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381章 火灾

    对方没想到颖颖忽然强硬起来,一是无言以对,他也是个跑腿的小喽啰,不能替主子拿主意,只能来回传话儿。

    俞和光和俞曙光,官儿也不算小了,虽然他俩都没有什么后台,但却有声誉,想要颖颖的牧场,首先得将这俩算计倒下才行,那边大概也觉得棘手,便和颖颖好言好语:“我们这边,刚刚投资了一个大项目,一时资金紧张,要不,用其他方式补偿你,如何?”

    颖颖以为另外给她一片地方,再给她几千万银行贷款呢。现在国家经济发展很快,贷款非常难,她以为对方背景很深,不费事。

    没想到,对方倒是愿意给她划地块,却还是不肯给贷款,原来,他们家老爷子,倒是个好的,并不许子女经商招摇,颖颖也是想左了,人家既然能贷款出来,何不将钱砸给自己?何必绕这样大的圈子?

    颖颖一开始拒绝出售自己的资产,国内旅游刚刚起步,J县的牧场又颇合京城民众的心思,颖颖就像抱了个聚宝盆,当然不愿意撒手了。

    但是对方却穷追不舍,一副非买不可的架势,很有些仗势欺人的意味,但对方却有一个好处,就是一直和她好好商量,才不那么招人仇恨。

    颖颖也是打听了一番,才知道对方的靠山是谁的,所以,也没法说对方仗势欺人,市场就是这样,好些人刚开始并不打算做某些买卖,最后在业务人员的一再说服下,最后还是达成了交易,所以,对方也不算太过分。

    颖颖就是这样,比较能容忍。

    是的,活着不易,就算是国家领导人,不也因为国内国际的形势所迫,做各种妥协吗?何况她一个升斗小民?

    再说,颖颖和别的女人比起来,不知道过得多逍遥,不用上班看老板和上司脸色,时间自由,手头宽裕,这简直是妇女同胞们梦想的理想生活了,偶尔做点让步,还真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颖颖考虑退一步,把牧场卖了,什么钱不能挣,她非要和一个权势公子抢饭吃?

    或许有人觉得,市场竞争激烈,不抢就没饭吃,但颖颖因为一直比别人先走一步,等竞争激烈时,她总是全身而退,所以,到了现在,并没有经过那种你死我活的激烈场景。

    除了碰上姜水仙那个疯子,丢了阳阳,颖颖这辈子一直过得很平和。

    那边见颖颖和他们的谈判,起码有七八分的诚意,倒也没动手脚做出胁迫劣行,或者,对方也算是“厚道”的人。

    这天早晨,俞和光带着儿子出门,颖颖和女儿在后面。

    梅雨姗为思阳联系了一个外交部内部的幼儿园,晓倩原来就是在这里上学的,幼儿园不仅双语教学,而且还美术音乐等等,全都教得非常认真。

    幼儿园因为地方不大,看着并不起眼,但美术老师是中央美院毕业的,舞蹈老师原来是战友歌舞团的舞蹈演员,音乐老师小学和初中,都是中央音乐学院附属学校的,这家伙心里承受能力差,平时学得特别好,每次大考临场都发挥不好,最后一怒之下不考了,后来有人介绍她来幼儿园应聘,园长考了一下,对她非常赏识,便做了这里的老师。

    颖颖把思阳送到幼儿园,孩子对那里很是喜欢,并且,生活习惯变化也很大,才三岁,每天晚上睡觉,都要把自己的小衣服叠整齐,进门换了鞋子,也放得端端正正。

    颖颖不是不知道好歹的人,既然梅雨姗示好,她也投桃报李。

    不知道梅雨姗是不是年纪大了,不那么张扬了,还是有求于颖颖,现在,待人接物非常和气,和颖颖相处融洽和睦。

    颖颖送女儿到了幼儿园,还站在院子外面,看里面小朋友嬉戏玩耍了一会儿,正要离开,袋子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以前的大哥大移动电话,跟个大砖头似得,现在,市场上出现了这种数字信号的手机,她便花钱买了两个,爱立信的,只有巴掌大小,通讯效果还挺好的。

    电话是俞和光打来的,声音里有些焦急:“邻居家着火了,咱家也受了波及,爸爸打电话说,咱们房子也着了火,咱妈和咱爸都好着,没有受伤,你回去看看吧,我刚刚陪着领导出城,走不开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的。”颖颖一下子慌了神,挡了个车,急急忙忙赶过去。

    俞家老宅所在的是一片老街区,很多房子甚至是清朝建的。房屋的上面,横七竖八拉着输电线、电话线、有线电视线,都快成蜘蛛网了,尤其是好多人家挤在一个院子里,电线就拉得更多更乱了。

    火灾就是电线老化引起的,尤其隔壁连着几个大杂院,因为人口激增,院子里乱搭乱建,很多地方不足一米宽,老化的电线落在一个乱搭建的小窝棚上,窝棚顶上就上极易着火的油毡,天干物燥,还有点小风,早上五点多,又没人看见,等喊救火的声音起来,已经好几家的房顶都有了火苗。

    消防车停在路口,根本进不来,仅靠人们拿着脸盆水桶往上浇,根本不解决问题,最后消防官兵放弃了消防车,带着人拆了几家房子,断了火路,才算扑灭了大火。

    好在只有几个人被烟熏晕了,没有人死亡。

    颖颖回去的时候,一大群人围着路口议论纷纷,还有几个女人在哭,有一个还念念叨叨的,说是攒了一年的钱,上个月才买了一台新彩电,还有家人的衣服被褥,全都葬了火海。

    有人低声再劝,那女人哭着道:“东西没了就没了,可,我们没地方住了,呜呜——”

    一句话把周围的人全说得眼圈通红。

    是啊,虽然这时候京城里也有了房地产,可一套最少也得二三十万,有几个人买得起呢?尤其是挤在大杂院的人家,若不是实在没办法,谁愿意这么挤着?如今,就是自己不介意拥挤,可也没房子了,谁能不难过呢?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