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385章 故友重逢

    和杨华告别之后,颖颖就给杨森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杨华?别搭理他。”杨森的话很简洁,态度却非常明确,“这人做事太功利,不可深交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感觉,可是杨森,你对他肯定比对我了解,你觉得这人是那么好拒绝的吗?他投靠的是谁,你想必清楚,我不怕杨华,也怕杨华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说不怕又说怕,要是以前,杨森或许还不懂,可这些年,随着他的生意越做越大,他已经从一个小商贾,变成了大西省数一数二的商界大鳄,平时打交道的人,高级别的官员,也太多了。

    毕竟不是体制中的人,对这个系统某些奇怪的行事作风,杨森刚开始很不习惯,也曾捅过篓子,花了不少钱,还有妻子和几位战友从中斡旋,总算是平安度过,但杨森从中也学到不少。

    颖颖的话,杨森立刻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:“我这几天要去京城一趟,到时咱们再说,好不?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人是群体性动物,谁也离不开社会,颖颖一贯态度是因势利导,不能太回避,也不能太激进。

    木秀于林风必摧之,可是太窝囊,在弱肉强食的社会里,可就成了砧板上的鱼肉,任人宰割了。颖颖现在,也年近不惑,已经进入人生的成熟期,自然有一套应付的方法。

    她这两天仔细考虑了,拒绝杨华,可以获得暂时的安宁,杨森也不必趟这个浑水,可是自己既然已经进入了那个“衙内”的视野,他看中的东西,能轻易放弃吗?

    何况,对方的代表,还是杨华这样的小人,若是事有不谐,还不知道他会给颖颖安一些什么罪名呢,到时候,颖颖逃到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
    与其弄得鱼死网破,不如因势利导,和他们和平共处,共同搏击,大家大大捞一把,最后各方都满意。

    俞和光下去调研,十几天后回到家,看到与自家乡邻的胡同一片狼藉,也是大吃一惊。颖颖给他说了杨华找上门来的事情,也说了她邀请杨森共谋大事的计划。

    以前,俞和光对颖颖的经营,不怎么插手,可这一回不同了,和那样的人合作,一个不慎,就有可能出大事。

    虽然这个社会,尚且还算民主,俞和光料定对方也未必能那么轻易将自己捏死,可他为何要把路走到那样狭窄绝望的程度呢?

    说实话,别人想攀上这样的关系尚不可得,他只需要点个头而已。

    可俞和光也知道,自己这边,不能太没骨气,就像一团没有骨头的肥肉,对方想不吞噬,都觉得对不起老天的厚爱呢。

    杨森到京城,是俞和光和颖颖夫妻俩一起摆的接风宴,也不知道是不是杨森早有预料,他也带着妻子黄玉屏。

    黄玉屏和颖颖好几年都没见了,两个女人原来就投契,见了面自然非常亲热。

    “噢,郭颖颖,你说实话,到底是怎么保养的,怎么还没有一点皱纹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就是让自己略略发胖一点,还像年轻时那样皮包骨头,想不长皱纹,那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忽悠,你就忽悠我吧,郭颖颖,我难道胖得还少吗?原来我体重——,哼,不说了,反正,我胖了,腰都粗了一寸多,可是这皱纹,却还是没有挡住不让它生出来。”

    颖颖忍不住笑了起来:“我还有第二招,那就是心宽体胖,你用心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!”黄玉屏忍不住跺脚,“我拿什么和你比?你家老俞对你,那是含在嘴里怕化了,捧在手里怕摔了,我们家这位,只会往死里使用,累死我了,哪能像你这样逍遥?”

    杨森在外面应酬很多,喝酒应酬,难免会有女人寻缝而入,黄玉屏和颖颖不一样,她比较强势,所有的东西,必须牢牢握在手里才安心,杨森越是有钱,她反而还越是事儿多,四年前,黄玉屏意外怀孕,她干脆辞职,到杨森公司当了副总经理,主管公关部和财务部。

    捏住了男人的钱袋子,同时也为丈夫的生意,应付政府官员和其他商家,前者,让杨森即便有什么异心,也不敢轻举妄动,后者,黄玉屏也为杨森立下了赫赫战功,让杨森和她难舍难分。

    在大西,杨森夫妇的感情好,那是出了名的,黄玉屏能走到这一步,她自己十分骄傲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,操心劳累,哪能不老?

    看到郭颖颖,黄玉屏忍不住就有了几分羡慕嫉妒恨:“你命好,嫁了个好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杨森也是个好男人。”

    黄玉屏连连摇头:“未必,他们家有阴谋家的隐性基因,我可不能掉以轻心,颖颖,你知道不知道,杨磊,杨磊傍了个女大款?香港女富豪,年初移民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颖颖只觉得一阵儿恶心:“这人,怎么越来越下作了?”

    “杨森和杨磊,据说以前长的一模一样,他们俩可是同源卵细胞分裂长成的两个个体,那基因的相同程度起码在百分之九十五以上。”

    看着黄玉屏一脸认真的模样,颖颖忍不住笑了起来:“虽然基因不同,可是后天的经历迥异,杨森怎么也不会变得跟杨磊一样无耻。”

    黄玉屏也笑:“嘻嘻,我当然知道,我不是看他那么累,想帮一把么?唉,还是你家男人好,当大官儿,你在这把大伞下,无忧无虑。”

    颖颖苦笑了一下:“无忧无虑,就不会把你们俩请到京城了。”

    黄玉屏也收起了嬉皮笑脸,严肃地问:“你真的决定了?”

    “我是下了决心,就看你们俩什么心思了?”

    黄玉屏一挥手:“当然是要乘风破浪,勇往直前,岂能做那缩头乌龟?”她一摇头,“我们俩现在,就是想缩一缩,也未必能缩下来。”

    作为女人,除了外貌衣服首饰,最主要的事情,还是孩子,两人很快就聊到了这个,黄玉屏还把女儿画的画儿给颖颖看,她想想带孩子去考央美的附属小学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