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362章 兄弟

    看到哥哥不说话,俞和光也沉默了下来,他是兄弟中最小的一个,这事儿本该大哥来做,无奈大哥和二哥,还真有些像,就是对一件事情太过执着,都不怎么管家务,前几年,大嫂和二嫂不和,把妈妈气得,两兄弟都毫无觉察,直到老太太发火,把兄弟俩都赶出去住,他们这才红着脸,给老人道歉。

    俞和光回到家,事情已经过去了,他也就没有多管,但对两个哥哥还是一副“世外仙人”的模样,很不苟同,他也提醒过他们,无奈,哥哥们依然我行我素。

    俞和光叹了口气,惊醒了俞胜光,他红着眼睛看着弟弟:“即便你打官司,璨璨也不会还你钱,她肯定把钱都花了,你二嫂是什么人?狗窝里还有剩饭?回头,我做点兼职来还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还钱的事儿,而是二嫂不告而别,她这样做人,也太离谱了,二哥,你还要给朝阳补习功课,哪有时间做兼职?”

    “今年不行,明年还不行吗?和光,你不会这么着急吧?”

    “二哥,四万对颖颖来说,不算什么,我找你,也不是因为二嫂,而是你,你对生活的态度,你老婆不管,儿子不管,父母不管,职称有那么重要吗?人生,难道就只有评职称这一件事?”

    俞胜光靠到椅子背上,有些颓废地嘟囔道:“我还能做什么?咱们家就只有你,有钱又有势,我是没钱也没势。”

    “二哥,你的心思里,只有权和钱吗?难怪把日子都过丢了,二嫂没有你抚慰,每天跟个怨妇一般,看谁都不顺眼,朝阳也缺乏管教,心里就跟长了草一般,每个安静的时候,十七八岁,没有理想,也没有目标,甚至不知道什么是快乐,以前颖颖对他还特别在意,付出不少心力,可惜,你们夫妻看不见,二嫂还觉得颖颖在折腾你儿子,让颖颖伤了心,也不再管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!”

    “二哥,我说那些,不是要你道歉的,咱们兄弟,哪跟哪呀,我是想提醒你,你是一家之主,要负起责任来,不仅要教育好朝阳,还要规劝二嫂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规劝?我人影都看不见。”说起老婆,俞胜光就一肚子气,忍不住在弟弟面前就抱怨起来。

    “二哥,二嫂去了广东,有没有给你打过电话?还有,她有战友在深圳,总会和她联系吧?你有没有打电话去问问?关心一下?不管怎么说,二嫂也是想把日子过好,你这当丈夫的,该有的关心还是要有啊。”

    俞胜光沉默了好一会儿,忽然一拍桌子:“她走的时候,连告诉我一声都没有,可是当我是丈夫?我为何巴巴给她打电话,从结婚开始,她就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。以前,咱爸妈没有平反,我不得不看她脸色,现在,咱家什么都比她家好,她为何还要处处鄙视我?我受够了!”

    俞和光没想到二哥对二嫂这么大怨气,这夫妻俩,你怨我我怨你的,难怪日子过成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“二哥,二嫂爱虚荣,你结婚前难道不知道?你怎么能觉得她看不起你?看不起你,她为何要和你结婚?她虽然不会教育孩子,太溺爱朝阳了,可她以前,还不总给你们穿戴打扮得干干净净?你调到京城的头一年,穿戴也很不错,可见二嫂并不是看不起你,她也希望你体体面面的,这哪是看不起你?”

    俞胜光眨巴眨巴眼:“照你这么说,你二嫂没有看不起我了?”

    “我认为是这样,二嫂见颖颖手里有钱,有些急眼,对你多有抱怨是真的,但她对你和朝阳的生活,还是很上心啊,朝阳嘴巴那么挑,很少听见抱怨妈妈做饭不好吃,你和朝阳,总是干干净净的,这也是二嫂的功劳啊。”

    俞胜光又沉默了,过了好久,他疑惑地问兄弟:“这么说,我对不起你二嫂了?她生气了,才去了南方?”

    俞和光苦笑,他以前怎么没发现,二哥才是真正的书呆子?

    “二嫂爱面子,忍受不了穷日子,她指望不了你,打算自己搏一把,也不见得就是生气了,有些失望是真的,二哥,你给她打个电话,两人好好沟通沟通,颖颖的意思,若是她想在娱乐业里发展,我们也支持,只是,去南方,真不是最好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哦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兄弟俩喝了点酒,吃了一顿饭,关系比以前好多了。

    俞胜光和弟弟告别,回到家,翻看茶几上的电话本,开始给老婆的战友打电话,很快要到了张璨璨的传呼机号码。

    俞胜光还是第一次使用传呼,十分新奇,电话之后,坐在桌子边,满脸等待。

    张璨璨这些日子,过得非常狼狈,她战友帮忙牵线的两个表演,都是在农村,白话和客家话,她是一句也听不懂,本来就够狼狈的,南方人还瞧不起北方人,觉得北方人笨,偏偏张璨璨放不下城里人的架子,瞧不起农村人,觉得他们只是机缘巧合才一夜暴富,不仅没本事,还没文化没修养。

    张璨璨想要挣钱,还放不下架子,又因为和她接触的人中,有那么些根本不懂得如何欣赏,满眼都是se情,不断抱怨她带的女孩子穿着太保守,表演没彩头,他们甚至拿了些其他表演团队的宣传照片,上面的女子衣着暴露、动作轻佻,令张璨璨恶心不已。

    最令她痛苦难当的,是表演之后,对方竟然敢不按合同付款,张璨璨不得不打电话叫来战友,甚至在有一家还叫来了警察,对方也只付了三成的款项,只因为她们是外地人,那些警察和稀泥,最后不了了之,张璨璨非但没有挣到钱,反而还借了战友几千块,才不至于流落街头。

    张璨璨看到呼机上家里的电话,心里的委屈再也忍不住,接通电话,她听到俞胜光“喂”了一声,心头的火就蹭得就涌了上来,若不是遇到这样无用的男人,她何必受这样的罪?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