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331章 怪梦

    俞和光能理解兄长的心思,他被某些宣传工作的人员,洗脑了。

    是的,报纸、电视,经常会刊载一些故事,就是某人为了国家,家里遭难,父母生病老去,都不管不顾,一心扑在工作上。

    这话,俞和光有些不信,一个人连父母都不爱,他会爱护治下的百姓么?那人若不是沽名钓誉,便是无能迂腐。

    俞曙光虽然有些能力,但这几年行事,只知道一味黑着头往前冲,缺少迂回圆滑,因此,一直在厅级的位置上没有寸进,以至于俞和光都赶上了他。

    俞和光第一次和大哥谈话,并不顺利,俞胜光根本听不进去,过了两天,他带父母去医院做了一次体检,回来时,把医院的检查结果交给大哥。

    体检过的人都知道,医院的检查单,一般看不懂,为此,俞和光曾央求医生,把字写得不那么龙飞凤舞,好歹能看。

    俞曙光不明白弟弟给他看这些是什么意思,抬起头怔怔的。

    “按照医生的说辞,咱们的父母,虽然眼下看着没有病症,但他们的心脏、肝肾脾胃,没有一个是完好的,都有些衰竭。”说到这里,俞和光便有些伤心,忍不住检讨道,“都是弟弟当年不懂事,给咱一家人惹下祸端,害了父母和兄长。”

    俞曙光见弟弟忽然说起过去,一脸羞愧,心中一软,劝慰道:“过去的已经过去了,就别提了。再说,当时造反派头头盯上咱家,即便没有秦丽丽,还会有张丽丽王丽丽,爸妈过去的那些同事,哪有一个逃得过去?弟弟切莫再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过去的事情,提起来的确没有益处,关键是要过好眼下,对不?”

    俞曙光柔和地笑了笑:“是的,小光,你放下心防,好好过日子,哥哥——”他竟然拿起文件,准备再钻研了。

    俞和光伸手拿过哥哥手里的文件:“哥哥,你就没想过如何让爸妈幸福、家庭和乐吗?你也是这个家的一份子,古语有言:‘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?’大哥这些年,是不是越发脱离实际,闭门造车了呢?”

    俞曙光吃惊地抬起头:“小光也认为大哥这些年,有些脱离实际了?”

    俞和光郑重地点头:“大哥,你刚恢复工作的时候,一年内,报刊上登载的文章,有几篇?现在呢?”

    俞曙光颇有些失意。

    “大哥,不若。你暂时停下几天,把咱家里的事情好好处理处理,说不定会从小事上,发现新的视角呢。”

    “小光——”俞曙光习惯性地想拿回文件,俞和光却把手背到身后,“大哥,每天,把文件里的每句话,研读十多遍,研究每个字里行间到底是什么意思,你不觉得这样的生活太枯燥,太无意义吗?如今,中央和地方的步骤,并不那么协调统一,你没听过‘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’吗?政策的执行已经打了折扣,就更别说会深刻理解、挖掘政策的内涵,为民谋福了,你,还是多研究研究,怎么抓落实的好。”

    俞曙光只觉得心乱如麻,俞和光看到大哥眼里的挣扎和不甘,也不好逼他太甚,只得暂时放手,但他过了两天,又找了机会,和哥哥深谈。

    颖颖见丈夫这些日子,花大量时间管起家务,很是愧疚,觉得是自己多事,这天,见俞和光从大哥那边出来,眉头紧锁,心里越发难过,晚上,孩子睡了,她再也忍不住,满含歉意道:“和光,家里的事情,还是我来处理吧,我和大嫂、二嫂好好谈谈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行!”俞和光说完,又觉得这三个字太笼统,便放柔了声音,“这不仅仅是女人的事儿,而是咱们家的男人出了问题,这事儿,还非得我管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你功课不重吗?”

    “重,但我若是一心工作,岂不和大哥无异?他都被称为‘俞呆子’了,我可不想那样,我啊,既要工作好,也要顾及家庭,平安喜乐,全家幸福,这才是我追求的目标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还用胳膊搂了搂颖颖的肩:“放心啦,你男人出手,肯定诸事皆宜。”

    颖颖见他能将这样的小事情,说得如此豪气干云,又想笑,又难过:“你厅级干部,却处理这些婆婆妈妈的小事,不觉得委屈了吗?”

    “清官难断家务事,若是能把家事理顺,才最证明我的能力,不是吗?”

    颖颖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我选择来党校学习,就是为了留下时间处理家事,没想到因为向阳和阳阳的事情,耗费了好几个月的时间,如今才开始早先的计划,不过,我肯定会有办法的,你莫要担心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,颖颖放下心来,困意便忍不住涌了上来,闭上眼,很快进入梦乡。

    对,的确是梦乡,她在梦里,质问空间的土地:“你何时帮我报仇?”

    “报仇?报什么仇?”土地的声音中,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“姜水仙啊,你不是说,要帮我惩罚她吗?”

    “我何时答应过你这个?”

    颖颖一愣,是啊,土地似乎没答应的,但转眼,她又记得,土地是答应了的,不由心头火气大盛,对着土地发脾气道:“你明明答应了的,现在又想食言而肥,你这人,越来越让人失望……”

    正说着呢,颖颖只觉得眼前景色一变,空间一下子变成了她刚进来时的模样,只有一棵老枣树,枝桠参差,树皮斑驳。

    “老枣树,你哪里去了?我找你,找了好久也找不到。”颖颖跟个孩子一般,抚着老枣树粗糙的树干抹眼泪。

    “别哭,别哭,我这不是来了吗?”……

    颖颖正要和老枣树叙叙别后之情,谁知,眼前景物一晃,她身处农校通往学校农场的小路上,“矮黑胖”的学校老师王步,一脸狰狞地拦在前面,颖颖一惊,从梦中醒来,浑身上下,都潮乎乎的,梦里,出了不少冷汗。

    自从离开学校,颖颖几乎没想起过王桂香和王步来,更没有听说过他们的信息。

    为什么她会做这样的梦?颖颖忽然睡不着了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