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36章 第三十六 真相

    “唉,坑人呢,杨森和刘万里贷了一笔款子,生产预制板,水泥钢材都买好了,银行忽然让还贷款,钱都买了东西了,拿什么还呀?他们给银行说好话,让给宽限几天,谁知对方根本就不搭理,还把他们告了,这就被抓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久的事儿?”

    “二十来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爷,你知道怎么搭救他们吗?”

    “听说交了贷款和罚款,就可以出来了。”老头说到这里,哭起来,“三万多块钱哪,都买了水泥钢材了,就在这里面,那些人把厂子封了,人也抓起来,这么还钱?这不是坑人呢么?”

    老头哭得老泪纵横:“我不让他折腾,就不听,这不,出事了?可怜他妈也给急病了,我还得守着怕丢了东西,这是遭了什么孽啊,家不成家的,呜呜呜——”原来是刘万里的爸爸。

    想来老头情绪压抑太久了,好容易才找的一个倾诉的人,颖颖没有说话,耐心听他唠叨,不过老头很自制,也就一两分钟,他就用袖子擦擦眼睛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杨森被抓到哪里了?”

    “检察院,魏水县检察院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是魏水县?这里不是睿城县的地界吗?”

    “是从魏水贷的款。”

    “刘伯伯,你在这守着,我去魏水县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,你行不?”

    颖颖本想叹口气,她行什么呀,但看着老人希冀的眼神,便又改了口:“那里我有熟人。”

    颖颖又坐驴车回到五峰镇,在那里的供销社买了一双网球鞋,总算是能够利落走路了,可该往哪里走呢?这个社会,没有熟人,她到魏水县检察院,说不定连门都不让进,更别说能助上一臂之力了。

    该怎么办?颖颖走到五峰镇的路口,在这里等车返回睿城,没想到过来一辆去魏水的,车上贴着路线,颖颖看到郭镇两个字。

    咦!郭镇不就是魏水县的地盘么?郭九江的外甥在派出所,说不定和检察院能搭上话!

    念头一起,颖颖立刻上了车,不管行不行,总的试试,不是吗?

    四月一号,郭九江去睿城给颖颖送钱,矮胖子刘兴时却食言了,没闪面儿。

    郭九江好声好气地道:“颖颖姑娘,你若是不急着用钱,不如继续把钱存我这儿吧,你随时用我随时给你送来,还有,我利息给你高一些,好不好?”

    一个四五十的大叔这样软着嗓子求人,颖颖很不好驳回,何况她暂时不用钱,觉得郭九江这人可以打交道,维护好关系,今后或许会用得上,便点头答应了:“郭叔,行是行,你得帮我从刘兴时那里,把我另一笔款子要回来,这人说话不算话,没法打交道。”

    郭九江一口允诺:“好,不过,颖颖姑娘你得和我一起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行,星期天,我坐车你郭镇,叔叔在家等着。”……

    颖颖原本打算,等枣树苗培育好,再来找郭九江,没想到才一个月多就又要见面了。

    非常幸运的是,郭九江刚好在家,颖颖若是晚来半小时,他就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郭九江听了颖颖的简述,十分吃惊:“欠了贷款多久?这就要吃官司了?我们信用社有几笔款子,都几年了也没有抓人,唉,你同学的确很不幸,叔这就带你去找庚新。”

    赵庚新也是个热心肠,他对颖颖道:“我有同学毕业就在检察院,你等会儿,我打电话问问怎么回事,能不能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赵庚新在所长办公室打了个电话,回来给颖颖道:“不是什么大事,我这就带你去!”

    颖颖站起来道谢,心里又高兴,又难过,她估计晚上又没法回到学校了,虽然是个星期天,却没有提前给俞老师打招呼,谁知道会有什么麻烦。

    有赵庚新带着,颖颖到了魏水检察院,便见到了杨森,他瘦了好大一圈,胡茬冒出老高,英俊的面庞满是沧桑,见到颖颖,羞愧地低下头。

    “都这样了还不让我知道?你怎么连轻重缓急都拎不清了?”从小到大亲如兄妹的情义,令颖颖又是心疼,又是恼火,本来想好和和气气说话的,结果一张嘴,她就跟吃了枪药一般。

    打是疼骂是爱,颖颖这样,正是她的真性情,杨森的心里涌出一股热流,他有一种终于见到了亲人感觉,眼中现出一圈水色,为了遮掩,杨森低下头,嗫嚅着说了一句:“不是怕你给添麻烦么?”

    这不是能多说话地方,颖颖深吸一口气,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杨森脸上的委屈更甚,咬牙切齿地道:“让人坑了。我帮刘万里追款得罪的那个工厂领导,居然和魏水县工行行长是亲戚,被报复了,逼着我立刻还款。”

    “怎样把你捞出来?”

    “算了,连罚款算上,得四万呢,你哪里凑得上?”

    “那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自认倒霉呗,大不了蹲几年监狱。”杨森狠狠吐一口浊气,他此刻的表情和动作,和颖颖在录像厅看到的香港黑社会老大很是想像。

    颖颖气恼地骂了一句:“你真进了监狱,出来就可以做黑社会老大了。”

    杨森低下头:“我这回,让人坑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有错不?”颖颖必须知道事情的真相,才能想办法。

    “嗯,贷款很快就要到期,信贷员小汪和我关系很铁,我就没听刘万里的话。先还款再贷款,太耽误事儿了,我和睿城纺织厂签了合约,秋天就得全部交清八万块的货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冒险了?”

    ”是,没想到我刚把钱花出去,变成钢材和水泥,小汪就被送到省里学习,接着工行发了催款通知书。”

    说不定睿城纺织厂这个订单,也是圈套的一部分,睿城有国营的预制板厂,人家为何要买他这个私人小厂的产品?

    睿城就这么大点,那些领导们早就结成了一张人际关系的大网,彼此互相照应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

    “你交了俞老师的书稿,就出事了?”

    “嗯!”杨森迅速低下头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