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332章 解救

    颖颖睁眼躺在床上,又不敢动得太频繁,唯恐影响了俞和光的睡眠,也不知过了多久,小思阳嘴里哼唧了两声,还在踢腿,颖颖轻手轻脚地起来,给女儿把尿。

    思阳困得眼睛都睁不开,尿过了,又吧嗒着小嘴要吃的。

    颖颖看到女儿可爱的憨态,心情大好,刚才的怪梦,忘了大半。

    哄好了孩子,颖颖又躺回去,很快便睡着了。

    俞和光早上六点半起床,吃过早餐,便出门去了,颖颖半夜没睡好,困得睁不开眼,便继续睡回笼觉,没想到,却又做了个梦,梦里,看到了王桂香,被捆着手脚,嘴巴也堵了一团棉布,和一个又黑又瘦的老男人拜堂成亲,王桂香不停地挣扎,她身边,还有几个大妈,也都是黑瘦跟人干差不多的模样,头发梳得光溜溜的,上面别着五颜六色的花发卡,她们说着奇怪的语言,有人在劝王桂香,有人则一脸凶相,显然是在威胁她。

    新房的外面,还有几桌酒席,不断有女人从院子外面进来,她们都带着一顶竹斗笠,斗笠四面,围着一圈黑布,这打扮,真够怪异的。

    就在村外,姜水仙和一个黑瘦女人,乐滋滋清点手里的钞票,然后坐在一辆小汽车里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颖颖看到姜水仙,想起她拐走儿子,自己一家人吃尽苦头,不由怒火填膺,拔脚追了上去,恨不能将这个坏女人撕成碎片……

    忽然一阵婴儿啼哭,把颖颖惊醒,原来又是南柯一梦。

    思阳醒来,并没有哭闹,躺在小童床上,跟趴在床边逗她的哥哥玩了会儿,结果尿湿了襁褓,她觉得不舒服了,才哭起来。

    颖颖从梦里惊醒,急忙起来,给女儿换衣服,尿布,然后给她喂奶。

    阳阳站在一边,关切地看着妹妹。

    他自己会穿衣服,是和爸爸一起起床的,也吃过了早饭。

    阳阳回来之后,颖颖在卧室架了个小床给他,虽然一家四口住一间房有些挤,但能和孩子多亲近,颖颖也不在乎这点拥挤。

    阳阳遭逢大变,现在懂事的惊人,见妈妈没起,便主动哄着妹妹,不让她吵醒了妈妈。

    颖颖见儿子如此乖巧,心里又是感动,又是疼惜。

    厨房给颖颖留着饭,颖颖热了一下稀饭,端到餐厅吃过,然后,把锅碗刷洗干净,这才把女儿的童车拉到院子里,让她坐在里面,阳阳陪着玩耍,她快手快脚地把女儿的尿布洗干净晒出去,然后,打开洗衣机,把一家人昨天换下的衣服洗干净。

    这一通忙碌,直到十点才歇下来。

    思阳早就在童车里坐烦了,看到妈妈闲了,便大声叫喊着,表示抗议,颖颖把女儿抱出来,看阳阳在院子里滚铁环。

    不知怎么,颖颖又想起昨晚的梦来。

    王桂香睁着满是祈求的双眼,直直地看着自己,那怪异的画面,让颖颖心跳不已。

    王桂香不会也被拐卖了吧?这个念头一冒上来,颖颖就再也压不住,不管是好奇也好,还是她动了恻隐之心也罢,颖颖总是忘不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晚上俞和光回到家,颖颖给他说了。

    当时阳阳没找回来之前,颖颖也曾做过好几个这方面的梦,俞和光听妻子说完,也不敢不当回事,当即给张帅打了个电话,他没法说出颖颖做梦的事情,只得绕了一圈,然后才问王桂香和王步现在过得怎么样。

    张帅在电话里,还诧异俞和光怎么想起这两人了,但还是答应,给睿城那边打电话问问。

    第二天傍晚,俞和光刚吃过晚饭,张帅的电话就打来了:“老俞,王桂香失踪一个多月了。据王步说,是吴艳艳找到王桂香,说是带她去广州做生意,两人走的时候,都带了好几千块钱,一去再也没回来,王步已经报案了,急得跟疯子一般。

    老俞,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消息?不然怎么忽然打听起这两个来了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也不能说是颖颖梦到了这俩,随便找了个借口,说了两句,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颖颖把梦里见的,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种带着斗笠,四边围着黑布的,据俞和光所知,是福建或者广东、广西那些酷热地界女人的打扮。

    这次党校的同学里,也有来自福建、广东的,俞和光跟颖颖学了两句梦中听来的话,第二天去问那两个同学,两人都有些茫然,后来,有个同学说,好像是粤西那边的方言,容他再想想。

    他们对俞和光询问此事,很好奇,俞和光便说出一半的实话:“老家有人被拐卖到这个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那位广东同学闻听,恍然道:“我想起来了,这是汕尾那边的方言,你老乡大概被卖到海丰或者陆丰了,听说,那边山区里有买女人做老婆的。”

    颖颖也曾说起,那边似乎是山区,可是还有一股海水的咸味,俞和光查了一下地图,陆丰果然附和这样的条件,他匿名给睿城公安打了个举报电话,又给王步说了,让他催促公安,联系汕尾警方,查一下姜水仙是不是在那一片活动。

    俞和光现在也干涉不了睿城的公务,该做的做过,便把这事儿放了下来,然后,又抽空和大哥谈了几次话。

    俞曙光脑筋也慢慢转了过来,觉得弟弟说的,也有道理,他没有注意理论联系实际,现在思想越来越狭窄,还有,作为家中长子,他也不该只顾着工作,不管家务,让父母兄弟还有妻子儿女,心生不快。

    俞曙光找二弟俞胜光谈了几次话,兄弟几个还在周末,出去钓了几次鱼,虽然鱼没钓到几条,有一回回来,俞胜光和俞胜光显然还掉进水里去了,衣服都弄脏了,但兄弟间的情感,却有了极大改善,连梅雨姗和张璨璨回到家,对俞妈妈的态度都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俞爸爸和俞妈妈看在眼里,喜在心上,对小儿子越发亲切了几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张帅告诉俞和光,姜水仙在广州,拐骗妇女时,被当场抓住,据她交代,吴艳艳和王桂香都被卖到了陆丰,现在都解救出来了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