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337章 打骡子马也惊

    金成男剽窃俞和光的功劳,当然对这边非常关注,听说俞曙光自己要求去基层考察,他非常高兴,急忙给大舅哥打招呼,这才有了俞曙光的一系列遭遇。

    转眼,一年过去,俞曙光和俞和光似乎毫无还手之力,金成男觉得俞曙光是个呆子,俞和光也是个软柿子,他渐渐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丰城,经过几年发展,经济开始飞跃,金成男代表丰城市委市政府,在大西省年终总结会上,做先进代表发言,风头一时无两,他虽然五十多岁,原来对仕途已经不抱希望,现在,他引颈以盼,等着再进一步。

    是的,金成男现在,是朝里有人,手里有功,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,若不是晋为群发展睿城的成绩,比他还好,大西省委即将腾出一个副********的职位,肯定就是他的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俞和光的《农村工作经验和教训第一篇》在报刊发表,文章对他在睿城的部分工作,做了很详细的总结,经验教训,剖析得非常详尽。

    以前,晋为群把那些功劳,都贴在自己脸上,但事情毕竟不是他干出来的,有些事情,有些思想,他就没法讲明白,俞和光刚好把晋为群语焉不详的内容,说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顿时,全大西的干部领导,都对晋为群侧目而视,知道他这些年,一直在剽窃下属的成绩。

    晋为群看到俞和光的文章,当时冷汗就出了一身,他自以为有生花妙笔,文过饰非能力超群,俞和光只能吃哑巴亏,却不想,俞和光虽然没有他文笔好,但他的文章,生动详实,读起来更有一股身临其境之感,让人更觉得可信,两相对比,晋为群的文章反而假模假样,欲盖弥彰,一看就是做了手脚的。

    晋为群在大西的名声一落千丈,别说再进一步了,就是现在的********职位,恐怕都难保住。

    金成男没想到俞和光如此给力,这样帮了自己一把,忍不住在家里,唱着了《翻身农奴把歌唱》的调儿,蹦蹦跳跳做出“巴扎嗨”的舞蹈动作,把老婆逗得只说肚子都笑疼了。

    就在金成男等着副********的高官厚爵,砸到自己头上时,他的大舅哥赵爱平打电话过来:“你快去找一下俞和光,千万别让他把你的底细也揭露了。”

    金成男就像被兜头浇了一瓢,一下子就冷静下来,是的,俞和光能写睿城的工作经验,当然也能写丰城的,他断了晋为群的升官路,也能断了自己的。

    打骡子马也惊,金成男一下子慌了神,急忙按照大舅哥的叮咛,连夜赶赴京城,手里提着市场上最火的“中华鳖精”口服液等礼物,来敲俞家的大门。

    俞和光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出:“老金呀,人来了就比什么都好,怎么还拿着东西?你这,嗨,太客气了!”

    “哎哟,老俞呀,你离开丰城,眨眼一年了,我一直说来看看你,你也知道,咱们那工作,穷忙穷忙的,这日子,不知不觉就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俞和光有些伤感,请了金成男进家里。

    俞爸爸和俞妈妈出去转了,颖颖带着思阳在院子里晒太阳,金成男站住脚,和颖颖寒暄了几句,不过是问问身体,还有阳阳的事儿,然后,和俞和光客厅坐了,香婶儿送上茶水。

    “老俞,你这日子过得,可真舒坦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摇摇头:“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这不过是表面现象,我的苦,老金怎知道?”

    金成男精明得很,嘴里含糊着,想把这话茬岔过去:“嘿嘿,可不是,就是当个皇帝,恐怕也有难处。老俞,想开些,人生就不是能圆满的。”

    不等俞和光说话,他放低声音:“老俞,你还记得孙副市长的母亲吗?老人家身体多好,手里还攥着两个摊位,一年收入,比咱们的工资都高,可谓要钱有钱,要人有人。”

    他又顿了顿,偷偷观察着俞和光的脸色,然后道:“谁能想到啊,腊月初五那天,老太太一觉睡过去,就再也没醒来,让人直唏嘘,这人生无常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冷眼看着金成男唱念做打,好精彩的表演,就等他撅起屁股,拉出最后的驴粪蛋。

    驴粪蛋外面光,再光也是粪,变不成金子。

    “老俞,孙副市长非常伤心,我也不好拿人家家事说嘴,可世事就是如此,我们还是珍惜眼下,当及时行乐。”

    一个厅局干部,竟然说出这样的话,也不怕失了身份。

    金成男觉察出自己言语中的不妥当,干笑了两声:“老俞,我这话语虽糙,道理却不假,这做人,就得看开些,我现在,就特别羡慕你,不用在基层受苦了,进了中央的部委机关,不像咱,五十多岁还在一线滚打摸爬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老金,那你可要想开些,千万记得,视金钱如粪土,高官厚禄为浮云,这样才能解放身心,充分感受到生活的美好。”

    金成男被堵得张着嘴巴,一句也说不出来,不过,这家伙脸皮挺厚的,他眼珠子转了转,叹了口气:“老俞,我和你比不得,我父母都是农村人,兄弟姊妹又多,一大家子勒紧裤带,就供出我一个男孩子读了书,我不能只为自己活着,还得背负长子长孙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满脸同情地点点头:“是啊,谁也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,哪个人没有父母兄弟呢?我的日子是比较轻松,可我,不还有大哥和二哥吗?他们,唉!”

    两个都是人精,没有谁那句话是白说的。

    金成男见俞和光说起两个哥哥,眼睛眨巴眨巴,脑子里冒出一个念头:这俞和光,是在向自己求援吗?自己,能帮他什么?是不是自己帮了他,他就能高抬贵手,放自己一马?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金成男和俞和光都打起了哈哈,金成男不确定大舅哥一定能帮到俞曙光,不敢轻易给承诺,俞和光当然不能把话说破,若是对方当场拒绝,两下都没法下场。

    他就只是想帮帮大哥,若是得罪了小人,反而起副作用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