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393章 她也有些酸

    杨森和颖颖通话时,并不在工地,他这些天事业顺利,心情也比较好,回工地的路上,忍不住轻轻吹着口哨,这还是在部队练出的本事,部队生活单调枯燥,他总会在逆境发现亮点,找出快乐。看小说最新更新来乐文小说网,http://www.lwxs.La/

    黄玉屏的工作,有时的确非常忙,比如,她代表杨森,和那些政府官员打交道时——杨森脾气有些倔,在这方面,做过记者的黄玉屏,能说会道八面玲珑,就显得特别出色,常常令把钻进牛角、似乎已经是死局局面反转过来,这也是杨森这些年无往不利,财源广进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    可惜,黄玉屏意识不到自己对杨森的重要,她觉得,自己这些能耐,很多人也有,杨森完全可以花钱请一个能干的公关部长代替自己。

    黄玉屏就是因为不够自信、妄自菲薄,才会在颖颖面前,自怨自艾、疑神疑鬼。

    “玉屏,俞和光回京了,他请咱们出去散心,喏,泡温泉、吃大餐、看风景,草原跑马、旷野放歌,如何?”

    若是别人邀请的,黄玉屏肯定十分欣喜,她才不管出去游玩的,到底是不是值得一行,她只关心是不是和丈夫一起去。

    杨森听老婆回答的声音闷闷的,不由诧异地转过头,仔细朝她脸上看了看:“怎么了?不舒服?”说着,还伸出手在黄玉屏的额头摸了摸:“咦,你是不是发烧了?”说着,便要开柜子找药箱,打算拿温度计给媳妇量量体温。

    “我好着呢,是你的手太凉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呀。”杨森抬手在自己额头摸了摸,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,“好像有那么点儿凉,没有让你不舒服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黄玉屏还是那么没精打采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累了?我这些天一直在外面跑,公司的事情都落在你身上。来,过来,我给你捏捏肩。”

    以往,杨森也经常这样给她献殷勤,黄玉屏总是觉得特别幸福,可今天,却令她越发怀疑起来——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,他是不是心虚了?

    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了,就会在合适的时机生根发芽、迅速成长,黄玉屏用显微镜一般的眼光观察杨森,越看越觉得疑点多多。

    且不说杨森夫妻之间,酸味弥漫,颖颖和俞和光,谈论的话题也令她有些不开心。

    “和光,听说你手下新来了一个员工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的脸儿立刻便有了几分不自在:“是,颖颖,这不关我的事儿,哦,不,颖颖,我保证,和陈晨没有说过一句工作之外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和光,我没有别的意思,就是,陈晨调过来也有半年多了,我却从来没有听你说起过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苦笑:“嗨,我恨不能你一辈子不知道,颖颖,我知道你是个心宽的人,不会和陈晨计较,但我还是不希望她带给你一丝的不快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不让我知道,是为了我好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颖颖撅起嘴,凭良心说,俞和光也没错,可纸包不住火,这样刻意瞒着,却总是让她觉得怪怪的。

    俞和光心里有些忐忑,他不想让颖颖知道陈晨调过来给自己当了手下,的确是有原因。

    陈晨那天从俞家负气而走,几经磨难,终于嫁给了一个老外,两人生活三年,都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,老外回国了一趟,就再也不肯来北京,反而发函要离婚。

    那个老外是个电信工程师,是某外国公司派来的驻京代表,一个月有四千美金的工资,陈晨这三年里,日子过得非常舒心,老外又会赚钱又会玩儿,还很会宠老婆,她觉得,自己就跟个公主一般尊贵,可没想到,老外忽然要离她而去,陈晨坚决不答应。

    可老外调换了工作,再也不来北京了,而且,也不肯给陈晨一分钱。

    不久,陈晨就被迫答应离婚,因为,她实在受不了拮据的生活,好歹,离婚了,老外还会给她三万人民币的经济赔偿,而且,每个月还有一百美金抚养孩子的费用。

    原来,老外在飞机上,邂逅了一位美丽又热情的空姐,两人一见钟情。

    陈晨一直为之骄傲的白马公子,根本就是一个见异思迁的“花花公子”,仗着有点小钱,四处播种的“gong马”,陈晨,乃是他第四任妻子,他才三十八岁。

    离婚不久,老外承诺的一月一百美金生活费,也没了踪影,陈晨的日子一落千丈,以前根本不当回事的工作,成了支撑她继续生活下去的唯一经济来源,此时此刻,陈晨才后悔没有听父母的话,不该嫁给不知根底的外国人,她当初,就应该紧紧抓住俞和光不放。

    陈晨的舅舅把陈晨骂了一顿,不许她胡思乱想,插足别人家庭,可惜,她舅舅已经退休了,而她舅舅的得意弟子,也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,没有丝毫犹豫,就把陈晨调到了俞和光的部门。

    这次,俞和光调研,上级给他安排的生活秘书,就是陈晨,俞和光非常恼火,一路上理也不理陈晨,回到家,却还被老婆怀疑,他真的觉得非常委屈。

    唉,谁在这世上没有委屈呢?俞和光是个男子汉,不管自己多么委屈,还得好言好语地给老婆解释,毕竟,忍一时海阔天空。反过来说,发一通脾气,什么用也没有,反而会令老婆更难过。

    结婚十年,俞和光深刻地认识到,老婆不高兴,自己的日子就不好过。

    虽然他的老婆从来都不像某些女人那样,衣裤二闹三上吊,而且,她总是会把自己的伤心难过掩藏起来,全心全意地照顾他,照顾儿女。

    可她越是这样忍辱负重,越是更令俞和光心疼,常常内疚得睡不着吃不香,时间长了,俞和光就总结出来了,冲动是魔鬼,耐一时之心,才能换来天长日久的和平和温馨。

    颖颖看到丈夫一脸紧张的表情,也觉得自己有些过分,她忍不住叹口气:“对不起,我也不知怎么了,听说陈晨和你一起出去调研,这心里就特别不得劲儿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