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352章 友情

    八十年代,官员腐败也不过是吃吃喝喝,想升官的人,也就是往领导那里跑一跑,混个脸熟,最多拿点烟和酒,颖颖记得,郭镇有个张姓的人家,想把姑娘调到邮电局工作,也就是给局长买了两瓶汾酒,两条烟,酒是六块一瓶,烟稍稍贵了些,一条十块,总共花了三十来块,这在后世的人看来,跟天方夜谭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到了九十年代,升官和工作安置,都开始金钱开道。

    在符东看来,俞家兄弟就像外星人似得不懂行情,他很诧异这两位,如此不合时宜,竟然还能在官场上混到眼下这样的地位。

    符东忍不住让人调查了一下,才知道俞曙光升上来,纯粹是拿命换的,特殊年代,舍命救过一个大佬,还为那一代人,摇旗呐喊,四处奔走,昭雪喊冤,为此差点让人整死。八十年代初,那些老人平反之后,对俞曙光多有照拂,再加上俞曙光也有文采,一跃便成为厅级干部,也顺理成章,但那以后,俞曙光的仕途,便停滞下来,十多年没有寸进。

    难怪!符东心中愤愤不平地认为:觉得若不是自己帮忙,俞曙光肯定就在厅局的位置上退休了。

    其实,符东刚开始只不过是打算从俞曙光身上捞点功绩,后来,见俞家有钱,心里这才有了别的想头,这就是所谓的人心不足,若是俞曙光很穷,他也不会得陇望蜀。

    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符东能打听俞家的事儿,俞和光也能打听他的事情。

    为何他那次从市郊返回城里,吴国立只是碰巧遇到,为了引起他的警觉,故意跟踪了一段路程,他怎么会如惊弓之鸟,那么敏感?

    符东残害陆婷时,把自己那个“小三”转移到了城里,小孩子在乡下长大,总有一股怯懦的气息,不如城里的孩子大方活泼,符东既然打算换个地方,自然不会再把她们藏匿乡下。

    这些动作,自然能落入有心人的眼里,入了俞和光的耳朵。

    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,若是符东没有再针对自己和哥哥,不管他如何对自己兄弟不满,事情过去也就过去了,俞和光并没有打算先下手为强。

    这天,张帅来找俞和光,寒暄之后,他问道:“老俞,你和符东熟不?”

    俞和光摇头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和俞大哥一起发表过论文吗?”

    “那也是巧合,我大哥和符东脾气并不相合,现在不怎么来往了,有事儿?”

    “听说符东要调整工作,到计委去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诧异张帅的消息灵通。

    张帅见他那样的表情,不好意思的笑了:“我不像你,还有正经工作要干,我现在就是个包打听,领导让干啥,咱就得干啥。”

    驻京办少不了要为当地经济发展跑路子,对计委的人事变动自然敏感,俞和光理解地点点头:“这就是你的正经工作啊,怎么这样妄自菲薄?”

    “老俞,能不能给咱引荐引荐?等符东正式调入计委,再去拜佛烧香,可就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有些为难,他不能劝张帅不和符东打交道,可若是张帅真的去找符东,今后,还能说得清吗?就符东那样贪婪的性子,张帅现在越来越不讲原则的行为。

    “张帅,你觉得这驻京办的工作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嗨,你让我能说什么?不管是跑计委还是别的部门,到处求爷爷拜奶奶的,另外,还负责接待大西往来的干部,一个个的都是爷,就咱是小老百姓,每天看尽他人脸色,你觉得,这样的工作,能好吗?”

    “我还当你乐在其中呢。”

    张帅脸一红,低下头沉默不语,他第一次去求人办事,的确非常痛苦,在部委的大门外面,徘徊了一个小时都不敢进去,一回生二回熟,时间长了,也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只是,他不管见谁,都会这么说,只是习惯性叫苦叫累罢了。不是说,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吗?他不这样,省里那些大佬,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高驻京办的地位?已经有消息过来,省里想把驻京办,提成副厅待遇,若是他不调回去,就能顺顺当当的成为副厅级,比俞和光,也就低那么一点点了。

    想当初,俞和光忽然空降到睿城,成了处级干部,他张帅连个副科级都不算,说实话,他的心里,除了羡慕,的确还有浓浓的嫉妒,只是作为好友,他很快就调整心态,衷心为朋友祝福,但这些年,他一直拼命努力,希图拉近两人的距离,现在,梦想眼看就要实现了。

    俞和光心里也犹豫再三,最后,还是斟酌着说道:“你每天所作所为,有多少违反政策,多少是犯法的,心里有底不?”

    张帅吃惊地抬起头。

    “老张,咱俩的关系,我就不和你拐弯抹角了,我的意思,你还是想办法换个工作,到基层,发挥自己的专业特长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非常委婉,但张帅还是听出来了,联想到上一次他们两家人一起游湖,俞和光所说的话,张帅还有什么不明白的?

    俞和光是好心,怕他犯了错误,毕竟,他现在给那些领导送钱,一万两万的,都不觉得多了。记得第一次送出一千块,他犹豫再三,十分矛盾。

    思想,就是这样一点一点被侵蚀,他也这样一天天习惯了眼下的生活,他眼里,贪官已经不足为奇,看到一个清官,反而有些诧异了。

    张帅倏然而惊。

    “老张,我知道,常在河边走,哪有不湿鞋的,我不能看你越陷越深。”说完,俞和光自嘲地笑了一声,“我这么说你,其实自己又何尝多么干净?国家不许干部家属经商办企业,我家那位,一个接一个的办,唉,虽然我们自认为是利国利民,可违反政策就是违反政策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让小郭把牧场关了吧?”

    俞和光摇摇头:“现在的情况是,我若真的把自己弄得那么清白,估计工作更难做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