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38章 心思

    这人可真坏啊,把杨森和刘万里关着,看着他们受苦,怎么也不肯启动拍卖程序,想把那些水泥钢材变成废物,昨天,颖颖探望杨森,四处奔忙,他大概闻到风声,急匆匆要把预制厂卖掉。

    那价格,不用说,肯定贱到地底下。

    “谷行长,昨天我来问,你们不是还没开始报名吗?怎么就拍卖了呢?这其中,不会有什么猫腻吧?”颖颖问。

    谷明泉脸上黑沉沉的:“你是谁?我的工作还要给你汇报不成?”

    颖颖气得火冒三丈,就在这时,一个年轻人捧着资料夹过来,谷明泉的脸上,浮出得意的笑容,他打开资料夹看了一眼,表情就像吃了便便,张着嘴不会动了。

    “行长,县政协忽然派了几个人参与拍卖。”年轻人低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谷明泉没办法,把资料夹里的东西拿出来,让刘万里和杨森签字。

    办完了手续,检察院很快放了人。

    厂子卖了,刘万里和杨森还得去工商局办交接手续,刘万里一路上嘀嘀咕咕:“我们苦头吃了,厂子还是没保住,谷明泉,我恨死他了。”

    杨森倒是比较冷静:“卖了四万,虽然还有些亏,但已经能够承受了,谷明泉难道还有一丝的良心没有泯灭吗?”

    “杨森,纺织厂那张订单怎么办?年底交不了货,我们还得赔人家一万块。”

    杨森表情很是苦涩:“万里,我也很发愁,但眼下的局面,已经比我想的好多了,谷明泉若是把厂子几千块贱卖了,我们恐怕都不想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谷明泉怎么会这么好心?”刘万里嘟哝。

    谷明泉怎么可能那么好心!

    此刻,在睿城工商局等着办手续的,是俞老师。

    杨森若是还不明白怎么回事,他就是个大傻瓜,他感动地紧紧握着俞老师的手,一连声地说:“谢谢,谢谢!”趁颖颖离开的时候,低声地满是羞愧地说了一句,“我回头就把稿费给你送去!”

    俞老师没多言语,他也累坏了,从昨天接到颖颖的电话,俞老师就开始忙碌,这种事情没颖颖想的那么简单,他没吃过猪肉,却见过猪跑,像谷明泉这种人要坑杨森,绝对不会再给他翻身的机会,颖颖还以为交了钱就没事了,实在太天真。

    俞老师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帮这个忙,最初,他认为自己这是恻隐之心,毕竟杨森是上过前线的英雄,若是被小人算计入了监狱,他在一边袖手旁观,这辈子良心难以安宁。

    今天上午,俞老师见到颖颖时,那张在学校里,永远粉嫩干净的脸庞,挂着汗珠,风尘仆仆,他忽然明白自己为何出头管了这事儿,他不想在学校里,看到被人狠狠算计,失望伤心,郁郁寡欢的郭颖颖,他喜欢看到郭颖颖充满朝气、自信、英姿勃发的样子。

    俞老师刚刚大学毕业时,也和郭颖颖他们一样,心思简单纯洁,后来家里出现变故,他饱尝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,昔日的同学朋友退避三舍,他咬着牙硬是接受了,但对他热情万丈穷追不舍的女朋友,为了撇清自身,竟然给造反派写揭发他的材料,就因为这背后最凶狠的一刀,俞老师才被赶到石睿山这样的穷乡僻壤劳动改造。

    十年时间,俞老师对人性的认识,比颖颖杨森深刻多了,谷明泉这样的人,俞老师在生活中,也不是没有遇到过,他们有多阴险,手段多很辣,俞老师很清楚。

    幸运的是,俞老师在石睿山水库工地劳动时,救过一个魏水县的老干部,就是现在魏水县的政协主席姚一山,他先试着打了个电话,确定姚一山愿意帮忙,这才坐上火车赶到魏水。

    谷明泉早就安排好了人,要贱卖杨森和刘万里的预制板厂,若是他的阴谋得逞,杨森和刘万里忙活一场,一分钱没赚到,还要背上沉重的债务。

    俞老师没有给姚一山说谷明泉心怀不轨,只一味同情杨森,姚一山听说一个英雄落到如此境地,当时就打了好几个电话,确定谷明泉今天早上十点开始拍卖预制板厂,他便带人过去,强硬地参与了拍卖。

    俞老师不知道预制板厂到底价值几何,他按照杨森贷款的额度出到四万,这也是颖颖给他说筹集到的资金数。

    颖颖请郭九江帮忙,交了自己的钱,把厂子落在俞老师名下。

    “我还要在学校上课,没时间管理工厂,你们再把它买回去吧?”俞老师说道。

    杨森和刘万里对视了一眼:“俞老师,你没时间,我们帮你管,好不?”还了贷款,他俩就没钱了,刘万里和杨森舍不得预制厂,即便不再属于自己,但能继续管理它,他俩的心情也好一些。

    俞老师摇摇头:“不好,我又不懂工程管理。”

    “哎,俞老师,你什么都不用管,我保证,到今年年底,让你赚一万块钱,行不行?”杨森十分着急,“我手上还有订单在,厂里还有很多的原材料,只要生产了,就准能挣钱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没有怀疑,那订单也有问题?”俞老师冷冷地问,“若不是你接了那样一个订单,怎么会不顾一切地买进了几万块的水泥钢材?你有没检查水泥质量好不好?钢材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这些都好着呢,都有工厂的合格证,而且,我还托人打探过,是正品。”杨森急忙保证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,那些水泥和钢材,脱手就能挣到钱,你们即便毁约,也赔不了多少钱,但你们把预制板做成了,纺织厂毁约怎么办?想过没?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杨森心里还抱有一丝幻想。

    “任何事情在做之前,一定要有最坏的估计,及早做好准备,千万别存侥幸心理!”

    杨森和刘万里乖乖听着俞老师教训,不停地点头应是。

    “若是纺织厂毁约,你们有后路不?”

    杨森想了一下:“我和纺织厂签订的是意向合同,这的确很危险,我这就去找他们,签订正式的合同,他们不给预付款,我就不生产,大不了不挣钱。”

    “意向合同?我怎么记得颖颖说,你们违约要赔一万块呢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