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344章 对峙

    俞曙光若不是知道DNA鉴定结果早就出来了,肯定就要这样被人糊弄,他想起这段时间工作举步维艰,很大原因,就是这样的人,阳奉阴违,享用着民脂民膏,却不为百姓着想,他虽然五十多岁,却一直保持着一颗赤子之心,一时间,他气得双手哆嗦,冲动地抓起桌子上的文件夹,狠狠砸到副局长的脸上,嘴里喝骂道:“孙立,你罔顾事实,一派胡言!公安部的DNA鉴定书,早就从分局下到J县,铁证如山,你,你,我这就开常委会,停了你的职!”

    俞曙光的常委会,开得非常不顺,一半的干部沉默不语,剩下的一半,竟然为孙立辩解,说什么他能力出众,一时犯了糊涂,批评改正就行了,撤职的处分太重。

    俞曙光是要开除孙立的公职,这些人竟然连撤职都不愿意,可是,他一人坚持,根本不能做出决定,常委会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这天,符强出门,看到一个小贩,卖的酒枣又红又大,味道也非常好,可惜只剩下两斤多,他顺手买了下来,每天吃上几颗。

    这是颖颖空间产的枣儿,滋补功效,比外面的不知好多少,或许,符强真的被滋补得精神大好,反正,王丽竟然怀孕了。

    颖颖打听到的消息,符强并不是“无精”,若是运气好,或许还能有孩子。

    而王丽,就是特别容易怀孕的体质,她被陆大众灌醉强jian,一次就怀了孩子,颖颖由此猜测,她或许,和吃了颖颖“特供酒枣”的符强,能开花结果。

    没想到事情如此顺利,符强这下,不离婚都不行了。

    陆婷岂肯善罢甘休?符强手里拿着陆婷和她的儿子,以及于坤三人的DNA鉴定书,陆婷却拿出一沓照片,是符强的大哥符东和一个女子的亲密照。

    符强的大哥,省部级的大干部,平日里道貌岸然,竟然背着老婆在外面养女人,这事情若是抖出来,符东的官儿做不下去,还会连累符家二哥符斌。

    陆婷威胁符强:“不要想着把我弄死,这事儿就神不知鬼不觉,我花钱养着两家人,让他们替我保守秘密,若是我死了,他们不能按时拿到钱,立刻就会把这些公布于众。”

    符强当时面如死灰,他一个残疾人,能活得这么滋润,都是因为有两个好哥哥的缘故,他不能为了眼前,毁了大哥一生,毁了整个符家。

    可是,自己清清楚楚的知道,头上戴着一顶绿油油的帽子,他也是个男人啊,如何能忍下去这口气?

    何况,还有一个漂亮温柔的女人,肚子里怀着自己的孩子,等着他给她们一个温暖的家,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,怎么办?

    符强身有残疾,前三十多年,有父母庇护,后十来年,生活在大哥和二哥的羽翼之下,从来没有用过什么心,如今,碰到这样的大事,一下子没了主张,而且,事关大哥的丑闻,他既不敢给大哥说,也不敢给二哥说,自己又没要能力对付陆婷,符强着急上火,竟然病倒了。

    陆婷这段时间,心中也是惊涛骇浪,害怕的不行,她虽然拿着符家的隐私,心里有几分把握,可符东肯定不是好惹的,不然也不会爬到那样的高位,何况还有一个神秘莫测的符斌。

    符强病了,陆婷假模假样的去医院照顾,看到躺在病床上的男人,虚弱无力却满眼愤恨,陆婷心里却淡定下来——他果然如自己料想,不敢把事情捅出去。

    符强住的是高干病房,陆婷把门关了,符强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,满眼瑟缩。

    陆婷哼了一声:“放心吧,你是我的丈夫,我怎么忍心让你受罪?”

    符强忽然想通了,没有他,陆家骄奢淫逸的好日子也到头了,陆婷很清楚这些,自然不敢将自己弄死,想到自己刚才的怯懦怕死,他又羞又恼,恨恨地瞪着陆婷。

    “符强,我知道你在外面,勾搭小姑娘,也不是一个两个了,我从来也没有计较过,你可要这样,我为什么就不可以?怎么,有损你男人的面子了?那你想过没有,你那样,也伤了我的心?”

    符强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我不嫌弃你身有残疾,也没有怪过你不能生育,甚至包容你的花心,可你呢?你摸摸良心,对得起我吗?”

    符强心中,竟然涌起一股歉疚,但很快,他就又恼怒起来:“贱人,我家给你父母安排那么好的工作,连带你们陆家,都鸡犬升天,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?你有什么资格,和我论平等?我能做的,你却不能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陆婷大怒,“你若不能给我那些,我何苦守着你这样又老又拐的丑八怪?”

    见陆婷这样说自己,符强气得浑身哆嗦,他抓起陆婷送来的饭盒,还没有砸出去,却被陆婷一把夺了过去:“这是医院,不是你家,这样大吵大闹,若是哪个病人因为你这样闹腾,丢了命,你赔得起吗?”

    符强一条腿不得劲,又病着,没有力气,根本不是陆婷的对手,被夺了饭盒,推倒在床上,他气得使劲捶了一下病床:“贱人!”

    “你比我更贱,什么也干不了,就连和女人上’床,也只有三分钟热度,我若是你,早就一包老鼠药去见阎王,好歹还能早投胎,”

    符强打也打不过陆婷,斗嘴也斗不过陆婷,气得呼哧直喘。

    陆婷发泄够了,这才做在一边的椅子上:“符强,我有话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可说的,滚!”

    “滚?咱俩谁会滚?嗯?你也好意思说。”

    符强终于又气又怒,却没力气闹腾了,陆婷这才和他摊牌:“今后,你玩你的,我过我的,咱俩谁也不管谁,怎样?”

    符强还不甘心,瞪圆了眼睛。

    陆婷不等他说出来,便抢白道:“我不会离婚的,不然,咱们就硬碰硬试一试!”说完,她居高临下地看着符强,“那个贱女人,你怎么就知道她怀的是你的娃?你知道她第一个孩子,是谁的吗?你好好打听打听,不要被人卖了,还替人数钱呢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