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361章 迷惑

    张璨璨从颖颖总共拿了四万块,转眼就花得差不多了,这才知道自己当初的想法实在幼稚,想到自己在妯娌面前吹的大话,怕再要钱,颖颖给脸色瞧,可若是不要钱,又如何支撑?

    她听战友说话的意思,那边的娱乐场所,明显有其它色彩,纸包不住火,郭颖颖肯定也不会一无所知,她思想保守,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去南方,以表演养队伍的打算。

    这天,张璨璨该付教师工资了,她心里很不爽,便把四个学员考了一遍,结果让张璨璨非常惊讶。这几个女孩子,不愧是歌舞之乡长大的,才学了不到两个月,唱功就有极大的提高,舞蹈也小有成就,至少,老师教了两套舞蹈套路,她们合在一起表演,看着是有模有样了。

    张璨璨拍了一段视频给战友发过去,过了几天,战友传真过来一份五天的表演合同,还有两个意向合同,若是第一场表演还可以,后面还有十二天的。

    张璨璨看到合同上,一场上千的表演费,心情激荡,横下心来要去南方。

    没想到,颖颖还不知道消息,俞胜光先表示不满了,他坚决反对张璨璨去南方,也不同意她入这一行,夫妻俩在家大吵了一架,张璨璨一怒之下,就去买了火车票,她怕颖颖阻拦,干脆招呼都不打一个,直接走人。

    张璨璨兄妹三人,南下的南下,北上的北上,张璨璨的爸爸也接到通知,让他限期去安西干休所报到,逾期那边就取消资格,他也不敢再在京城闹腾,带着几个孙辈的孩子走了。

    天气已快要入冬,J县牧场那里,风已经很硬了,吹在脸上生疼生疼的,俞和光去把父母接了回来,本来想让老人在城里,好好过冬,却没想到,一贯没有存在感、安静过分的俞胜光却忽然闹腾起来。

    张璨璨以前各种作,把俞家搅得不得安宁,他这个丈夫视若无睹、毫无反应,每天悠然自得地过自己日子,现在老婆走了,给他留了个特别事儿多的儿子。

    俞朝阳一直就是个问题小孩,以前甚至有破坏欲,什么东西到了他的手里,非得弄坏了才罢休,在家里,不仅欺负阳阳,连晓晴和思阳都不放过,阳阳的小汽车、晓晴和思阳的布娃娃,不知让他弄坏了多少,而且,他不禁弄坏了别人的东西,对自己的东西也不珍惜,他是练游泳的,每个月都得一双运动鞋,也不知道怎么穿的。

    而且,俞朝阳从来不洗鞋子,张璨璨走后,家里每天充斥着一股浓浓的脚臭味儿,熏得俞胜光连书都看不下去,他逼着儿子洗鞋子,俞朝阳就把鞋子在水里泡一泡,就拿出去晒了,他家是一楼,凉台外面有条小路,以前邻居都从那里经过,这一下,一个个避得远远的,还有人给俞胜光提意见,让俞胜光很没脸。

    这些还不算,俞朝阳的班主任老师又把俞胜光叫到了学校。

    俞朝阳今年高三,因为是国家二级运动员,早有大学和他说定,只要高考能达到三百分,就能入学,可惜俞朝阳功课差得太多,数理化三门都在二十分左右徘徊,老师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,和俞胜光做了一次深谈,让他抓一抓儿子的功课。

    俞胜光这些年,工作上的成就挺大的,就是因为两耳不闻窗外事,现在,每天晚上陪着儿子做功课,自己的设计和研究不得不停下来,在最近一次高级工程师的评定中被刷了下来,他一肚子火气,见谁都喷。

    尤其是对着俞和光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你媳妇到底怎么想的,给璨璨钱让她胡折腾,家也不管了,儿子也不管了?”

    俞和光刚开始还忍着,但见二哥在自己老婆孩子面前,也黑着一张脸,把阳阳和思阳吓得跟个鹌鹑一般缩手缩脚的,便也生气了。

    但俞和光还算有理智,知道在家吵架,爸爸妈妈听见了心里不舒服,便把二哥叫到外面,要了几个拼盘,一打啤酒。

    “二哥,你有什么意见,就给我说,有什么气,也朝我撒,不要在家吓着了女人和小孩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这样你就心疼了?我家都不成家了,你看见了没有?”俞胜光比较寡言,不爱说话。

    这种人,常常也不会说话,使人寒心的言语,他们张嘴就来。

    “看见了,二哥,我有眼睛。”俞和光见二哥这么自私,有些黯然。

    没想到弟弟这么痛快地承认错误,俞胜光一时不知该怎么办,瞪着眼睛反而没了话说。

    “二哥,这两年,二嫂在咱妈面前捎捎挂挂,嫌压岁钱少了,你看见了没有?”

    俞胜光一摆手:“女人还不都是这样唧唧歪歪的?不搭理她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二哥,你是个男人,心胸宽广,不搭理可以,咱妈也是个男人吗?她老了,生活的圈子就针尖大点儿,无非儿子孙子媳妇儿,她听见了,心里能毫无感觉吗?我们都是当儿子的,我没法像你一样,毫不在乎她老人家的感受。”

    俞胜光眨巴了几下眼睛:“三弟也不能为了耳根子清静,就纵容你二嫂胡闹吧?”

    俞和光拿出张璨璨和颖颖签订的合同:“二哥,你好好看看,颖颖纵容二嫂胡闹了没有?若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,我认识二嫂是谁?四万,你不会以为,我们嫌钱多吧?”

    俞胜光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二哥,你既然不支持二嫂去南方,想必也支持我和颖颖废除合同,追回给二嫂的钱吧?”

    俞胜光看着合同上的四万块钱,这是他七八年的工资,没想到,三弟媳妇这么有钱,随随便便就给人这么多。

    说起挣钱,他也不是没有机会,这几年,不少同事在私人建筑队兼职,有的年薪几千,有人上万,他都不屑一顾,一men心思用在评职称上,写论文,出图纸,他一个中专毕业文凭,拿到副高职称,在单位,已经是独一无二的人了。

    俞胜光有些恍惚,这些年,他努力奋斗,可以说夜以继日,废寝忘食,怎么就落了个众叛亲离的下场?老婆不爱,父母不喜,连兄弟都颇有微词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