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366章 振兴的亲事3

    郭振兴打小就不是能受气的,这几个月忍耐,已经到了极限,他一改平日里冷静模样,忽然瞪起眼睛,对着闵果儿吼道:“滚!我再也不要看到你,有多远滚多远!”

    闵果儿愣住了,好半天才反应过来,自己被人拒绝了,她又是气愤,又是委屈,最主要的是,实在太丢人了,倒贴着追男人,还被拒绝了。她眼圈一红,两颗大大的泪珠慢慢聚集在眼角,然后,噗哒一声,从脸蛋上滑落下来:“郭振兴,你不知好歹,不过是长了一副好皮子,要家世没家世,要职位没职位,我伯母伯父都不同意,是我坚持,他们才保留意见,还有,是我求爷爷告奶奶,把你调到京城,还给你安排到机关工作,又轻松又体面,你却不知感恩,还吃里扒外,你就是个没良心的。”

    郭振兴自从知道自己为何被换了工作,就一肚子的憋屈,满肚子气儿没地撒,现在闵果儿居然还以恩人的姿态出现,他的怒火更是难以抑制,他瞪了瞪眼睛:“你好好意思说我工作的事情,知道不知道,我在原来的部队,不仅专业对口,领队的老师,还是全国首屈一指的专家,我跟着他,学习有尽头,工作有奔头,活得要多踏实有多踏实。到了京城呢?我不仅专业不对口,还得面对一群胸无点墨却装模作样的伪君子,四处看人脸色,这种日子,我早就过够了,过烦了,闵果儿,我恨你,恨死你了!这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你!”

    闵果儿睁大眼睛,看着郭振兴,见他的脸色毫无作为,显然不是说气话的,她呆住了。

    闵果儿没想到,郭振兴和她的观念相差这么远,她以为的好,他并不喜欢,她嫌弃的差,他却甘之如饴。

    以前,大伯和伯母,都说他俩不合适,大伯就是这话:“郭振兴是个农村小子,吃苦受累惯了,乍猛过上好日子,他还不习惯呢,你俩,一个喜欢奋斗,一个却想着享受,根本不是一条道上跑的车。”

    闵果儿的大伯母却是这样认为的:“那些农村小子,满心思都是怎么往上爬,和这样的人在一起过日子,一点意思也没有,还非常辛苦,他若是成功了,觉得都是自己奋斗来的,若是遇到一点挫折,不会感激你曾经给他的帮助,反而不断埋怨你,嫌你做不到这个,做不到哪个,甚至嫌弃你爱穿爱吃爱花钱,就是不爱干活儿,等过些年,你也老了,他也老了,你回想一生,才觉得亏得慌,面子好没有一点儿用处,当不得吃,当不得喝,最大的作用,就是还有女人投怀送抱,把你气得要死要活。”

    现在看来,大伯说得比较靠谱,伯母说得全不对。

    可是,不管是他们谁说中了,她闵果儿的心,都被深深伤害了。

    郭振兴发完脾气,怒气冲冲地走了,闵果儿一个人蹲在那里,哭得一塌糊涂,偶尔,还不忘记从手指缝里,四处张望一下。

    闵果儿以前,总以“不想活了”威胁郭振先,每次,他都会偷偷回来看一眼,唯恐出了什么意外,闵果儿拿住了他的缺点,这一次,闵果儿蹲得脚都麻了,哭得头晕眼花,摔倒在地,也没有看到郭振先的影子。

    看来,他是真的下了决心了。

    是的,振兴虽然舍不得离开军营,舍不得读了两年多的硕士课程,但是,他还是没法用相伴用一生的亲密爱人,来换取那一切。

    人生,总是要有取舍,即便再痛苦的抉择,也不能违背了自己的本心。

    郭振兴从小,就是看着父母恩恩爱爱长大的,后来,姐姐结婚了,哥哥也结婚了,他们都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,小子日过得甜甜蜜蜜,振兴慢慢懂了人情世故,心中一直有个规划,那就是,他也要有个幸福的家庭,这个家,可以没有钱,也可以没有权,但却不能没有爱情。

    是的,今年他二十六,正是建立家庭的最好年龄,也是为将来的幸福生活做好规划、打好基础的关键时刻。他怎么可能,为了财富地位那些细枝末节,牺牲最美好的情感呢?

    振兴这天,来到俞家,给姐姐说了自己的打算:“我有可能会因此复员,姐姐,到时候,你就给妈妈说,是我不喜欢部队,嫌它管得太严,不要让爸爸妈妈为那些人生气。”

    颖颖郑重地点头:“振兴,你想过没有,万一,我是说万一,你真的要离开部队,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郭振兴也一脸严肃:“姐姐,我打算考研,我已经查过了,有些大学里,也有这样的专业,研究生毕业之后,会分配到一些军工企业去,我还是搞老本行,在哪儿都一样。”

    颖颖当然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,但她却不得不做好最坏的打算。、

    春节转眼就来到了,振兴的领导给他谈话,准备调他去一个研究所工作,那里,虽然也属于北京市,但却是正儿八经的乡下,研究所之外,除了麦田,还有一些菜地,绝对没有政府机关和企业,和繁华,一点也搭不上关系。

    振兴对京城的繁华,并不留恋,唯一遗憾的,那个研究所,距离J县比京城要远将近一百公里。

    闵果儿还不死心,最后一次来找郭振兴:“你若是现在后悔,还有挽回的余地。”

    郭振兴很平静地摇摇头:“我不后悔!”

    闵果儿气得跺脚:“你会后悔的,你一直研究无线电,那里,却是医学仪器,哼,我要让你哭都找不到地儿。”

    这个恶毒的女人!

    “只要能离你远一点,我就是换个专业,那又如何?而且,咱们国家的医学电器,一直都靠进口,我说不定会突破行业桎梏,成为跨行业的专家,到时候,不要怪我没有谢你!”

    闵果儿气得脸色都青了,她本来,是要将郭振兴转业的,却不知道那里出了岔子,最后出来这样一个调令。

    是的,这天下,不是某个人的,没人的手有那么大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