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39章 校园风波

    杨森脸上的汗一下子就出来了,他还是在检察院的拘留所里,才听人说过还有正式合同,若不是现在俞老师耳提面命,他都想不到这一茬。

    “你们最好还是去纺织厂核实一下,若是能签订正式合同,那就再生产半年,将订单处理好了,再考虑别的,若是订单有问题,就把厂子关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杨森和刘万里一起答应。

    杨森心里特别难过,虽然厂子卖给俞老师,如果还继续生产,杨森便有事干,若是卖了,他今后何去何从?和小山一起守着颖颖那个小店吗?

    杨森深深地苦恼起来,却忘了颖颖曾经说过,小山守成有余魄力不足,不适合做生意,去学剪枝、嫁接等果栽技能,将来开办这样的培训机构,才是他最好的发展方向。

    杨森和刘万里休息了一天,便跑到纺织厂,想要签订正式的合同,谁知当时和他签意向合同的基建科长,被升为副厂长,不负责基建事务,而主管这方面的人已经和睿城国营预制板厂签订了供货合同。

    杨森心灰意冷,回到预制厂简陋的住处,便再也站不起来——他发了高烧。

    这半年来,杨森的人生经历了戏剧性的起伏波折,刚开始他踌躇满志,准备提升做军官,或是去读大学,忽然接到复员令,几乎把杨森打蒙了,心灰意冷地回到睿城,他不想回家,便在街上游荡,最后,神差鬼使地去了农校,颖颖托他照料那个小商店,杨森总算有了事情做,他投入了满腔的热情,也重新拾回了信心。

    然后,杨森遇到了刘万里,帮他拿回一万多的货款,刘万里本来都被逼得要上吊了,忽然来个大逆转,成为五峰镇唯一的万元户,他感激杨森,到工商所把厂子改为和杨森共有,两人摩拳擦掌,准备大干一番,杨森又为俞老师出版了那本册子,得到周围人的赞扬,他的自信心又高度膨胀,就在他意气风发,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时,沉重的打击,又狠狠落在头上。

    关在检察院里的二十多天,杨森差点没疯掉,好容易被颖颖搭救出来,工厂被拍卖掉了,订单也没了……

    刘万里却松口气,总比被罚一万的结局更好,卖掉水泥、钢材,若是这个简易的场地也能半价卖出,他并没有赔多少——大约五千块。

    杨森听刘万里说完这些,一口气呛住了,咳得差点没出血——没有预制厂,哪怕只有几千块的债,也让人沉重地喘不过气来,他帮颖颖经营那个小店,一个月最多挣了二百块,一般情况不过一百,这已经是睿城工薪阶层的高薪了,不吃不喝,五千块也攒好几年。

    杨森这一次病得很重,身体的痛苦好忍,心理受到的伤害,却难以抹去……

    再说颖颖,她知道和俞老师同时请假,消息一旦传开,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,回到学校,尽量低调,不管谁探询追究,都一声也不吭。

    时间是最好的洗涤剂,能将所有的事情,都涤荡一空。

    这天,颖颖来到图书馆,因为得在阅览室查资料。

    在她刻意躲避下,赵海波好像已经死心了,不再纠缠,但颖颖已经习惯在宿舍看书学习了,反而觉得图书馆很热很拥挤,空气也不流畅,总有一股汗味儿。

    颖颖拿到参考书,尽力让自己静下来,没多会儿,便两耳不闻窗外事了。又快期末考试了,颖颖这学期因为太忙,反而没有上学期学得好,因此,她很着急。

    有一股新鲜的黄瓜味儿飘入鼻翼,颖颖还当自己在空间坐着呢,习惯地伸左手摸了一下,果然抓住了一根黄瓜。

    不过,颖颖在空间种的是产量低的带刺黄瓜,这个瓜身上却光溜溜的,颖颖诧异地一抬头,这才发现自己错拿了别人的东西。

    她急忙松手,扭头想给黄瓜的主人道声歉。

    一张笑容满面的俊脸映入眼帘:“颖颖你可真狠心,不愿意当我女朋友,咱们做个普通朋友也好的,至于几天十几天的,让我连影子也看不见吗?”赵海波撅着嘴,带着几分嗔怨,眼神幽幽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颖颖也是败了,他和她很熟吗?

    “快吃吧,我听说你最爱吃黄瓜。”

    空间里只有黄瓜和西红柿,颖颖早就吃烦了好不好?只是她觉得自己功课这么重,又要操心外面的事情,多吃些黄瓜西红柿补充维生素而已。

    “谢谢,我不爱吃黄瓜。”颖颖继续低下头看书,不搭理满脸怨念的赵海波。

    太阳从西边出来了,赵海波居然也拿出书本,开始学习,直到图书馆的铃声响起,颖颖站起来收拾书包,这才发现,他认真起来,也挺像回事的。

    赵海波看到颖颖眼神里有一丁丁的赞赏之意,很高兴地笑了:“你学习那么好,难怪会嫌弃我,等着,我下学期也考个全优,让你瞧瞧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是下学期?”颖颖的头脑还停留在刚才所学的知识上,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学期都快完了——,咦,你也认为我很聪明,半学期也能比别人学一个学期的成绩好?”他满脸喜色,本来就亮闪闪的眼睛,这会儿更是火花直冒。

    颖颖赶紧背着书包闪人,赵海波果然不能搭理。

    赵海波在后面呵呵地笑。

    走出图书馆,黑暗里有个声音:“赵海波,没想到你是个大傻蛋,这女的和她老师同时请假,在外面过了一夜呢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赵海波把书包往地上一扔,对着声音来的方向扑过去,那人撒腿就跑,灰黄的路灯下,他三拐两拐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赵海波气恨地走回来,从地上捡起书包,指着那人逃跑的方向:“颖颖,那人肯定是长相猥琐,腰包萎缩,瘌痢头、痤疮脸,不敢见人,只能黑暗里放几支冷箭。”

    颖颖被赵海波逗笑了:“哈哈”

    赵海波没想到颖颖居然会这样毫无芥蒂地对他笑,立刻就高兴起来:“你也觉得我说得对吗?”

    “太对了,我虽然没看清楚那人什么模样,但他的确个子很低,说不定他姓武,是家里的老大……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