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349章 表面

    其实盘子里还有几个饺子,但梅雨姗却觉得特别不舒服,看了俞朝阳一眼,那眼神,怎么掩饰,也还是带了点鄙视打意味,张璨璨看到了,心里的气儿越发地堵起来,她强打笑脸,用公筷夹了些香菇青菜,放到俞晓晴前面的盘子里:“晓倩,多吃青菜对皮肤好,女孩子白了才漂亮。”

    俞晓晴四岁了,长得也算可爱,小姑娘也非常爱美,唯一的缺点,就是不够白,她也特别在意别人说自己黑,还有,俞晓晴爱吃甜食,最不爱吃菜,凡是绿色的,她都一口不入,张璨璨这是故意找茬呢。

    果然,俞晓晴看着盘子里的青菜,变了脸色,很不高兴地撅起嘴:“我就不爱吃青菜。”

    梅雨姗急忙哄女儿:“不吃就不吃,别哭,今天是大年夜,妈妈说过什么,你可要记住。”

    俞妈妈和俞爸爸见梅雨姗这么娇惯孩子,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张璨璨笑了一下,觉得心里舒服很多,继续火上浇油:“晓倩,你看妹妹吃的多好。”

    一家人的眼光,下意识转过去看思阳。

    思阳坐在个人专用的小凳子小桌子上,一个人拿着勺子,在妈妈给的小碗里,挖起一勺饭菜,往嘴里送,她的小手还没那么灵活,吃得一脸都是饭粒儿,小桌子上,也撒的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俞晓晴见二婶表扬妹妹,贬低自己,更是不高兴:“瞧妹妹瞧妹妹,妹妹跟种菜种米的一般,哪里吃得好了?”

    梅雨姗这两年知道老三两口子竭力帮着自家男人,对颖颖十分友善,见女儿说得不好听,急忙阻止:“妹妹还小,你这么大的时候,还不会自己吃呢。”

    梅雨姗平日里对女儿十分娇纵,从来没有说过一句不是,俞晓晴没想到,母亲竟然说妹妹比自己好,当即眼圈一红,放下筷子不肯再吃。

    幸好这时有人打电话拜年,俞爸爸和俞妈妈也吃饱了,站起来准备去客厅,没有看到孙女的模样,不然,又该皱眉头了。

    等老两口出去,梅雨姗狠狠剜了张璨璨一眼,张璨璨毫不客气地瞪了回去。

    俞曙光和俞胜光一起哼了一声,两个女人这才扭开脸。

    梅雨姗心疼女儿,低声哄着:“晓晴还没吃饱,对吧?是妈妈不对,妈妈再也不这样了,来,晴晴再吃个虾饺,好不?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要吃虾饺。”

    “那晴晴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奶油泡芙!”

    俞朝阳本来就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,他手疾眼快,抓起泡芙盘子,三下两下,把里面剩下的四个全塞到嘴里。

    俞晓晴嘴一瘪,就要哭出声,被梅雨姗一把捂住了:“想吃泡芙,妈妈明天给你买,哦,不,过几天给你卖,小晴,换一个。”

    俞晓晴不依不饶,虽然嘴巴一张要哭,就会被妈妈捂住,但大眼睛里,还是掉出了眼泪,梅雨姗又是心疼,又是恼火,狠狠瞪了一眼俞朝阳。

    俞朝阳却做出一副洋洋得意的模样,挑挑眉毛,一脸侥幸。

    小沐阳吃饱了,站起来,到外间拧了一个热毛巾进来,帮着妹妹擦干净小手小脸。

    颖颖丢下筷子,把女儿从小椅子里抱出来,牵着回了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两个妯娌,都不是什么好相与的,颖颖这时候若是好心好意去调解,说不定还会落一个猪八戒照镜子,里外不是人,她懒得和她俩计较,权当看不见。

    俞曙光觉得实在没脸,可今天,也不是发火的时候,他板起脸儿,给梅雨姗道:“过了年,晓倩这吃饭就得改改,你问问三弟妹怎么教的,她带的两个孩子都不挑食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俞向阳回来了,香婶儿急忙把给他留的一份饭菜拿出来。

    俞曙光不搭理耷拉着脸儿的梅雨姗,满脸慈爱地看着长子:“向阳,你努力学习爸爸心里高兴,可也不能把自己逼地这么紧,要注意身体。”

    俞向阳笑了一下:“爸爸,我本来下午就可以休息的,没想到十一点多来了个急诊,得邓教授亲自主刀,这一忙就到了七点多。”

    邓教授是俞向阳的硕士生导师,主要研究心脑血管疾病,手下不知从阎王爷那里,救回多少人的生命,俞爸爸夏天做了个搭桥手术,就是邓教授做的,当时医院都下了病危通知了。

    俞曙光只是心疼儿子,并没有谴责的意思,他把汤盆往儿子跟前推了推:“先喝点汤,暖和一下再吃吧。”

    张璨璨觉得,俞曙光眼里只有长子,不把梅雨姗当回事,心中长出一口郁气,做了个得意的鬼脸,带着俞朝阳走了。

    梅雨姗虽然十分失落,却没法和俞朝阳一个晚辈争宠,毕竟这孩子丢失二十年,现在重回俞家,也是一年也见不了几次面,丈夫心存愧疚,她越是争执,肯定越是被丈夫嫌弃,只能默默忍受。

    看到张璨璨得瑟,梅雨姗欲哭无泪,只能在心里暗道一声:“走着瞧!”哄着女儿又吃了鸡肉酿香菇,这才帮她擦手擦脸,带着去了客厅。

    俞沐阳斜靠在爷爷身边,手里拿着个变形金刚,一边玩弄,一边看着电视,俞爸爸侧着头,看着乖巧可爱的小孙子,满脸都是慈爱,俞妈妈则拿着一个长方形盒子,里面是个非常精美的西洋娃娃,在逗小思阳。

    “娃娃——”俞晓晴呢喃一声,轻轻拉了一下妈妈的手,她本来最是喜欢娃娃,何况,这个盒子里的娃娃,的确非常精美,放到博古架上摆着,也够资格了。

    梅雨姗心里更加酸涩,她没法压住蛮不讲理的二妯娌,还能安慰自己:不过是不愿意降低了身份,不和她一般见识。面对三妯娌,她也没能耐压一头,甚至还得曲意奉承,自己这个长子媳妇,在家可真憋屈。

    说起这个,梅雨姗就只能怨社会不公,为何一切都向钱看?老三媳妇,只因为善于理财,就得了全家的青眼,婆婆宠着,公公敬着,连自己的丈夫,都让三分。

    真真气煞人也!梅雨姗偏偏不敢表露丝毫心迹,弯腰抱起女儿,扭头走了出去,回到卧室,把自己才买的珍珠项链挂到女儿的脖子上,又和她对着镜子,狠狠满足了晓晴一番爱美的心思,这才让女儿喜笑颜开,母女俩这才去了客厅看电视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