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343章 挑唆

    颖颖又让人调查陆婷的男人,这个,她自己的人手就不够看了,毕竟,调查一个农村人,假扮个游街转巷的卖货郎,都能很快如愿。

    陆婷的男人家里背景深厚,平时肯定特别敏感,稍微一点风吹草动,就会觉察出来。

    颖颖只能把这件重任,交给丈夫。

    虽然俞和光这些年没在京城,但他重返京城从政,便开始培养自己的力量,俞爸爸终于也意识到,能够振兴俞家的,不是长子,而是小儿子。

    俞和光这些年,在京城待的时间短,很需要他的帮助。俞老爷子打点精神,这段时间又是请客又是带儿子拜访,把他的人脉和关系,全都转交给小儿子。

    俞和光的能量,在迅速扩张。

    虽然和这些人的交情还比较浅,但旁侧敲击,问一符家些家务事,也只会让人以为是好奇,八卦些,不会引人侧目,俞和光很快就有收获。

    没想到,颖颖得到的第一个消息,就让她目瞪口呆:王丽在接近陆婷的丈夫,而且,似乎已经成功了。

    王丽少年遭难,比同龄人要成熟得多,也有心计的多,进京两年,她也在偷偷打听陆婷的家事,事情也特别巧,陆婷的男人符强,曾经去过她上班的宾馆吃饭,他行动不便,那天,皮包从轮椅上掉下来,还是王丽帮着捡起来的。

    王丽少年生育,看着比同龄人要老,但她毕竟才十七八岁,即便大上些许,也不过二十二三,在四十多岁的男人眼里,依然鲜嫩的跟个青苹果一般,何况,王丽美丽过人,又比一般少女多了一份成熟的韵味,符强当时不由自主地多看了两眼。

    符强倒不是好se之人,只是一般男人的正常反应,就是女人,碰到漂亮的,也会忍不住多瞅瞅。

    王丽心里另有算计,当时并不显露什么,但没多久,就辞职跳到符家附近的一家宾馆。

    符强因为残疾,并没有上班,而是他大哥托人,在一个国营企业办了个病休,每月有一份稳定工资。他的大哥二哥,都身居高位,少不了有人请托,他因为身体不便,多数的时候,都在住所附近的宾馆见客,一来二去,和王丽熟悉起来。

    他身体不好,酒量浅,可是人际往来,又怎可能避开这一块?有两次醉了,都是王丽帮忙,送到客房,他便对王丽多了些好感。

    四十来岁的男人,和妻子的关系多已淡薄,何况陆婷还有闲言碎语,符强心里愈发不满,看着王丽,就显得哪儿哪儿都好的不要不要的。

    符强没有工作,平日本就闲的无聊,惦记上了王丽,有事没事,便去宾馆转一圈,反正多的是人奉承,为他买单。

    颖颖得知这些,放心大胆地让人将陆婷一些绯闻照片,送了过去。

    符强虽然心仪王丽,但却并没打算离婚,两个哥哥身在高位,本来就树大招风,他平时还算是谨慎的,不愿给家里添麻烦。

    但凡是个男人,没人能容许老婆红杏出墙的,以前,不过是风言风语,陆婷在家赌咒发誓,不肯承认,符强便信了她,现在证据确凿,他哪里还能忍得住?

    这天,符强和陆婷摊牌,要和她离婚,陆婷大哭,说什么她现在青春不再,符强忘恩负义,嫌弃她了,等等。

    符强气得要死,拿出证据,摔在陆婷脸上,然后摔门而出。

    即便心有所属,离婚也是非常伤人的一件事,符强找了两个哥们,在宾馆吃喝一通,醉醺醺留在客房。

    这一回,依然是王丽送他过去,第二天,符强看到自己和王丽同床共枕,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王丽惊醒,也哭了起来,说是符强用了喝醉耍蛮。

    符强一贯是记不得醉酒时干了什么的,当即也是懊悔不已,一再给王丽道歉,还给王丽一笔钱。

    王丽觉得被侮辱,不要钱,也不再搭理符强。

    说起来人都这样,王丽要是拿了钱,符强说不得会看不起她,现在不要钱,他反而觉得心中难安,打听到王丽的父亲腿不利索,他还找了关系,让王老头去一家小企业当了守门员,虽然一个月只有六十来块,但当时的物价,一袋面还不到二十块,老两口节约些,也够吃饭了。

    王丽或许早些只是为了报复陆婷,现在见符强能量巨大,心思大变,越发粘得紧。有了王丽这一脚,符强和陆婷离婚的心思更加坚定。

    再说陆婷,看到儿子的照片,当时虽然很吃惊,但她认为事情做得天衣无缝,符家人不可能知道真相,她现在年龄大了,青春不再,和符强离婚,还能嫁什么样的?若是前两三年,于坤没有结婚,她还有些想头,现在,连退路都堵死了。

    何况,陆家人在J县,一度十分嚣张,虽不至于有人命官司,但肯定是犯了罪的,她父亲贪婪,母亲倒卖香烟,堂哥****幼女,前两项眼下没人说什么,第三项可是有个女孩子,紧追不放,前不久还在四处告状的,陆婷的父亲,还借着陆家的势力,警告过俞曙光,让他不要多管闲事,不过,这个俞曙光似乎不怎么通情达理,根部不理会陆家,反而下令公安局,抓紧时间破案。

    若不是公安那边,有意拖延,陆大众或许都进去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陆大众和王丽女儿的DNA鉴定出来了,上面明明白白写着:“直系亲属”,路大众罪责难逃。

    但这张纸进了J县公安局,却让人悄悄给压了下来,颖颖左等右等,见没有消息,不由心中怒火熊熊。

    俞曙光听弟弟说明原委,怒发冲冠,他没想到,J县公安竟然这么黑,敢公然无视国家律法,无视百姓诉求,他当即打电话,把局长副局长叫到办公室,询问王丽案的进展。

    正局长是个滑头,把事情全都推给了主管业务的副局长,副局长以为,靠上符家,俞曙光也不能把他怎么样,他狡辩说:“事情过去了三年,没有任何证据证人,这案子,根本没法破!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