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414章 心软的麻烦

    颖颖吓了一跳,低声问走过来的教导主任“很严重?”

    “嗯,费思思有心脏病!”

    颖颖一时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虽然觉得自己女儿有些有些委屈,可毕竟,费思思现在生命受到威胁,颖颖还是挺内疚的,她让思阳跟着老师,自己走上前,给费思思的妈妈道歉:“对不起!”

    女人只管哭泣,没有搭理,颖颖不好再说,就退到一边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抢救室大门上的灯灭了,有医生走出来:“抢救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女人跳起来就想往里面冲,让一个年级略大的护士一把揪住了:“别,她睡了,让她歇会儿!”

    “医生,她真的没事了?”女人哭泣道。

    走在前面的大夫叹口气:“不能这么说,病人心脏的病还存在着,随时都会出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啊?医生,她,我女儿以前,没有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孩子是先天性心脏病,你以前从来没发现?”

    “可她,没有这么严重——”

    医生倒是很耐心:“这人越长越大,心脏负担加重,以前可以,以后就不见得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医生踌躇了一下:“要不,你去协和或者医大附院看看?前不久,医大附院成功做了一例相关手术,你女儿若是能成功手术,今后也就没有这方面的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女人哭着,连连点头。年纪大的医生带头,一群人呼啦啦都走了,女人看看医生,又回头看看病房,再次坐下,抹起了眼泪。

    孩子出了这么大的事儿,当爸爸的竟然还不来,颖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,但看到那女人一副无助的模样,心中有些不忍,便再次走上前:“我侄子就在医大附院,要不,我陪你去咨询吧?”

    女人这才抬头打量颖颖:“你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是俞思阳的妈妈,今天,就是我孩子和费思思闹矛盾,才惹出这样的事儿,对不起!”

    女人脸色有些愤恨,瞪了颖颖一眼,但很快就换了表情,用纸巾沾沾红肿的双眼:“那好,我们去医大附院看看。”

    费思思还要在重症监护室待着,家属又不允许进去,等在病房外面,也没有意义,颖颖拜托老师将女儿带回学校,她和费思思的妈妈一起去找专家咨询。

    下了医院大楼,颖颖给俞向阳打了个电话,得知他今天刚好不忙,便带费思思的妈妈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医大附院相关手术已经做了五例,全都成功了,虽然医生还一再强调,会有危险,但费思思的妈妈还是立刻就下定了决心:“就在你们医院吧,国外我又不认识人,再说,出国也不是那么容易的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,费思思的妈妈打电话,让颖颖帮她给女儿转院,颖颖很不理解她为何拉着自己不放,费思思的爸爸呢?这种话她也没法问出来。

    费思思和思阳一般大,才十岁,便要面临死亡的威胁,颖颖的恻隐之心泛滥,也不顾辛苦,来来回回陪着费思思的妈妈奔波。

    费思思的妈妈看着十分柔弱,但做事很有主见,和表面现象实在不相符。

    费思思的检查结果出来,医生又找家长谈话,说是费思思因为先天心脏病,身体发育不好,比他们做过的五例病患,危险更大。

    “手术不做又不行,是死是活,就这么着吧。”费思思的妈妈咬牙下定了决心。

    费思思顺利在医大附院住下,手术就安排在四天后,颖颖以为这下终于没有自己什么事了,没想到,手术那天,费思思的妈妈又给她打了电话:“大姐,你能陪陪我不?”

    颖颖心里暗暗叹气,这女人,可真黏人。

    颖颖猜想,她大概也是实在没得依靠了,没办法,谁要她心软呢?颖颖只好又去了医院,费思思的妈妈这回,看她的眼神满都是感激,还拉着颖颖的手:“大姐,谢谢你!”

    “孩子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马上就要手术了,护士把她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正说话呢,有个护士过来:“哪个是费思思的家长?”

    “我!”

    “过来,签字!”

    颖颖陪着费思思的妈妈进了办公室,她嘴上虽然说得倒是挺决绝:“是好是歹,就这一下了!”但拿起笔,一双手抖得如筛糠一般,根本写不成字。

    办公室的人,柔声安慰她,费思思的妈妈干脆放下笔,坐在外面哭了几分钟,这才重新进了办公室,把字签上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事情,孩子的爸爸还不出现,颖颖猜想,要么是死了,要么,那个男人就是个陈世美,将这母女俩抛弃了。

    费思思和她妈妈,穿戴都很奢华,男人应该还活着,大概只供钱,不管人。

    颖颖胡思乱想,跟着费思思的妈妈来到手术室外。

    等待的时间特别漫长,毕竟心脏手术,不是那么简单的。

    中午时分,颖颖到医院外面,买了两盒快餐,她那一份,倒是吃光了,费思思的妈妈却一口也没动。

    手术到下午三点半才做完,医生出来,护士帮忙推着病人去了重症监护室。

    费思思的妈妈走路,脚下有些蹒跚,颖颖还以为坐久了,脚麻,谁知道她忽然身子一晃,就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小的危机还未解除,大人又昏倒了,还是颖颖给办的住院手术,帮忙交了两千块押金,费思思的妈妈低血压、严重营养不良、胃溃疡,虽然不是要命的,但也让颖颖好好忙了一阵儿。

    这母女,难道是石头里蹦出来的?怎么就没个人来关心关心呢?

    颖颖就算是心软,可也有自己的家,眼看天要黑了,她怕思阳回到家找不到自己,没人管,可又不忍心扔下这娘儿俩,真有点左右为难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费思思妈妈的电话响了,颖颖看来电显示“弟弟”,不由心中大喜,好歹,算是冒出个娘儿俩的亲人,算是有人主事了。

    “喂!”那边的人,语气一点也不软和。

    “你是费思思的舅舅吗?”颖颖问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你怎么拿着我姐姐的电话?”那边一听就急了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