到银行贷一笔款子,这房子就能盖起来,钱大把大把的赚呢,我自己没钱不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吃了哑巴亏,当然不能善罢甘休,不然,可就真成了软柿子

    陈山根本就不怕俞和光报复,或者说,他早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。

    俞和光被暗算,省委和省政府的人,都装作看不见,没有一个人为他鸣不平,省委一个主管的副书记书记刘斌还说反话:“老俞,幸好你筹款处理好了矿难的后事,不过,万家山煤矿含量丰富,埋藏深度浅,实际价值不止一个亿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钱的事儿,而是我们政府的公信力,我筹资垫款处理问题,国家拨付资金后,就应该还给我,而不是用实物抵充,我还是政府工作人员,就被这样暗算,若我只是一个普通百姓,又该如何?今后,政府再有什么事情,民资这边,还会倾力相助吗?”

    “唉,老俞,你应该体谅国家的难处!”

    “国家有难处,就是想办法转嫁到老百姓头上?这样的国家,谁还能起爱护之心?”

    “哎,老俞,你怎么可以不爱国!”

    “刘书记,你怎么可以不爱民?!”

    陈山和刘斌,都是常委成员,就是他们这一撮人,结党营私,互相呼应,排挤其他官员,把持河东事务,使得这里的工作,非常难开展。

    这天,于州市要拍卖一块地皮,按照程序,地皮要先公示,让有心人报名,然后才可以举行公开拍卖。

    陈山有个朋友魏强,是他以前在南方某省任职时结识的,这人有意进入房地产业,但资金又不够充裕,便和陈山勾结,想弄个假拍卖。

    俞和光不是于州市政府的,当然并不知道这事儿,但陈山在于州,也未能只手遮天,于州市副市长江平早就看不惯他这样做,没少和陈山扳手腕。

    江平作为副手,根本斗不过作为正职的陈山,他见陈山和刘斌暗算排挤俞和光,猜想俞和光肯定会反击,便让工作人员想办法把消息传了过去。

    既然是假拍卖,陈山怎么也得弄一帮人,假模假样地走个过场,只是,举牌的人,都是事先安排好的,到了两千五百万的价格,大家就都罢手,让魏强得手。

    于州在三年前,开始对流经城市的涌河进行改造,使昔日蚊虫滋生的臭水沟,变成了山清水秀的城市公园,即将拍卖的地块,就距离河边不远,住在高层,不仅可以眺望这边的美景,小区居民,还可以在免费的河边公园晨练、娱乐。

    两千五百万,只是于州普通地块的价格,紧靠河边公园的地块,价格要高出两三倍来。

    陈山为了掩护假拍卖,还安排电视台对拍卖过程,进行直播。

    俞和光了解到,有个小煤窑老板吴建华,因为矿道桁架搭建不合格,造成工人死伤,他送给陈山一尊200毫米高的纯金佛像,价值超过五十万,陈山帮着他,把这件事情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因为煤炭价格偏低,按照安全生产规定的要求去做,就会赔钱,再说,吴建华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,在矿工遇难后,依然不思悔改,继续违规生产。

    陈山派人通知吴建华,让他参加招标,其实就是个幌子。

    就在拍卖会召开的前一天,安监局忽然去了吴建华的松风煤矿。

    以前,有陈山和刘斌罩着,安监局去检查工作就是走过场的,吴建华有恃无恐,没想到这一次,检查技术人员下了矿井,拿到了陈山违反安全生产法铁的证据,给他下了停产整顿通知书。

    若真的停产,吴建华一天就要损失上万块,他怎么舍得有钱不赚?他急忙坐车去于州,让妻弟李志文去参加拍卖会。反正是走个过场的事儿,吴建华并没有多想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