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330章 家长里短

    颖颖默默听着,心里却有些不接受她的说辞。

    总的来说,俞妈妈是个好老人,对媳妇还算宽容,但她也有缺点,就是不会教育和管束媳妇,可以说,这个家现在变得四分五裂,连俞和光兄弟的情分都受到伤害,跟两个媳妇有关,也跟俞妈妈有关,她昨晚,眼睁睁看着张璨璨把俞朝阳惯得没有一点儿规矩,却不想生气,一声不吭,现在,孩子病了,她在后面抱怨,除了让自己鄙视张璨璨之外,毫无益处。

    俞妈妈絮叨了半天,心中这才略好了些,抚摸着阳阳的头:“你是奶奶的乖孙子,可不要学哥哥,没有一点规矩。”

    阳阳大了,又对人脸色特别敏感,他温顺地点点头,让老人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颖颖趁机说道:“妈妈,有件事我想让你帮我。”

    俞妈妈笑:“什么事儿你说得这么客气,就是妈老了,怕没那能力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,这件事情说难,也简单。我们做小辈的,有时难免有不周到的,妈要是看见了,就及时指出来,不然,错误酿成,损失也是咱家的。”

    俞妈妈立刻就明白颖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,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,想要辩解,又没法说,最后叹口气:“若是你这样的,妈当然不会藏着掖着。”她意思是,那两个媳妇,都不是能虚心听劝的。

    “妈妈,有时候,我做得不周到,你给留面子,不当面说,背过人提醒也是好的,再说,你不好给我说,还不能给和光说吗?他们是你亲生儿子,要是敢忤逆,你拿鸡毛掸子抽他,也是正理儿。”

    俞妈妈叹口气:“你二哥打小就不爱说话,脾气又孤拐,妈怕他听不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,二哥或许是没有想到,你提醒一下,他听进去当然好,听不进去,还可以让大哥和和光劝一劝,总好过眼睁睁看着朝阳受罪吧?”

    俞妈妈老了,怕惹孩子不高兴,便一直这样忍着,还安慰自己“不聋不瞎,不做家翁”,其实,当老人的,的确不能太过干涉儿子的家务事,但却不能眼睁睁看着儿子犯错误也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小事情也就罢了,但涉及到孙子的教育这样的大事,她怎么还能熟视无睹呢?颖颖心里虽然不赞成婆婆的想法,但却没有再说什么,她今天说得,已经够多了。

    颖颖带着孩子在院子里玩耍,看老两口坐在客厅商量,心里也很同情,当老人,管不管孩子们家务事,管到什么程度,的确也很难把握。

    周末,俞爸爸主持,和三个儿子开了个家庭会议,时间虽然不长,但接下来几天,俞胜光对儿子的态度,明显有变化,尤其是饭桌上,不许俞朝阳那么没规矩。

    过了五一,俞胜光把俞朝阳送到住宿制的少体校,一星期只回来一天,为此,张璨璨哭得两眼跟个烂桃子一般,好长一段时间,见俞爸爸都拉着脸儿。

    俞妈妈气坏了,她容许媳妇对自己甩脸子,却不能看着她们,忤逆老伴。

    夏天到了,荣华惯例寄来一大包衣服,俞妈妈在屋里挑了一天,一件也没有给张璨璨。

    颖颖虽然个子比张璨璨高,但却没有二嫂那样丰满,两人穿衣,乃是一个型号,俞妈妈把荣华给张璨璨的裙子,都给了颖颖,衬衫裤子,给了梅雨姗。

    对婆婆这种给自己拉仇恨的举动,颖颖也只能叹口气,默默收了起来,一件也没穿。

    梅雨姗和颖颖的想法完全不同,她和张璨璨较劲两年,这回觉得取得了完胜,在张璨璨周末回来的时候,变着花样地穿戴打扮,张璨璨的脸,越发黑了一层。

    俞曙光和俞胜光,一个是太忙,看不见家里女人间的暗流涌动,一个是太淡,根本就不管女人的事儿,俞和光看到妈妈和爸爸的心情不好,只得出面,先和大哥谈了一席话,之所以没有直接找二哥,是俞胜光到现在,还恨着他呢。

    当年,俞家遭逢的那场劫难,就是俞和光的前未婚妻向上级举报,说俞家大伯在台湾,俞家二老都是国民dang特务。

    俞爸爸和俞妈妈当年都是搞地下工作的,即便被揪出来游斗,被造反pai折磨,他们还是谨记组织纪律,有些机密事儿,坚决不说,结果,俞家人受到不公正的待遇,长达十年多。

    俞胜光把那一切,都归罪于俞和光了。他那时在工厂,虽然只是小青工,但不管是政治学习还是文艺活动,都是积极分子,乃是厂里的风云人物,文ge开始,他还是造fan派的头头,没想到父母忽然变成特务,他一夜之间,便由人上人,变成了被人唾弃的黑五类。当时的落差,实在令人难以承受。

    第二年,国家支援西部建设,俞胜光他们厂要派一批技工过去,他便报了名。

    眨眼间二十年过去,当年惹祸的小弟,反而成了家里最有钱也最有出息的人,他俞胜光,却成了依靠父亲的老关系,和兄长的帮助,才调回京城,得以安宁度日,俞胜光既觉得没脸见人,又觉得憋屈得很,幸好,当年他为了躲避斗争,喜欢看书琢磨,恢复高考后,他又读了函授,把丢下的功课全都捡了起来,回京,进了建筑设计院,好歹有一顶工程师的帽子,也算有些面子。

    但俞胜光忘不了因小弟荒唐,给自己惹下的灾祸,不然,以他当年的风头,现在还在政坛,怎么也不会屈居兄长和小弟之下,怀着这样的心思,俞胜光对三弟,从来都不假于色。

    提起过去,俞和光也后悔不迭,原来一心想要补偿大哥和二哥,后来,被俞胜光拒绝得怕了,不知该如何办,事情便搁了下来。现在,他有闲暇,能将事情想得更周全,便不顾二哥的白眼,也要担起责任,为营造一个温馨和谐的大家庭,贡献些力量。

    俞曙光刚开始根本听不进弟弟的话语,他觉得,一个大男人,去关心家长里短的小事,简直是浪费生命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