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370章 好心大姐

    俞胜光从抽屉里,拿出昨天写的协议递过去:“签字吧!”

    张璨璨如遭雷击,她没想到,俞胜光竟然一直惦记着这事儿,协议都保存好好的等着她,想到自己这几天,里里外外的操劳,还厚着脸皮拿这些肉食,她自己又能吃多少?还不是怕没了钱,他们父子受委屈吗?没想到,自己忙前忙后,却落了个猪八戒照镜子,里外不是人。

    张璨璨蹲在地上,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俞胜光以为她又在用老伎俩,一哭二闹三上吊威胁自己,怒意更甚,愤愤地哼了一声:“你就这点能耐。”

    张璨璨心灰意冷,站起来,到卫生间洗了一把脸,出来后,冷冷地对俞胜光道:“走吧,去离婚。”

    两人出门,还坐的一辆公交车,到了民政局,接待他俩的是个五十多岁的大妈,她很耐心地问张璨璨:“你们为何要离婚?”

    一句话,就让张璨璨潸然泪下,她一肚子委屈,没地儿诉说,见这位大姐很和气,忍不住就哭出了声:“大姐,我不离婚没办法,你不知道他有多冷血,呜呜——”

    “好好说,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张璨璨就把自己的委屈,啪啦啪啦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那大姐又问俞胜光:“你为何非要离婚呢?你媳妇年轻漂亮还顾家,娶妻若此,夫复何求?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。”

    俞胜光挑张璨璨“作”的事,讲了几个,痛心疾首地道:“非是我不愿意和她过日子,她能把好好的光景,过得凄惨无比,她还哭呢,我在家都没脸见人了,大姐,我大嫂是傲气,可人家有傲气的资本,长相气质,还是才女,在家,对我父母也从来没有一句忤逆的言语,也从来没有厚着脸皮,从我父母那里抠索,我三弟妹就更别说了,人家有能耐,能挣钱,为人还大度,这样的妯娌,她都一个都合不来,难道这世上都是别人不好吗?”

    离婚办事处的大姐,也是心里苦笑,她何尝没有听出来,张璨璨是自己把自己的日子过滥了呢?但这两口子虽然互相埋怨,可是感情并没有完全破裂,女人的“作”,虽然有自私的成分,但对丈夫儿子,也是一肚子的爱意,男人的“怨”,不只是想要维护自己的面子,也是希望妻子能活得有尊严一些,他们对彼此,还多少有那么些关心爱护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,再有几个月,孩子便要高考,若是两人离婚,说不定就把孩子给毁了。

    办事员大姐耐心地劝了俞胜光几句,然后又教育张璨璨道:“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还有,彼之砒霜,吾之蜜糖,你羡慕别人,别人何尝不在羡慕你?”

    “谁会羡慕我?”张璨璨还是抽抽噎噎的。

    “我呀,说不定,你那两个妯娌,也羡慕你呢,你看,你爱人虽然挣钱不多,也没有什么权势,可他没有任何不良嗜好,抽烟喝酒赌博外遇,他一样也没有,工作又做得很出色,还有副高职称,这多厉害?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?他哥哥弟弟都是厅级干部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,各有各的好啊,他哥他弟,走到这一步,是容易的吗?你想想,和人竞争的时候,难道没人挤兑、陷害?没有经受任何风风雨雨?可你呢?你受了这么点儿委屈,就哭成这样,我就知道,你没受过什么委屈,你那两个妯娌,为何在家不闹腾?那是吃过更多的苦,受过更大的委屈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位工作人员的耐心之好,换成后世的办事员,谁理你到底还有没有感情基础?见你俩离婚协议都签好了,还不立即就把离婚证给办下来?有多少人离婚之后,又后悔了呢?这世上单身男女越来越多,何尝不是因为离婚太草率的缘故?

    办事员大姐见张璨璨脸上表情已经不那么愤愤不平,又继续道:“我听你俩说了这些,都很羡慕你日子好过呢,有个好婆婆,公公也不错,丈夫能干,就连妯娌,都是有气度不多事的,我身边要是你家人这样的,做梦都笑醒了,你还不知足。”

    张璨璨本来就没有那么大决心来离婚,听了这些话,越发不想离了,她幽怨地瞟了俞胜光一眼,求情的软话说不出来,只能不停地流泪,希望能唤醒俞胜光的同情心,不再闹着离婚。

    那大姐劝俞胜光的话很是简单,她道:“怎么说你也是个大男人,要多担待,孩子要教,老婆难道就不要吗?她以前做得不好之处,你可曾指出来过?”

    “没有对吧?她犯小错误的时候,你不及时指正,等她捅出大娄子,你忽然来个大撒把,要离婚,这就是你,自诩男子汉大丈夫的人做出来的事儿?你就是要离婚,那也得把事情处理好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俞胜光很奇怪地问:“还有什么事情要处理好?”

    “第一,等儿子考上大学。”

    “嗯,行!”

    “第二,两人共同努力,还清外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,好吧!”俞胜光犹豫了一下,才答应道。

    “第三,你还得攒出儿子上大学的钱,若是没有考上,则给他攒出结婚的钱,你既然是个大男人,就得有担当,对不对?”

    俞胜光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啦,你俩现在还不能离婚。”

    她对指了指俞胜光:“你是男人,有担当些,先给她道个不是,你不该平日里不管不顾,出了问题就闹离婚,说,‘对不起!’”

    俞胜光其实心里很矛盾,既嫌弃张璨璨人品不行,又怕离了婚,他要重新回到去年冬天的那种日子里去。俞妈妈是个勤快爱干净的女人,张璨璨也是,从小到大,俞胜光还真没有经过那么混乱糟心的日子。

    犹豫再三,俞胜光低声对张璨璨道:“对不起!”

    张璨璨大哭。

    办事员大姐让俞胜光在外面等着,她要和张璨璨说几句话。

    俞胜光很听话地走了,张璨璨有些奇怪地看着办事员大姐,办事员大姐的脸色,却一下子严肃起来:“张璨璨,你有没检讨过,自己为何过得这样不如意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