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409章 冲刺

    进了梅雨姗的房子,张璨璨的脸儿立刻就绿了,两家的户型一样,装修风格也很相似,只是,这边的房子更精致,更显档次。

    张璨璨辛辛苦苦讨价还价,买的好材料,梅雨姗是能用的都用了,张璨璨最喜欢的房屋设计图案,梅雨姗也用了一两处。

    从梅雨姗的房子出来,再去看张璨璨的房子,总觉得这边就是赝品,仿真度不够高的赝品。

    “大嫂,你怎么抄袭我房子的设计?”张璨璨愤怒了,“怪不得你好几次都带着个男人去我家参观,我还奇怪,一个大男人,烫个爆炸头,说话时还捏着兰花指,怎么跟个人妖似得,感情,那个人是给你设计装修方案的,你,你,让他把胜光和他朋友的心血,都抄袭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都抄袭了?我家和你家,还有很多不同的,只是有点像而已,我们两家户型一样,咱俩爱好相似,房子装出来,有点像也是理所应当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,你,你!”

    张璨璨这段时间太嚣张了,可是,有必要将两家房子装成相似的模样吗?颖颖不理解梅雨姗为何这样做。

    不过,的确将张璨璨气得要死。

    俞向阳的房子,梅雨姗也在装修时帮了些忙,颖颖去看了一下,虽然户型完全不同,但她也看到了“熟面孔”。

    梅雨姗这一招好狠,张璨璨从此再也不肯提房子的事儿。

    接下来,梅雨姗又受到更残酷的打击——俞朝阳谁也没告诉,大学毕业,忽然回国,还联系了北京游泳队,准备参加第九届全运会。

    以他在美国大学的成绩,毕业后,完全可以在那边找到工作的。

    张璨璨做梦都希望儿子将来挣的是美金,没想到美梦还没变成现实,就破灭了,她气急败坏:“这房子,是我和你爸买的,不给你住。”

    俞朝阳很不屑地一撇嘴:“我才不稀罕呢。”他的成绩,在国内还是很不错的,北京游泳队是举双手欢迎,俞朝阳便搬到了游泳队给的宿舍。

    全运会举行在即,游泳队安排俞朝阳集训,去了昆明,张璨璨还得赌气不让他回家,其实,俞朝阳根本就没时间,偶尔,他会打电话给爷爷奶奶,说说训练。

    运动员的训练是非常苦非常累的,最让一般人觉得难以忍受的,是枯燥,一个动作,一件事,一遍又一遍,翻来覆去,一做就是一个月、一年、甚至好几年。

    俞家人,谁也没想到俞朝阳竟然能够坚持下来,全运会游泳预赛,他很轻松就进入决赛,或许,他形象朗俊,得了记者的眼缘,一堆运动员,话筒却递给了他:“说几句。”

    俞朝阳一笑,露出雪白的牙齿:“我一定能取得好成绩!”周围的人都拍手表示祝贺,他又说了一句,“爷爷,奶奶,等着看我的胜利时刻!”

    第二天,俞家人的话题,一直都围绕俞朝阳在说,所有人都感慨,那么调皮的俞朝阳,长大了,居然能变得这样出色。

    张璨璨又忍不住得瑟起来:“我们家朝阳,这回肯定能夺冠军,他在美国,要不是那次发挥不好,都能参加奥运会呢。”

    俞妈妈烦了:“你从来就是说在做之前,而且,还是个大乌鸦嘴,没有一次说准过,这是你儿子,你竟然还咒他。”

    梅雨姗忍不住捂嘴轻笑,张璨璨又气又恼,还有几分懊丧,沉着脸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验证张璨璨是个乌鸦嘴,俞朝阳五十米自由泳决赛时,又一次发挥失常,只得了第四名,和奖牌失之交臂。

    比赛结束的时候,俞妈妈狠狠瞪了张璨璨一眼:“还得瑟不?”

    张璨璨当时眼泪唰一下就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俞胜光坐在沙发的一头,意兴阑珊,虽然他嘴上说没什么,可内心,还是希望儿子能有个好成绩的。

    还好,俞朝阳还有两个项目,大家的心里,还给予很大希望,电视机前,依然坐满了人,张璨璨再也不敢有一句预言。

    还好,俞朝阳能够及时调整心态,到了下午三点,他和队友一起,拿了一个4*200米接力的铜牌。

    俞爸爸和俞妈妈的脸上,出现了笑容,俞爸爸还充满爱意地念叨了一句:“臭小子!”随后又一句叹息,“今天出力太大,就怕明天没劲了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,颖颖开车送儿子和女儿去学校,回来时,就看到公公和婆婆已经晨练回来。

    孙子,哪怕是俞朝阳这样调皮捣蛋,当年将老两口气得心跳气促,也挡不住老人对他的关爱。

    颖颖怕公婆一会儿太激动,跟着他们一起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没过多一会儿,张璨璨和俞胜光也到了,和他俩一起的,还有个两个人,竟然是电视台的,他们先做了一些采访,就等俞朝阳拿了冠军,再把这些一起剪辑了播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,俞朝阳能拿到八百米自由泳的冠军吗?”记者问俞胜光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能,我儿子本来就练的是长距离游泳,五十米是替受伤的队友顶缸,成绩不理想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”俞胜光道。

    记者把话筒给张璨璨:“你是妈妈,你也有发言权。”

    张璨璨脸憋得通红,却吱吱唔唔,死活不敢说儿子一定能行的话,还是俞爸爸示意记者将话筒给他:“不管孩子比赛成绩如何,我们都非常高兴,他长大了,懂事了,我们做父母的,做祖父母的,就高兴,就骄傲!”

    “说得真好!”记者夸了俞爸爸。

    比赛开始,俞朝阳一直维持在第四的位置上,张璨璨的肩膀都耷拉下来了,终于,到了最后冲刺的时候,俞朝阳才渐渐赶了上来。

    屋里的气氛紧张起来,就像含氧量不足似得,所有的人都呼吸急促。女记者大概有些受不了,忍不住发了一句评论:“敢参加五十米比赛的人,冲刺速度肯定不一般,我想,俞朝阳一定能赢。”

    俞爸爸还扭头对记者笑了一下:“借你吉言!”

    俞胜光双手哆嗦着,紧紧攥着沙发扶手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